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第 1 章
    八月底,晉中一中高一新生在一周三十五度高溫的磨煉下結束軍訓,正式開學了。

    這天早上,天微微亮,林蕪坐上了沈家的汽車,她告別了母親,告別了姑婆,正式踏上了另一條陌生的路。

    五個多小時后,已近中午,林蕪到達晉城。

    車子停在學校附近一家餐廳。

    林蕪走進包廂,見到了兩位穿著光鮮人士。“沈叔叔、黃阿姨。”這是她在晉城唯一認識的人,這么多年來,沈家人一直對她們母女頗多照拂。

    沈母起身,“終于到了,辛苦了吧。”

    林蕪:“還好。”

    沈父:“餓了沒有?吃過飯下午就可以去學校了。”

    沈母點點頭,“你媽媽身體怎么樣了?”

    林蕪:“吃了醫生開的藥,這兩天已經好多了。”

    沈母:“不要太擔心,這次檢查,醫生已經說了,只要好好養養身體,不會有大礙的。”

    林蕪眉心微微一皺,她到晉中來念書,離家太遠,回去一趟也不容易。便無法照顧媽媽了,其實她很擔心。

    沈父給她盛了一碗湯,“林蕪,不要多想。到了這里,安心學習。你媽媽那里我會讓人照看的。”

    林蕪:“謝謝叔叔。”

    沈父看著她,微微笑著說道:“葶葶和你在一個班,以后有什么事,你就找她。”

    林蕪想到沈宜葶。兩人第一次見面在五歲那年。沈宜葶被人販子拐走,她在路上逃走,被林蕪的媽媽所救。后來沈家人找到女兒,對林蕪一家感激不盡。再了解到林家境況后,也誠心想到幫助她們改善生活。不過都被林蕪媽媽拒絕了。

    不過,這些年,沈家總會給林蕪送些書,買些學習資料,這一點林蕪媽媽拒絕不了。她沒有能力給女兒提供太好的經濟條件。

    林蕪媽媽能接受的也僅此而已。

    因而,沈家人對這對母女更是敬重。

    今年林蕪得了一個全市中考狀元后,沈家人便和林蕪母親商量了。林蕪聰明,繼續留下鄉下太可惜了。

    最終,林蕪同意來晉城一中念書。

    午飯結束,林蕪獨自去了學校。沈家已經將一切安排的妥妥當當的,她在心里感激著。

    “張老師在德育樓二樓辦公室。你去找她就好。平時若有事,可以打我電話。”

    林蕪點點頭,“叔叔阿姨,我進去了。”

    沈母:“林蕪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

    沈父:“是啊。不容易。葶葶有她一半懂事我就滿足了。”

    沈母睨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誰慣的。”沈宜葶當初被拐找回后,沈家人對她便是萬千寵愛。

    沈母也有幾分擔心,“不知道這兩孩子能不能處的來。”

    沈父笑道:“我看林蕪這孩子穩重,性格也不錯。”

    沈母勾了勾嘴角,“林蕪是穩重,不過和她媽媽一樣,很驕傲。”

    沈父是生意場上的人,自然看得出來。何況林蕪來一中念書,沈家并沒有幫上什么忙。一中為了招攬優質生源,不光學費全免,每月還有500塊的生活補助。另外,林蕪是全市唯一一個化學滿分,學校也看中她這點。開學后,打算讓她加入比賽團隊。一中每年都有學生參加奧林匹克競賽獲獎,如果得到全國一等獎,最后能獲得保送名校名額,不過這條路不比參加高考容易。

    沈父不禁失笑:“這孩子怎么這么聰明。”

    學校里安安靜靜的一片,偶爾傳來整齊的朗讀聲。林蕪找到高一教師辦公室。

    班主任張勤見到她,立馬從座位上站起來。“是林蕪吧。”

    “張老師。”

    “早上從家趕回來的?”

    林蕪點點頭。

    張勤對她寬慰地笑了笑,“下午第一節課是地理,你先去上課。”今年全市的黑馬,一個十萬八千里的小鎮出了一個中考狀元,全市老師都震驚了。晉城各所高中都想搶生源,最后還是被一中給搶來了。主任已經和他打過招呼,重點關注對象之一。

    “以后有什么事找老師。”張勤是新老師,上半年研究生畢業,參加教師編制考試后,九月正式到一中任教。

    林蕪點點頭。

    “報告——”門口傳來一個男生的聲音。

    “進來。”

    張老師回頭,喊道,“秦珩,你來的正好。這是林蕪,我們班的。她剛到,你先帶她去教室。”他想了想,“你前面的位置還空著,林蕪暫時就坐那。我先去3班布置一下作業。另外,順便通知一下,最后一節音樂課,音樂老師有點事,我到班上講點事。”

    秦珩:“音樂課改數學課?”

    張勤哪里不知道學生的心思,笑道:“我哪敢。雖然剛開學,你也別偷懶,數學競賽好好準備一下,高二高三可有幾個非常厲害的人。”話里都是對這位學生的寵愛。

    秦珩淡淡地應了一聲,怕是根本沒把老師這番話放心上。

    秦珩穿著夏季校服,個子很高,白t恤,黑色校服褲。少年眉目清俊,手里拿著作業本,站在那兒,風姿綽綽。

    林蕪和他四目相視,那張帥氣的臉讓她恍惚了一下。依稀記得少年笑,眉目不減當年傲。她怔愣了幾秒,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禮貌卻不熱情。

    秦珩扯了扯嘴角,露出潔白的八顆牙。他打量了她一眼,人很清瘦,扎著一個馬尾,露出光潔的額頭。她穿著白t恤,藍色牛仔褲,衣服洗得發白。腳上的那雙運動鞋,雖然干凈,確也是洗的起毛了。他知道她,班上唯一一個軍訓缺席的,全市第一名。

    他凝視著她的眼睛,那雙眼睛很亮,看人的時候讓人覺得她很溫柔,可再深看那雙眼底似乎有什么東西蘊藏在深處,讓人探究。他說:“我先帶你回班。”

    林蕪輕聲說了一句,“謝謝。”

    正值課間,班上異常熱鬧。

    秦珩和林蕪進來時,班上的喧鬧突然被靜了,大家都看著他倆。

    “你就坐這兒。”

    林蕪看了一眼,旁邊的桌子,可以確定同桌是個女生。她把書包放下,再次對秦珩說了一聲,“謝謝。”轉身坐了下來,不再多言。

    她的桌上擺放著新書,整整齊齊的,應該是同桌幫她整理的。她想,這個同桌應該很好相處的。

    秦珩坐在她身后,目光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她沉默地坐在那兒,背脊挺著筆直。

    “秦珩,放學打球去?”屈宸大咧咧坐在他的旁邊。

    秦珩:“晚上家里有活動。”

    屈宸拿眼瞅著林蕪的側臉,“這就是我們狀元啊?”他毫不避諱地盯著林蕪看了很久,問道,“農村的教育質量這么好了?”

    林蕪以第一名的成績奪得晉成中考狀元,確實讓人驚奇,更多的是大跌眼鏡。難以置信,甚至有些丟臉吧。城市的孩子條件那么好,竟然學不過農村的孩子。

    “我看了分數,她比你高四分呢。”

    秦珩對分數從來不在意。

    屈宸碰碰他的手肘,“怎么是你帶她進來?”

    秦珩斜了他一眼,意思是你話太多。

    屈宸慘兮兮地說道:“真羨慕!是不是狀元就可以不用軍訓了?林蕪對吧。這名字,又是零又是無的,是想一無所有嗎?”

    林蕪自然是聽到他們的談話了,她微微低著頭,臉上幾乎沒有波動。農村的教育水平確實不能和城里學校比的。她抬手看著眼前的教室,明亮寬敞,課桌整齊又干凈,甚至還有空調電腦,這些鎮上的學校都是沒有的。

    林蕪想到了媽媽勸她來一中說的話。是媽媽拖累了你,媽媽給不了什么……

    這時候,一個女孩子匆匆跑過來,手里抱著幾本書。因為跑步,她微微喘著氣。

    “咦,你來了!”同桌快速地把書藏到書包里。“我叫姜曉,姜子牙的姜,春眠不覺曉的曉。”

    “我叫林蕪。雙木林,荒蕪的蕪。”

    姜曉撲哧一聲笑,“是薛蕪蘅的蕪才是。”

    林蕪眼前一亮,知曉她肯定看過《紅樓夢》。

    “我知道你。你是我們這屆的狀元。軍訓時我們都看過名單了,班上就剩你沒來了。”

    林蕪微微笑了笑。

    “你笑起來真好看。”姜曉望著她的臉,“還有你皮膚怎么這么白?”

    林蕪:“……”

    后面的秦珩:“……”

    姜曉盯著林蕪看。

    林蕪有些不好意思,軍訓之后,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曬黑了一些。她大概是遺傳比較好,像她媽媽,皮膚一向白皙。

    姜曉:“你怎么沒來軍訓啊?”

    林蕪:“我媽媽生病了,我走不開。”她的聲音不大不小,秦珩和屈宸都聽到了。

    姜曉咧著嘴角,沒再問什么,吐槽了幾句軍訓太苦了,班上還有女生暈倒了。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兩人之間好像很快就找到了感覺。

    屈宸摸了摸鼻子,臉色訕訕的,他轉開話題,問道:“姜曉,你剛剛藏什么東西呢?”

    姜曉:“王后雄《教材完全解讀》。”

    屈宸嗤笑:“王后雄的教材封面什么時候換成漫畫了?”

    姜曉:“屈臣氏你怎么不開個書店?”

    眾人:“……”

    唯有林蕪一臉默然,后來,她告訴他們,因為她不知道屈臣氏是家店。她以為,屈臣氏就是屈宸的名字。

    最后一節課,張勤如期而至。

    “放心,這堂不上數學課。你們余老師是真的有事。趁著有時間,我來安排一下班上的事務。大家現在都認識我了吧?”

    教室里瞬間笑起來。

    軍訓這幾天,張勤都會去看他們,誰還不認識他。

    “現在我們還定一下咱班班委人選,有沒有自薦的?”

    張勤掃視一周,還真沒人自薦。“那我就點名了。班長宋軼眀,學習委蔣楠……數學課代表秦珩,英語課代表沈宜葶……”他邊看成績表邊念著名字,“化學課代表林蕪吧。”

    林蕪一愣。

    張勤尋到她的位置,“還沒給你們介紹,我們班林蕪,她下午剛到,大家認識一下。”

    林蕪起身,站在座位上,臉色淡然,有著超乎同齡人的穩重。

    張勤擺擺手,讓她坐下來。“別的話我也不多說了,總之,好好學習,不負時光。下面的時間,自習吧。”他不敢一開學就霸占副科時間,不然這些孩子還不炸了。慢慢來吧,溫水煮青蛙,讓他們慢慢適應高中生活。

    林蕪初來就被委任化學課代表一職,班上的同學心里都挺好奇的。

    不過,后來聽說,這都是各科任課老師自己選的,大家也沒意見了。

    林蕪很快適應了高中生活。她性格安靜,幾乎不主動和別人交談,平時在班上也不怎么顯眼。

    她不喜歡出去,總是坐在座位上,不是在寫作業,就是在看書,偶爾趴在桌子上休息。

    一中高一沒有分實驗班,每個班的學生都是電腦隨機安排的。除了幾個,屈宸、沈宜葶這兩個是找了學校領導才掉到2班來的。

    林蕪做完題,拿著水杯去接水。剛出了教室門,就看到秦珩屈宸迎面走來。兩人長得好看,走到哪兒都是焦點。

    林蕪下意識地避開。

    秦珩也看到她了,兩人目光在空中短暫的交匯,林蕪不著痕跡地撇過頭。

    秦珩一臉莫名:“……”

    屈宸嘿嘿直笑,“哥們你帥的讓人不敢看了。”

    秦珩心里有幾分奇怪,根據他這幾天觀察,林蕪這個人很安靜,除了學習,和大家幾乎沒有什么話題。不過和周圍幾個人關系都不錯,前后桌的人問她問題,她都很認真的講解分析。包括對他同桌孫陽,孫陽作業不交,她來催,還會問一句,“你看下秦珩的作業有沒有做好,好了一起給我。”到他這里,就成了順便。

    林蕪怎么獨獨對他有些冷漠。

    下節課英語隨堂測試。前后一個一個傳試卷,秦珩把玩著筆。傳到最后,林蕪轉身,把最后兩張試卷傳到后面。結果,明明是他坐在她正后方,她卻把試卷傳到了他同桌孫陽面前。

    秦珩:“……”

    秦珩側首,慢悠悠地拿出筆,筆套瞬間彈了出去,正好落在林蕪腳下。

    孫陽望過來,張開嘴巴,主動幫忙,“林——”

    秦珩掃了他一眼,喊了一聲,“林蕪——”

    林蕪剛剛寫好名字,動作一頓。

    只聽后面傳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幫我撿一下筆套。”

    【注:依稀記得少年笑,眉目不減當年傲。摘自網絡。】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