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4.第 4 章
    林蕪的心理要比同齡的孩子成熟很多,可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還在同學男同學面前,尷尬之后,她的臉色越來越沉,最后化為平靜。她什么話都沒有再說,轉頭繼續寫作業了。

    秦珩搓了搓臉,把臉上的紙屑都收拾干凈。

    一時間后,教室里靜悄悄的。他好整以暇地看著林蕪的背影。今天是周末,她沒穿校服,依舊是短袖和牛仔褲。

    得,這就是他們班班花啊!

    他的腳在她的椅子上動了一下,“化學倒數第二題答案是什么?”

    林蕪擰了擰眉,“……”她拿出作業本,翻到那頁,再次轉身。

    秦珩自然感覺她暗藏的煩躁,不想和他說話是吧。還真好玩,問她作業,借她筆記,她都有求必應。

    他看完了她的解題步驟,合上筆記本,并沒有立即還給她,目光落在她的名字上,字跡工整清秀。

    林蕪。

    他搜尋記憶,一點印象都沒有。

    后面的人再無動靜了。秦珩的出現讓林蕪有些意外,不過也只是一瞬。

    晚風輕輕吹著,空氣中似乎都夾雜了些許汗水味。年輕男性的味道,讓人莫名的臉紅心跳。

    她低著頭,馬尾垂在左耳邊。

    教室里一陣陣翻書的沙沙聲。

    秦珩大老爺們地姿勢坐在那兒,與整個環境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他靜靜地看著她,突然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林蕪右耳竟然有耳洞,中小學對學生管的很嚴,打耳洞這事是絕對不允許的。喔,她是苗族少女,自然不一樣。

    秦珩撇撇嘴角,手摸到抽屜拿耳機,結果摸出幾張信封,還有幾個粉色包裝盒。他皺了皺眉,起身的時候,椅子在地上劃出刺耳的聲響。

    前排的人紛紛回頭,由皺眉狀演變成驚訝狀。

    狀元和榜眼都來上自習了!亞歷山大!

    周一英語課,陶蔓分析完知識點,讓大家分組前后桌四人練習。

    姜曉和林蕪轉身,找秦珩和孫陽。

    孫陽搶著道:“我念a。”a的話最少,也最容易記住。

    姜曉捧著書,小聲詢問:“我沒預習,我念d?”

    兩人齊齊看著林蕪和秦珩。

    林蕪的口語是她的一大短板,鄉下的師資條件有限,盡管了她在英語上已經花了很多時間,口語大概只有70分的水平。

    秦珩:“我念b。”他看向林蕪,“有問題嗎?”

    林蕪沒意見。b的話是最多的。

    秦珩:“那開始吧。”

    孫陽:do you like tra丨veling?

    姜曉:sure!i really like it! tr□□el can widen our knowledge of geography.

    秦珩:tr□□丨el is the best way of pastime. we can enjoy eating various foods and seeing beautiful sceneries.

    林蕪:what is your choice? by oneself or tra丨veling in a group organized by tra丨vel agencies?

    秦珩:i prefer by myself. for the single tra丨veler.for the single tra丨veler,the greatest advantage is freedom .

    孫陽:you are so bra丨ve.

    ……

    五六分鐘的對話,大家很快就記住了,不過這一下口語水平各見分曉。平時考試做題是一回事,開口說又是一回事了。

    林蕪發現,秦珩的語調音準幾乎和外國人沒差別,她幾乎以為是在聽外國人說話。

    秦珩:“就這樣吧。大家把自己的句子記住,語法不要出錯。”

    孫陽:“不見得就抽到我們這組吧。”

    秦珩看了一眼林蕪。

    林蕪:“我哪里說錯了?”

    秦珩:“我長的很嚇人嗎?”

    三人震驚地看著他。

    秦珩:“情景對話,你都不看著我,我們怎么配合?”

    林蕪嘴角抿的緊緊的,那雙眼睛清冷孤寂。他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有他在的地方,他永遠都是老大。

    沒有變的。

    偏偏他說的沒有錯,是她的原因。

    姜曉眼睛在兩人身上轉來轉去,“我們還是新同學,以后多磨合幾次就好了……”

    秦珩瞥了一眼林蕪。

    姜曉看了看兩人,“秦珩,你英語怎么說的這么好?”

    林蕪當然也好奇,目光不著痕跡地看著他。

    秦珩道:“我上幼兒園,我媽就在網上給報了培訓班,每周都會和老外練習口語對話。”

    姜曉嘆了一口氣,“你們城里的孩子真辛苦。我幼兒園天天就是玩兒。”

    林蕪的眼底一閃而逝的驚訝,幼兒園就開始學英語,難怪他的口語這么好了。

    陶老師拍拍手,“下面我請兩組上來做示范。”她掃了一眼下面,“沈宜葶,你們四個。”

    沈宜葶是英語課代表,一出口班上的同學不由得佩服。

    林蕪望著臺上的幾個人,微微瞇了瞇眼。

    沈宜葶不僅僅是口語好,她在臺上落落大方的言行,更是為她加分了。

    陶老師點了點頭,“很好。四個人配合的很好,沒有人出錯,而且,沈宜葶的口語很純正。”

    沈宜葶從小學就開始參加各類英語比賽,曾經來拿過全國英語口語大賽第一名,今天的練習難度對她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那么下一組呢?”陶老師巡視一周,點名道:“林蕪——”

    被點到名的那刻,林蕪起身,另外三個人也站起來。

    孫陽還嘀咕了一句,“我去!真被抽中了!”

    有第一組珠玉在前的表演,第二組的表現就略顯一般了。除了秦珩,其他三人雖然都能說出來,不過到底口語到底欠缺了一些,尤其是林蕪。

    陶老師點評道:“語法都沒有念錯,口語平時也要加強練習。可能你們當中有人覺得花時間去練口語浪費時間,我覺得不是這樣的。學英語不僅僅是為了應付考試,你們現在把口語基礎打好,對你們今后學習深造會有很大的幫助。”

    林蕪靜靜地看著黑板,英語口語不好,她并不覺得有什么丟人的。大家的起點不一樣在,只是她要怎么才能練好口語呢。

    課間休息,林蕪正在整理筆記,姜曉歪著頭,湊過來小聲道:“林蕪,你是不是不喜歡秦珩?”

    林蕪動作一愣,“沒有。”

    姜曉:“可是感覺你對他怪怪的。”

    “有嗎?”

    “你自己沒有發現,你每次回頭有事都只會找孫陽。”

    林蕪:“……”

    “你從不主動和秦珩說話,就像剛剛的英語練習,你們之間一點配合都沒有。”

    林蕪:“可能我還沒有適應吧。”

    姜曉:“你不用害羞的,秦珩也就是長得比別的男生帥點了,看多就習慣了。”

    林蕪:“……”

    姜曉:“走啦,去上體育課。”

    到了高中,體育課真的挺奢侈的。男生早已跑到球場打籃球去了,女生三三兩兩坐在草坪上休息。

    林蕪沿著操場跑步。

    她的初中也有操場,只不過都是石子鋪成的。她很喜歡一中的操場,塑膠跑道踩在上面軟軟的,好像緊繃的心也稍稍松了幾分。

    開學半個多月,女生們找到了各自友誼的小圈子,大家在一起有著說不完的話題。

    “沈宜葶,你和秦珩認識很多年了?”

    “我們初中一個班。”

    “聽說,他在初中就收到很多女生寫的小卡片?”

    “是啊。”

    “那他有沒有喜歡的女生?”

    沈宜葶瞇著眼,望著操場,搖了搖頭。

    “上周我打掃衛生時發現他抽屜里一抽屜的禮物和卡片。”

    沈宜葶默然,目光又瞥到林蕪身上,她一個人已經跑了三圈了。

    “林蕪體力真好。”

    “當然,她家在山里,據說上學都要翻山越嶺。”

    “啊!這么辛苦!”

    ……

    林蕪跑了十多分鐘,并不覺得特別累這對她來說真是小case。她去洗了一把臉,回來的路上,碰到沈宜行。

    沈宜行朝她走過來,“上體育課的?”

    林蕪用手擦擦臉上的水,此刻有幾分狼狽。

    沈宜行笑了一下,幸好口袋里還有半包面紙,遞給她。“把水擦擦。”

    林蕪抽出一張,“謝謝。”

    “對了,這個給你。”他從口袋里拿出一個黑子的袋子。

    “什么?”

    “mp3,高一英語我都拷進去了。這里面也有英漢詞典。”

    林蕪聲音輕了幾分,“這個很貴吧?”

    “不貴,操作很簡單,你看看說明書,用用就會了。”

    “謝謝。”林蕪捏著袋子,掌心沉甸甸的。

    沈宜行溫和一笑,“也是我忘了。”改天還是需要給她買一個手機,不然聯系確實不方便。“我回去了。”

    林蕪定定地站在那兒,目送著他的身影。

    不遠處,屈宸和秦珩從小賣部買完水回來,兩人都看到了這一幕。

    屈宸:“我沒看錯吧。林蕪和沈宜行認識?”

    秦珩若有所思。

    屈宸:“他倆什么關系?”

    秦珩:“我怎么知道。”

    屈宸:“你不知道?人林蕪坐你前面大半個月了,你就不多關心關心同學?尤其是美女同學。”

    秦珩哼了一聲,“你去問。”

    屈宸:“我是那么八卦的人嗎。”人美女同學根本不理他。

    那以后,林蕪開始用沈宜行送她的mp3學習英語,每天她都會一個人找個角落晨讀。口語雖然沒有一蹴而就的提高,不過她終于明白,為什么叔叔阿姨,還有郝主任當初都勸她到晉城學校。

    這里不一樣的。

    在一絲不安中,林蕪度過了在晉中的第一個月,同時迎來了國慶七天長假。

    她是準備回家的,沈家人提出了送她回去。

    很多事,她拒絕不了。

    九月的最后一節課,地理老師講完了最后一道題目宣布下課。

    教室里瞬間就炸了。

    林蕪收著書包,她斟酌再三,挑了七八本書準備背回家。

    姜曉詫異地問道:“你要看這么多書?”

    林蕪:“高三學長把高二的書借我了,我想盡快看完。”國慶后,她要參加校內的化學競賽班,以后每周都要抽時間和高二的學長學姐一起學習。

    姜曉看在眼里,林蕪有多努力,她是自愧不如的。“可是這么多書,你背來背去很重啊。”

    林蕪笑:“我以前上學也要背很多的東西,有時候在會摘野菜,還有樹上結的果子。”

    姜曉默默地又拿了兩本書裝到包里。

    后面的孫陽說道:“我不帶書了,明天我們家開車去杭州。”

    姜曉:“去西湖嗎?”

    孫陽:“我媽定的路線,西湖到烏鎮,我們自駕。”

    秦珩:“你媽真勇敢。”

    姜曉看著孫陽,“其實我覺得秦珩說的不錯。”

    孫陽只看向林蕪,“現在天氣不冷不熱,傍晚在西湖走走應該挺愜意的。我覺得應該不錯。”

    林蕪點點頭,她沒有去過什么地方,可她知道“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西湖應該很美的。

    秦珩看了她一眼,輕笑了一聲,那笑容說不出的味道。他抄起自己書包走了,那包里只有一本數學競賽書。“走了,再見。”

    林蕪:“……”

    屈宸在門口等了秦珩半天,“剛你們幾個說什么呢?”

    秦珩瞥了一眼后面那三人,再看到林蕪那個塞得要爆的書包,他簡直難以想象,她背著二十斤的書包來回一天。

    屈宸一臉神秘,“我打聽到了。”

    “什么?

    “林蕪是沈家安排到我們學校來的。”

    秦珩:“嗯?”

    “你還記得葶葶小時候走丟的那件事?”

    秦珩點了一下頭。這件事當時鬧的挺大的,沈家一度以為沈宜葶是被綁匪綁架了。“這和林蕪有什么關系?”

    屈宸挑眉,“是林蕪的媽媽救了葶葶,沈家估計是報恩來著,把林蕪接到城里來上學。”

    秦珩腳步一頓,“沈家就這樣報恩的?”沈宜葶腳上的那雙鞋抵得上林蕪一學期的生活補助費了。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