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1.第 11 章
    沈宜行在林蕪的成長過程有著不可磨滅的印跡。他比她大兩歲,兩人第一次見面,是他主動去拉林蕪的手,“林蕪妹妹,你好。”那以后,盡管他們不常見面,每一次見面,沈宜行總給林蕪帶來他精挑細選的書,林蕪不懂的問題,他都會耐心告訴她。甚至,連林蕪喜歡化學,都和他有莫大的關系。

    可以說,沈宜行對林蕪影響很大。林蕪能有現在的學識,離不開沈宜行的幫助。

    因而,她會情不自禁地選擇沈宜行。

    上午課間操結束后,沈宜行光明正大地來找林蕪。

    兩人慢慢走在人群的最后。

    沈宜行:“天氣冷了,衣服夠不夠?”

    林蕪點點頭,“冬天的衣服我都帶了。”

    沈宜行:“錢夠花嗎?”

    林蕪:“夠得。我都在學校,不需要買什么。”

    沈宜行打量著她,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好像胖了一點。”

    林蕪孩子氣的捏了捏臉頰,“我也覺得。一中的伙食還不錯的。”

    沈宜行笑笑,知道她對生活要求不高。他拿出手機,“葶葶說你不肯要。”

    林蕪心想那你為什么現在還要拿給我。

    “前段時間,我忙著專業的事,一直沒有來找你。林蕪,手機不只是為了你和同學家人聯系的工具,我想它對你來說,更是一個好的學習工具。”

    林蕪:“我可以看書的。”

    沈宜行搖搖頭,“現在手機功能越來越多,網絡、手機,能讓你了解到這個社會、這個世界。收著吧,不然我媽可能要來學校找你了。”

    林蕪擰著眉,“宜行哥哥,太貴重了。”更重要的是,她現在不能負擔每個月的話費。

    沈宜行了然,“手機是活動時買的,贈送了一筆話費,每個月都會返還。再加上你是學生,還有優惠套餐。”

    林蕪咬著唇角,垂下了臉頰。

    他把手機直接交到她手中,“明年我就要去北京讀書,以后我們見面的機會不會太多。我怎么和你聯系?”

    林蕪握著手機,掌心透著汗意。“宜行哥哥,你們對我已經很好了。”

    沈宜行笑著,語調溫柔,“快回班吧。”

    林蕪在上課鈴聲響前一分鐘回到班上。

    姜曉好奇,“你和沈宜行認識?”

    林蕪嗯了一聲,低著看著手機。

    姜曉湊過去,“沈宜行送你的?”

    林蕪點點頭。

    姜曉眉開眼笑,“你撥我的號碼,以后我們不在學校也可以聯系了。188********。”

    兩人相互記下號碼。

    姜曉激動,“林蕪,以后我可以騷擾你嗎?”

    林蕪想了想,“周末可以。”

    姜曉嘿嘿直笑,“逗你的啊。你好好學習,將來考北大清華,我去北京玩可以找你。”

    林蕪:“你準備考哪里?”

    姜曉默然一笑,“我不知道。姑姑他們要去加拿大,他們希望我高中畢業后也過去。可我不想,因為我還有些事沒有做。”她的眸色暗了暗。

    兩個女孩子從來沒有問過彼此家庭的事,可冥冥之中,她們似乎都感覺到對方都有難言的故事。

    最后一節體育課。全班集體做了熱身操之后,男女生各自散開了。

    林蕪和姜曉隨便找了塊空地打羽毛球。兩人也不是為了練技術,只想活動一下身體。林蕪會的體育項目不多,排球和乒乓球技術一般,籃球和大部分女生一樣不太行。

    班上幾個女生在聊天,話題不知不覺就繞到了秦珩身上。女孩子藏著心中的小秘密,相互試探著。

    陳彤突然笑說道:“你們都說秦珩帥,林蕪卻說沈宜行帥。”

    話落,沈宜葶看過來,“林蕪說的?”

    陳彤后知后覺自己不該說的,可話已出口,她只好點點頭。

    沈宜葶扯了一抹笑,“我哥哥當然帥啦。”她起身拍拍褲子上的灰,往林蕪方向走去。

    陳彤后悔,自己怎么就把宿舍的談心說出來了。

    崔雅朝她搖搖頭。

    林蕪看到沈宜葶走過來,她停下來,“你要打嗎?”

    沈宜葶搖搖頭,她打量著林蕪。盡管她只穿著校服,可還是掩蓋不住她的美麗。從認識她的那天起,她就知道這個事實。

    漂亮,還聰明。

    “林蕪,我有話和你說。”

    姜曉拿過球拍,“快下課了,我先去還球拍。”

    林蕪點點頭。

    沈宜葶抽了一張紙給她,“擦擦汗吧。”

    “謝謝。你要說什么?”

    沈宜葶默了一下,腳步輕盈地轉到她面前,“林蕪,你幫我一個忙。”

    “什么?”

    “拜托你一定要答應我。”

    “你先說是什么?”

    “我喜歡秦珩。”

    林蕪:“……”

    “你幫我告訴他。”

    林蕪震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為什么自己不去和他說?”

    “我怕。怕他不喜歡我。”沈宜葶有些苦惱,“我想了很久,你幫我去說最好了。就是他現在不喜歡我,我也不會覺得尷尬。”

    林蕪:“……”她可以告訴別人,她和秦珩不熟,冷冰冰拒絕任何人。可是,她拒絕不了沈宜葶。

    沈宜葶拉著她的手臂,“林蕪,你幫幫我嗎?現在那么多女生都來和秦珩告白,我怕……”

    林蕪頭痛,“你讓我想想,我該怎么和他說。”

    沈宜葶臉色一喜,“你是答應了?林蕪,你真好。”

    林蕪卻笑不出來。

    沈宜葶想了想, “你幫我試探的問一下,秦珩有沒有喜歡的女生?然后再問他,對我是什么感覺。”

    林蕪唔了一聲。

    “他莫名其妙地要上晚自習,其實我和屈宸還吐槽過,他是不是喜歡上誰了。”

    林蕪默默聆聽,為什么沈宜葶會和她談論這個話題,她連言情都沒有看過。

    “我從小就喜歡他,幼兒園、小學、初中,將來大學,我希望我的人生是和他一起走過。”

    林蕪唔了一聲,“加油。”

    沈宜葶泄了氣,“我已經很努力了。誰讓我沒有你們那么聰明。爸爸媽媽的好基因都被哥哥遺傳了。”

    林蕪認真地想了想生物課上的所學,似乎并不是這樣的。

    兩人不知不覺回到教室。

    沈宜葶感激地看著她,“林蕪拜托你了。”

    林蕪只覺得肩頭有千斤重,她回到座位上。

    姜曉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怎么了?”

    林蕪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沒什么,幫她做一件事。”

    姜曉托著腮,高傲的沈宜葶找林蕪做事,哎,這事怕是不簡單。林蕪不想說,她也不會多問。

    晚自習時,秦珩找她問了一道化學題。林蕪給他講解完,有些話就在嘴邊,可她還是說不出口。

    秦珩問道:“你和沈宜行關系不錯?”

    林蕪一愣,看著他。

    秦珩一臉隨意,“那天我看到他來找你,他送手機給你了?”

    “嗯。”林蕪應了一聲,他不是知道她和沈家的關系嗎?

    秦珩側眸看她,“既然你有手機了,我們加個號碼吧。”他拿出手機,解鎖打開屏幕,那是最新款的蘋果,在高中生里奢侈又高調。

    林蕪眸色變了變,“我手機沒帶,在宿舍。”

    秦珩眼神一變,凝視著她,“號碼多少,我打你。”語氣比剛剛硬了幾分。

    林蕪:“我沒記。”

    秦珩目光沉了沉,呼吸微微起伏,“林蕪,你糊弄我呢。”

    林蕪:“不是,我是真的沒記。手機不常用。”

    秦珩咬牙,撕了一張紙,飛快地寫了一串號碼,“我的!”

    林蕪接過來,夾在了自己的課本里。

    這段時間,他總會找她討論題目,偶爾和她筆記,甚至筆。

    林蕪并沒有覺得有什么特別,不過在班上其他人眼里就不一樣了。秦珩高傲,其實并不太好接近。

    可林蕪便成了特例,還有姜曉。

    女生們或多或少地都羨慕她倆,私下里討論不斷。

    過了幾日,學校正大門的宣傳欄公示了沈宜行獲得全國攝影大賽一等獎的作品,還有他本人的一張生活照,本人照片更是成了亮點。

    一瞬間,沈宜行又成了一中的課余生活的討論熱門話題。

    一中學生對這位學長更是又愛慕又欽佩。2班女生不少找沈宜葶要她哥哥的照片。

    幾個男生看著班上女生這樣,直言膚淺。

    孫陽:“前段時間明明還喜歡秦珩呢,怎么說變就變了。”

    高軒宇從前面搶來一張沈宜行的照片,“看看,這就是學霸,多帥!老天真是太偏心了!”

    孫陽:“我覺得沒秦珩帥。”

    秦珩懶得搭理他們,“無聊。”

    屈宸:“我們說了可不算,女生的眼光和我們可不一樣。”

    高軒宇:“我們班花可說了,沈宜行比秦珩帥。”

    秦珩抬眉,“哪個班花?”

    “還能有誰?林蕪啊。”

    秦珩臉冷下來,“她說的?”林蕪可不是這么八卦的人。

    氣氛一瞬變的有些尷尬,幾個男生一起討論這個話題挺怪異的。

    高軒宇咽了咽喉嚨,“我聽她們女生說的,這話應該是林蕪說的。”

    秦珩輕哼了一聲。

    林蕪和姜曉捧著化學練習冊走進來。姜曉發練習冊,林蕪站在講臺上,“大家安靜一下,孫老師下節課有事,讓我們下節課把31、32兩頁題目做一下。還有明天化學課去實驗室,大家再預習一下實驗的操作內容。”

    她落落大方地說完老師的交待,才回到座位。

    秦珩望著她,表情變幻莫測。她很小就認識沈宜行了,林蕪對他的態度明顯很親切。難道說……

    林蕪和他目光在空中交匯,相互對視著,卻被他突然涼涼一瞥。

    林蕪:“……”

    姜曉回頭,“秦珩,我們這周末去市圖書館寫作業,你來嗎?”

    秦珩語氣僵硬,“不去。”

    姜曉:“……你不舒服?”

    秦珩轉開頭。

    孫陽抿著嘴,沖著姜曉比劃著,“被打擊了。”

    姜曉問林蕪,“誰能打擊秦珩?”

    林蕪:“可能是又有人向他表白,他煩躁吧。”

    姜曉:“是喔。老是被人表白也挺累的。”

    秦珩胸悶的難受,起身站起來,和孫陽說道:“我出去轉轉。”

    那動靜讓林蕪回頭,本著課代表的責任提醒他,“孫老師讓大家上自習。”

    秦珩深深看了她一眼,沒說話,又坐了下來。

    孫陽嘀咕:“你還挺聽林蕪的話。”

    秦珩:“誰聽她的了!”

    這一天,秦珩周邊氣壓低沉,連向來喜歡插科打諢的孫陽都安靜了。生怕讓氣球爆炸。

    放學時,孫陽友情提醒林蕪,“某人今天心情不好,麻煩照顧一下。”

    秦珩掃了他一眼。

    孫陽連忙抓起圍巾,“明天見。”

    這天晚上,林蕪沒有去食堂吃飯,一邊吃餅干,一邊看,連頭都沒有抬過。

    秦珩抬眉看了幾眼,《傲慢與偏見》。姜曉看言情,她看國外,不愧是同桌。

    林蕪看書速度快,而且自律性特別強,不會因為看課外書影響自己的學習。學習的時間依舊掐的緊緊的。

    秦珩一直在想,如果真是林蕪說的話,她到底是和誰說的?林蕪可不是喜歡說別人是非的。他不在乎別人對他的看法,可是林蕪不能帶著偏見看他。

    秦珩合上書,抬手拍拍她的肩,“出去,我有話問你。”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