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章 第17章
    音樂聲戛然而止。

    林蕪深吸一口氣, 眸光輕輕掃了一眼秦珩,更是下定了決心。“大家好,我是高一2班的林蕪。我有幾句話想說。第一, 我沒有向秦珩告白。第二, 高中三年,我和他也不可能在一起。”說出這樣的話,她并沒有覺得尷尬,心里出奇地鎮定。

    秦珩的臉都黑了, 冷著臉瞪著她。

    林蕪迎著他的目光,時間一秒一秒過去,見他還是不動。她抬手拉了拉他的袖口,似在催促。

    秦珩原本暴躁的心情突然好轉了,他掃了一眼她的手, 最后對著話筒,“嗯。是這樣。”

    林蕪一臉嫌棄, 嫌他太過敷衍。

    “我沒有喜歡秦珩,秦珩也不喜歡我。”

    秦珩:“……是。”

    林蕪:“……”她望著他,眸子里帶著些微惆悵。

    秦珩心一軟, 語氣終于不像剛剛那般敷衍了。“我是秦珩, 緋聞男主角。誠如林蕪同學剛剛所說,我和她目前只有同窗之情, 我們目標一樣, 考上大學。也請大家還我們安寧。另外,這三年, 我也不想談女朋友。再見。”

    利索干脆。

    高二學長立馬切換了歌曲,“今天的校園之聲到此結束,最后是來自高一2班的孫陽同學點播的歌曲《陽光總在風雨后》,希望高一2班在期末考試再創輝煌。”

    高二學長沖著兩人豎起了大拇指,“你倆厲害!”

    林蕪雙頰滾燙,心臟劇烈的跳動。大概這是她十五年來做的最勇敢的一件事了。

    秦珩拿眼睨著她,“郝主任,要找我們談話了。”

    林蕪輕輕呼了一口氣,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緒。“謝謝。”最終他還是配合她了。

    秦珩:“看不出來,你膽子挺大的。”

    林蕪感覺有點像坐過山車,緊張刺激,當車停下來,其實一切都沒有那么難。

    兩人話落的那瞬間,各班教室就炸開了鍋。

    辦公室的老師們哭笑不得。

    “張老師,你們班的學生啊真是個性分明。”

    “張老師,這第一第二還真是有魄力。帶了這么多屆,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

    張勤總覺得自己的聽力出了問題,一杯水剛剛都被他打翻了。他勉強地說了一句,“現在的孩子真是太沖動了!”

    “不得不說,時代變了。我們讀書的時候,可不敢這樣。”

    “咱們郝主任這回算是遇到對手了嗎?”

    張勤頭疼的很,他這個新手班主任該怎辦?

    等兩人一起回到班上,2班教室頓時鬧起來,有人拍桌子,有人拍手。

    “你倆牛啊!”

    “這主意誰想到的?”

    “秦珩,你這是三年都不準備找女朋友了?犧牲大了!”

    秦珩摸了摸鼻子。誰能想到,林蕪會這么做。怕是這件事已經把她逼到了懸崖邊了。

    林蕪周圍也被圍了一圈人,大家的臉上滿是激動。好像這件事,他們也參與了。

    安靜平和的林蕪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他們一直以為她只是學習好點罷了,原來她還有這般的勇氣,像沉寂多年的休眠火山突然爆發了。

    她看似柔弱,卻不懦弱。

    年輕的時候,總要沖動一兩回。

    此后的人生,林蕪每每想到這里,嘴角總會噙著笑意。少年被她逼迫,那副無奈隱忍的樣子,她一直記在心里。

    她和秦珩之間到底是什么時候開始了糾纏呢?

    是童年的小摩擦?還是他幫她找回錢包?還是這次烏龍表白事件?

    沒多久,郝主任氣沖沖地跑過來,臉上冒著汗,廣播站離他的辦公室隔得太遠,他鞭長莫及。“吵什么吵!上課鈴聲沒有聽見嗎?”

    “喔——”大家立馬回到座位上。

    郝主任清清嗓子,“林蕪秦珩給我出來!”

    走廊一角。

    郝主任手哆嗦著指著他倆,“你倆!你倆!這是要上天啊!搞出這么大動靜!要干什么?”

    秦珩摸摸鼻子,“郝主任,我們這是表決心呢。”

    “真是聲勢浩大的決心啊!你們是不是下次準備到國旗下表決心啊?”

    林蕪皺著眉,“郝主任,我們也想不到別的澄清方法了。我不想再被人指指點點,走在學校,大家像看猴子一樣看我。”

    郝主任:“……清者自清!怎么就這么不淡定!”

    “這不都怪您。你要是早點抓到紙條的主人,我和林蕪也不會被人傳緋聞了。”

    郝主任哭笑不得,“還怪起我來了?你們知道你們造成多惡劣的影響嗎?”

    林蕪搖搖頭,“郝主任,我們錯了。”

    秦珩詫異地看了她一眼。

    “下課到我辦公室寫檢討。不管管你們真是無法無天了。”

    “郝主任——”這時候,歐陽老師夾著語文書過來,“郝主任,還在和學生談話哪。”

    “歐陽老師——”

    “呦!是林蕪和秦珩啊。”歐陽老師驚訝,“他們犯錯了?”

    “你不知道這兩人做了什么?”

    “我剛剛聽到了。這兩孩子決心表的不錯。”

    “您這事——”

    “我給你他們求個情,成不?”

    林蕪眨眨眼。

    郝主任擺擺手,“檢討不能少,下課到我辦公室。”

    歐陽老師看著兩人,“快進教室吧。你們倆還真是沖動!”

    這節語文課上,歐陽老師站在講臺上。“今天這節課是話題討論,“人性光輝,寫人要凸顯個性”。還記得楊絳寫的《老王》這篇文章嗎?”

    “記得。”

    ……

    林蕪望著講臺,思緒慢慢收回。她不要那么多麻煩,只想安安靜靜地度過這三年。

    秦珩內含歉意,這件事因他而起,結果讓林蕪來解決。

    下課后,兩人拿著筆和本子一起去了辦公室。

    秦珩唇角微挑,問:“你那會怎么那么快就和郝主任認錯。”

    林蕪抿了抿嘴角,“姜曉教我的。”

    郝主任正在接電話,“行,您放心好了。今年咱們一中的高一期末考試肯定穩居市第一。”

    等他掛了電話,他看向兩人,指指一旁的沙發。“坐——”

    秦珩一屁股坐下來,林蕪輕輕坐下。

    郝主任輕輕嘆了一口氣,“知道我為什么堅持打擊早戀嗎?”

    林蕪點點頭,“怕我們分心。”

    郝主任應了一聲,“我剛做教導主任那年,有兩個學生,成績都在年級前十。后來這兩人被我發現偷偷談戀愛,結果,你們猜你們這兩位學姐學長怎么樣了?”

    “被您拆散了。”秦珩回道。

    郝主任面色憂傷,“沒有。我沒有拆散他們。”

    秦珩狐疑地看著他。

    “這兩人高考都沒有考到理想的學校,后來我聽說畢業以后他們也沒有在一起。有時候我在想,如果當時我制止了他們的早戀行為,這兩學生會怎么樣?”

    林蕪沒有說話。有些事誰也不知道。

    秦珩道:“我覺得早戀這個事,要因人而異。他們是他們,不能一棒子打死一竿子人。”

    郝主任挑眉,“看來你對你很有信心啊?”

    秦珩笑了一下。

    郝主任語重心長,“什么年紀就要做什么年紀該做的事。你們這個年紀能懂什么叫愛?能對未來負責任嗎?一言不合就吵架分手,能安心學習嗎?”

    林蕪斂著臉色,“郝主任,我明白您的意思。這三年我不會談戀愛的,甚至以后上大學,都不會。感情我負擔不起。”媽媽、姑婆都是她肩上的責任。

    郝主任卻搖搖頭,“林蕪,看事情做事情都不要那么絕對。”

    秦珩側首看著林蕪,側臉線條僵硬,心里悶得難受。

    “你們明白就好。不過這份檢討不能少。”

    林蕪抿抿嘴角,“郝主任,紙條這件事能不能就這樣過去了,您也不要再查了。”

    郝主任意味深長地看著她。ltb--gtgt

    r /gt

    “我想那個同學她這幾天肯定心驚膽戰。何況,這件事我和秦珩已經犧牲這么多了。”

    郝主任狡黠一笑,“那算了,不追求了。你們倆寫檢討吧,寫完了擱我桌上。我去各班看看。”

    秦珩望著她,“你已經知道那個人了?”

    林蕪唔了一聲,“你也知道了吧。”

    兩人心照不宣。

    林蕪在紙上寫下了人生第一份檢討書,真是絞盡腦汁。

    秦珩見她的臉都要貼到桌面上,抬手拎起了她的衣領。

    “哎哎,你干什么!”

    “你想近視啊。”

    林蕪看著他。

    他挑眉,“看什么?”

    林蕪:“你這個人啊——”

    “我怎么了?”兩人目光在空中相撞。

    她慢慢仰起頭,對上秦珩那張清俊的臉。她隨即低下頭,輕聲說了三個字:“惹事精。”

    秦珩怔住了。“你說我什么?!”他的心里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紙條”事件終于結束了,那些流言蜚語終于消失。

    不過這件事,秦珩真的最大的收獲者,他課桌里的禮物少了一大半。大概女生們都覺得這三年,是沒有希望的了。

    學校的生活還是按部就班,天氣也越來越冷了。

    這段時間,班上十多個人都沒傳染感冒了,姜曉也在其中。

    這天早上,霧蒙蒙的一片,姜曉又遲到了。她慢吞吞地走到校門口,遠遠地就看到一輛轎車。一個儒雅的男人正在和門衛叔叔說著話。

    姜曉瞄了一眼,男人穿著深灰色大衣,溫文爾雅的樣子。

    門衛叔叔早就看到姜曉了,“她也是2班的,讓她帶一下。”

    男人轉過身來,把作業交給她。“同學,麻煩你了。”聲音和語氣莫名讓人覺得心里一暖。

    那聲音酥酥的,姜曉嗯了一聲,大腦在眩暈中,可能她的感冒還沒有好。

    她一步一步走到教室,摘了帽子,放下書包,傻愣愣地坐下來。

    林蕪關切地問道,“感冒好些了嗎?”

    姜曉轉頭,“林蕪,我剛剛在校門口看到一個讓我心跳加速的男人。”

    林蕪表情微楞,勾起了一抹笑意。

    姜曉一臉鄭重,“你相信一見鐘情嗎?”

    林蕪:“……”

    姜曉:“我相信。他同我說話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好像在春天里一樣,暖暖的。”

    林蕪:“他是誰呢?”

    姜曉泄氣,把周一妍的作業本拿出來。“周一妍的哥哥。”

    林蕪眨眨眼,“你想做周一妍的嫂子?”

    “林蕪,你不要這么直接啊。”姜曉臉紅,支支吾吾的,“我去給周一妍送作業。”

    周一妍接過本子,“謝謝。”

    姜曉沒好意思多問,默默回到座位上。“真是羨慕他們,沈宜葶有哥哥,周一妍有哥哥。”她嘆了一口氣,拿出畫稿。她給他們幾個人分別做了一個形象設計,她自己是一塊生姜,孫陽是小太陽,林蕪是個“0”,秦珩是一塊玉。

    林蕪在做聽力測試,大家各忙各的。

    周一妍過來的時候,兩人都沒有發現。

    “秦珩,這是晉仲北的簽名照,送給你。”周一妍把照片放到桌上。

    秦珩正在翻著思想政治書,剛看到第十課。他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謝了。”晉仲北是誰估摸著他都忘記了。

    結果林蕪收作業時,看到了照片。她微微一愣,目光落在那張簽名照上。

    秦珩順著她的目光望去,“你喜歡?”

    “我能看一下嗎?”知道他不喜歡別人亂碰他的東西,她問了一下。

    秦珩點點頭。

    她拿起來,研究了一下,確認這是親筆簽名。“你什么也喜歡晉仲北了?”

    秦珩:“……誰喜歡他了,這照片你們誰愛誰拿去。”

    林蕪輕輕放下。

    姜曉一臉期待,“我要!我要!林蕪你真不要嗎?”

    林蕪:“我不要。”

    “秦珩,那就送給我吧。”她寶貝的拿過來,“真的是他的親筆簽名哎,不是模仿的。林蕪,以后我一定讓晉仲北專門給你簽一個,to 林蕪。”

    年少時我們可以肆意地做夢,很美很甜。

    林蕪想了想,“那就寫,林蕪,加油!”不論未來有多困難,都要加油。

    秦珩呵了一聲,“到時候你們早就喜歡別人了。”

    孫陽:“就是。昨天喜歡吳彥祖,現在喜歡晉仲北,明天不知道是誰呢?”

    “林蕪,有人找你。”前面有人叫了一聲。

    林蕪起身,到門口一看,竟是沈宜行,他手里捧了一摞子書。

    “宜行哥,你怎么來找我了?”

    沈宜行道:“給你送些復習資料。”

    林蕪:“你已經給我很多,這些留給葶葶吧。”

    “她有。何況,她還有家庭老師。你不用擔心她。”

    林蕪接過來。

    “你這周還在學校看書?”

    “嗯。要準備期末考試。而且不是說這周要下雪了嗎?”

    沈宜行笑了笑,她能把考試當借口了。他沒有戳穿她,“快進去吧。我也去要幫老師去做些統計。”

    林蕪捧著書回到座位上,姜曉一臉羨慕。“沈宜行真好啊。”

    林蕪點點頭,“宜行哥哥人真的很好。”

    秦珩瞅了她一眼,“他哪里好?”

    林蕪想了想,“你們知道我為什么喜歡化學嗎?”

    秦珩知道她有話要說,這話肯定還和沈宜行有關系。

    “我家在東陵山腳下,小時候一直聽老一輩的爺爺奶奶說,山上有漢代墓地。大人怕我們去山上亂跑,就說山上有鬼,到了晚上鬼會拿著火把出來。小時候真看過“鬼火”,真的很怕,都不敢走夜路的。我九歲那年,宜行哥哥來看我,我和他一起看到鬼火。我嚇得要哭了,死活不肯走。”

    姜曉瑟縮了一下。

    林蕪握著她的手,繼續說道:“東陵山很多墳地都是土葬。下雨導致山體滑坡,一些沒有腐化的白骨暴露出來。人的骨頭里含著磷。”

    “磷?”姜曉重復。

    秦珩抿抿嘴角,“磷與水或者堿作用時會產生氧化磷,通過儲存的熱量,達到燃燒點時就會燃燒。”

    林蕪點點頭,“當時我聽不懂。后來宜行哥哥做了實驗,我才明白,鬼火只是一種自然現象。”

    姜曉:“沈宜行真的好厲害啊。他那時也不大吧,怎么懂得那么多。”

    秦珩:“因為書看的多,再說了,這世界本來就沒有鬼。”他們幾個人的成長,沈宜行就是表率,性格好,學習好。屈宸是破壞王,學習不好,各種闖禍。

    林蕪表情凝重,搖搖頭。

    姜曉壓著聲音:“真的有鬼?”

    林蕪看看兩人:“有膽小鬼!”她的雙眸水潤潤的,溢出別樣的光彩。

    姜曉怔愣片刻,突然大笑。“壞死了!”

    秦珩也短暫怔了一下,隨即嘴角揚出一抹笑意。

    還腦筋急轉彎了。

    姜曉咯咯直笑,“林蕪,等放暑假了,我們一起去你家玩好不好?”

    林蕪點點頭,不過還是把話說在前頭。“路程有點遠,沒有直達的公交車。”

    姜曉:“我不怕辛苦的。我家在陵南,也遠著呢。那就這么說定了。孫陽,你去不去?”

    “我沒問題啊。秦珩去不去?”

    林蕪看向他。

    秦珩動了動嘴角,話未出口。

    “下雪了!”外面有人興奮地叫起來。

    教室的人突然就那一下子全都跑出去了。

    林蕪起身時,秦珩叫了她一聲,“林蕪——”

    林蕪回頭,眸光淺淺。

    他輕扯了一下嘴角,“我去。”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