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章 第18章
    為什么一到冬天大家都盼著下雪?為什么見到雪會那么地開心?誰也無法解釋這種心情。

    雪花隨風飛揚, 靜悄悄地落在走廊上,一眨眼就化了。

    “你說明天會不會有積雪啊?”

    “就是能積雪,今晚也會被鏟光了。”

    “好美啊。”

    “是啊。”

    姜曉一臉興奮, “我要拍幾張照片, 紀念今年的第一場雪。哎,手機像素太渣了,拍不出效果啊。”

    孫陽立馬說道:“秦珩手機好,九月份剛上市的。”

    秦珩拿出手機, 隨意拍了幾張。他正準備收起手機時,余光剛好落在林蕪的方向,她微微仰著頭,用手去接雪花。雪花從她的光潔的額角滑落,她的嘴角浮著淡淡的笑意, 側臉柔美的像定格了一般。他一愣,那是他第一次在她臉上看到了些微輕松感。

    秦珩指尖微微一動, 對著前方拍下了一張照片。“姜曉,照片發到你微信上。”

    “謝謝啊。”

    秦珩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我先進去了。”

    走廊上站了滿滿當當的人, 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意, 愜意的,快樂的。

    幾位老師也被大雪吸引, 出來看看。

    陶蔓一眼望過去走, “十五六歲的年紀,簡單又美好, 好懷念啊。”

    張勤在她后方,“陶老師,你也不比他們大幾歲。”

    陶蔓雖然和張勤今年一起來的一中,不過她讀書早,比張勤還要小兩歲。

    “女生誰不想自己永遠都在十八歲啊。”

    張勤笑,“雖然你不能永遠在十八歲,但是未來幾十年里,你每天都會和十七八的少男少女們生活著。”

    陶蔓笑,“張老師,您這是在安慰我嗎?咦,郝主任要上樓了。”

    張勤面色一緊,立馬回了辦公室,捧著那厚厚的作業本,“我要去和這幫猴子們好好談談。”

    另一個老師說道:“張勤這是被郝主任嚇到了。”

    張勤一過去,2班的人自覺回班了。當初同學都勸他不要做老師,現在的學生難教的很,他還是堅持自己意愿。

    “馬上要期末考了,大家把心收收。你看看你們的作業,大題空白?平時背的公示呢?我說了多少次了高一數學不難!”

    “張老師,您說的輕松,怎么就不難了,比初中數學難多了。”

    “那是你們沒有下功夫。就你們這樣看看雪,聽聽歌,你們以為數學分數能從天掉下來。”

    教室靜默下來。

    張勤也不想太打擊他們。“最近天氣冷,大家克服一下,路上注意安全。另外,說個事,下學期開學高一要選一個代表國旗下講話。咱班三個候選人,林蕪、宋軼眀、秦珩,大家有沒有意見?”

    “沒有。”

    “你們自己選舉,課間學習委統計一下。”

    “老師,為什么是這三人?有什么條件嗎?”

    張勤:“秦珩拿了數學競賽獎,林蕪和宋軼眀期中成績年紀前十。想上去發言啊?那就好好學習,以后機會很多。課代表把數學試卷發一下,今天的作業,明天上午,我要課堂講解。”

    “啊,我想喘口氣。”

    張勤:“辛苦啊?辛苦的日子在后面。古人囊螢映雪,懸梁刺股,看看你們現在的條件,輕松了多少。”

    眾人悶笑。

    課間,宋軼眀過來找林蕪和秦珩。

    林蕪直接說:“我不參加了。”

    宋軼眀:“為什么?”

    林蕪:“我要準備化學競賽,沒有時間。”

    宋軼眀:“那秦珩呢?”

    秦珩對這些也是不在意,剛想拒絕。

    宋軼眀卻說道:“秦珩你可不能退出,不然我一個人有什么意思?咱兩公平競爭。”

    林蕪起身去各組收化學試卷,等她到了沈宜葶那組。

    沈宜葶目光落在林蕪穿的那件棉衣上,淡黃色的,她穿在校服外套里面,只露出一個帽子。黃色稱的她皮膚更白了。

    這件衣服,她也有一件。可是因為林蕪也有,她便沒有穿過。

    “林蕪,你幫我講講這道題?”

    “我看下。公式寫錯了,應該是這個,3Cu+8HNO3(稀)=3Cu(NO3)2+2NO↑+4H2O。”

    “難怪我算不出來呢。”

    林蕪輕輕一笑。

    林蕪走開后,沈宜葶還陷在思緒中。

    上帝是公平的,雖然林蕪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可是卻給了她一個聰明的頭腦。學習對她來說總是輕而易舉的事。而她呢,周末還要請名師輔導,成績才不至于掉下來。可她自己也知道,學習理科對她來說挺吃力的。

    陳彤碰碰沈宜葶,“聽說,郝主任不追究紙條事件了。”

    沈宜葶眸色未變,“林蕪說的?”

    陳彤應了一聲。

    “為什么?”

    “我問過林蕪,她也沒有說什么原因。大概是這件事已經鬧得很大了吧。”

    沈宜葶唔了一聲。

    “老師們都很喜歡她。我想就是林蕪和秦珩談戀愛了,老師也不會怎么樣吧。他倆成績都那么好。”

    沈宜葶臉色一變,“誰知道呢。”

    “不過他們幾個關系好像真的挺好的。姜曉整天看看漫畫,可她最近的小考成績在都能在班上十來名。”

    “有林蕪和秦珩在,她的成績怎么會下來。”

    這時候蔣楠走到講臺,“那這樣大家想想你們要選誰,在紙上寫上名字,我一會兒來收。”

    林蕪先回了座位,把名字寫好,紙折好,放在桌上。

    孫陽:“我猜!林蕪肯定也投的你。”

    “姜曉,一會兒幫我交一下。”

    “好。”姜曉應了一聲,趕緊也在紙上寫好名字。她肯定是投秦珩了,雖然班長人很好。可是秦珩剛剛送了她晉仲北的簽名照啊。

    孫陽見林蕪站起來要走,“林蕪,你選的誰啊?”

    林蕪身子一頓,看向后座。秦珩云淡風輕地掃了她一眼。

    林蕪:“不是不記名投票嗎?我去送作業了,孫老師要急了。”

    孫陽:“有貓膩。姜曉!姜曉!”

    姜曉:“孫陽,你將來去做記者吧。”

    孫陽:“我就好奇嗎。而且秦珩特想知道。”

    秦珩:“我不想知道。”

    孫陽:“你這心里不知道有多想呢。”

    秦珩:“……”

    林蕪去化學老師的辦公室送作業,孫老師又送了她一本化學資料書。

    “這本講的是有機化學,有點難度。”

    林蕪一愣:“孫老師,您送給我好多書了。”

    孫老師笑了笑,“老師給學生送書有什么不對嗎?你們學的好,老師才開心。期末考試結束再看吧,有不懂的地方做下記號,下學期開學,我們再討論。”

    林蕪應了一聲,“好。”

    孫老師點點頭,“有些事啊,過去就過去了,別想太多。”

    林蕪赧然。怎么老師都關注那件事了——?

    等林蕪回到教室時,蔣楠正在講臺上。黑板上寫著宋軼眀和秦珩的名字,蔣楠正在念票數。

    “秦珩——宋軼眀——宋軼眀——秦珩——”

    看來已經投票結束了。

    她默默回到座位上,姜曉正在畫畫。

    林蕪望著黑板,兩人的票數咬的很緊。宋軼眀是班長,平時和班里的同學溝通比較多,人緣關系很不錯。

    秦珩呢,雖然外型條件可以得滿分,不過脾氣大了一點,大概人緣一般般吧。

    她沒有繼續關注,翻開孫老師剛剛送她的書。

    蔣楠拿出最后一張紙條,拔高聲音念道:“班長25票,秦珩24票。我和張老師說一下。”

    林蕪抬起頭,微微詫異了一下,秦珩竟然和班長有著旗鼓相當的票數。

    秦珩一直望著前方,林蕪聽到票數時抬起頭,眼里一閃而逝的驚訝。她是驚訝自己票數這么高嗎?

    孫陽嘆了一口氣,“就差一票啊!可惜了。”

    秦珩倒是無所謂。

    下課的時候,林蕪去洗手間,正好遇到沈宜葶。又或者說,沈宜葶一直在等著她。

    “剛剛媽媽給我打了電話,她說下雪了,問你的衣服夠不夠?”

    “謝謝阿姨了。夠的,上次她給我買了兩件羽絨服。”

    沈宜葶頓了一下,“事紙條的事,我媽也知道了。”

    林蕪皺了皺眉,“讓阿姨擔心了。”

    “林蕪,你知道紙條是誰寫的嗎?”

    林蕪搖搖頭,“不知道。”

    沈宜葶:“我們都沒有想到你會去廣播站。”

    林蕪瞇了瞇眼,“我也沒有想到。”破釜沉舟吧。雖然鬧的有點大,可是現在清靜了。她想這三年,她也不會再受到干擾了。

    一到下課,教室里說話聲不斷。難怪郝主任會嫌他們鬧騰。

    孫陽神秘兮兮的,“秦珩,你猜林蕪投的誰?”

    秦珩:“不知道。”

    孫陽:“猜一下。”

    秦珩:“宋軼眀。”

    孫陽扯了一抹笑,“你就對自己那么沒信心?”

    秦珩掃了他一眼,“說。”

    “我剛問姜曉,她說林蕪投的是你。”

    秦珩愣了一下,他倒是沒有想到,嘴角微微一揚。“她投我有什么意外的。”

    “你心里美了吧。”

    秦珩哼了一聲,心里好像有點甜。

    冬天的傍晚,天黑的越來越早。

    林蕪從食堂回來的時候,教室里沒有幾個人,卻意外發現秦珩還沒走。她掃了一眼,屈宸不在這。剛剛下課,屈宸不是和他約好一起走的嗎。

    兩人對視一眼,各自沒說話。

    她坐好后,秦珩開始收拾書包,動作不急不慢,偶爾桌子會碰到她的椅子。

    地上積壓了一層厚厚雪,原本要上晚自習的學生很多放學就回家了。為了安全起見,老師也建議今晚走讀生不要上自習了。

    林蕪慢慢靜下心來,開始背著英語單詞,突然間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桌前,面前一大片陰影。她慢慢抬首,“怎么了?”背著光,她有些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聽說你選的我?”秦珩的聲音微微發緊。

    林蕪大腦慢了一拍,“什么?”

    “投票。”他說道,“你為什么會投我的?”

    林蕪見他表情認真,她思索著說道:“我想班長的票數應該會很多的。”

    秦珩的心瞬間就堵住了,“……所以你是覺得我的票數會很少才投的我?”

    林蕪沉默,但是態度了然。當時投票的時候,她就想,反正班長不差她這一票,那就投給秦珩吧。

    他看了她一會兒,面上一點情緒都沒有,倒是一本正經地說道:“真是謝謝你的票。”

    林蕪:“……不客氣。”

    他這一口氣卡在喉嚨管里,憋氣的很。

    秦珩沒再說什么,背著包出了教室。

    林蕪覺得,秦珩就是從小被寵多了,現在情緒不穩定。

    晚上,秦珩做完作業,翻著手機里的照片。他平時很少拍照,照片就十幾張。一打開相冊,就看到林蕪的照片了。

    他滑動手指,放大了林蕪的臉,目光定格。

    秦媽媽熱了牛奶敲了敲門走進來,“功課復習完了?”

    “嗯。”

    她把牛奶放在桌上,“少玩會手機,對眼睛不好。看什么呢?”

    “您未來兒媳婦!”秦珩習慣了和他媽媽胡說八道。

    秦媽媽笑,“行,你慢慢看。”還是懷念兒子三四歲的時候樣子,多可愛呀。她走到門口又停下來,“葶葶現在也上晚自習了吧,她理科成績不太好,你平時有時間給她講講。”

    “她高二可以選文科。”

    秦媽媽搖搖頭,就你這樣,我什么時候才能有兒媳婦喔。

    秦珩翻著微信朋友圈,看到姜曉在朋友圈發的圖。

    姜曉:今冬的第一場雪,和可愛的人一起看雪[xin]

    孫陽點了一個贊。

    秦珩猶豫了一下,也點了一下贊。

    那端姜曉發來信息:秦珩,你發給我的圖不是原圖。

    秦珩又重新把圖發過去。

    姜曉:謝謝啊!

    過了一分多鐘。

    秦珩發了一條信息過去:林蕪有沒有微信?我有道題目想問她。

    沒幾秒,姜曉直接把林蕪的微信明信片發過來,并附言,她幾乎很少上微信的。

    秦珩:嗯。

    秦珩看著林蕪的微信頭像,只有一個卡通數字“0”。

    過了好一會兒,他點了申請加好友。這時候正是晚上10點08分。

    等待是一件漫長的事。

    林蕪晚上回到宿舍和媽媽通了一通電話。天冷了,她不知道家里那邊怎么樣了。

    “媽媽,晉城下雪了。”

    “那你多穿點,別凍著。”

    “姑婆呢,咳嗽好些了沒有?”

    林媽媽默了一下,“好多了。你的錢夠不夠?上個月,我做的那些包,他們掛在網上都賣出去了。”

    “那錢你攢著,我在學校花不了什么錢。”

    “那衣服呢?天冷了,你去買件厚一點的棉襖。”

    “阿姨給我買了。你們自己也多穿點,下雪的話,就別出門了。”

    林媽媽嘆了一口氣。

    “我考完試就回來。你和姑婆要好好照顧好自己。”

    林媽媽淺淺硬著,“你早點睡,晚上被子蓋蓋好。”

    “嗯。”

    掛了電話,她舒了一口氣。她們的生活沒有那么糟糕,已經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了。

    她低頭看著屏幕,突然發現微信有一個紅色信息提示。點開一看,是一個好友申請。

    我是秦珩。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