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6章 第26章
    第二天下午最后一節課是音樂課, 秦珩、姜曉、孫陽去找張勤請假, 大家心里都沒有底,擔心張勤不肯批假。

    張勤望著面前的幾個少年,問道:“誰的主意?”

    “我!”三個人異口同聲。

    張勤握著筆,沉默了一會兒, “注意安全!”

    “張老師,謝謝您!”姜曉激動地差點去抱他。

    張勤笑著, “替我告訴林蕪,好好照顧自己。”

    “張老師,您放心, 我們一定替你轉達。那我走啦!”

    “快去吧。早去早回。晚上到家給發條信息。”張勤的臉上不禁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陶蔓說道:“張老師,要是主任知道肯定要找你談心的。”

    張勤沉吟道:“我要不讓他們去,這個幾個人肯定偷偷的去, 還不知道又要鬧出什么事來。其實我挺意外的, 這幾個孩子竟然有這樣的想法。說實話, 作為他們的老師,我挺驕傲的。這個年紀, 擁有著最單純的友誼。”

    陶蔓怔然, “難怪郝主任說你們2班的學生是年級最有個性的,我看啊,和你也有關系,你慣的太多了。”她笑著, 眼底卻是隱隱的贊許。

    張勤不自在的摸摸鼻子,“陶老師, 以后我們班那群孩子還請你多多關照!”

    請好了假,三人拿著請假條順利出了校門,很快攔了一輛出租車。

    “師傅,去東陵區人民醫院,麻煩您快點!”姜曉感嘆,“張勤人真的挺不錯的。”

    秦珩勾了勾嘴角,眼前卻看向窗外,眉宇深沉。

    姜曉拍拍他的胳膊,“你別想太多了。林蕪不是說她媽媽沒事了嗎。”@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秦珩唔了一聲,“她下個月要參加全國化學比賽。”

    姜曉:“她沒有那么軟弱的。”

    孫陽也說道:“就是啊。林蕪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女生了。”他坐在副駕駛,抱著他的書包。

    姜曉問:“你的書包到底裝了什么?沉的要死。”

    孫陽憨憨地抓了抓頭發,“我讓我媽做了些吃的,然后肖薇也讓我給林蕪帶了吃的。”

    姜曉:“大家都想一塊去了。我讓姑姑買了營養液。”

    孫陽問:“秦珩,您帶了什么?”

    秦珩:“沒帶。”

    孫陽鄙視他:“虧得林蕪上學期幫你補政治。”

    秦珩轉眼看向窗外,他帶了一張銀行卡,他從小到大的壓歲錢。只是他能猜到,林蕪肯定不會要的。

    一路順暢,三人到達人民醫院,天色已經漸漸黑了。東陵區是晉城東邊一個郊縣,30年前,從隔壁市劃到晉城,不過經濟發展遠遠不如晉城,而林蕪的家鄉更是。

    三個人很快找到住院樓,姜曉一直在打林蕪的手機,可惜沒人接。

    秦珩:“她肯定沒時間看手機,問服務臺吧。”

    林蕪正陪著林杉在走廊散步,林杉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母女倆說話間,她抬首的那一瞬遠遠地就看到那三個人,熟悉的校服,熟悉的面龐,那一刻她真的無法言喻自己的心情。

    姜曉看到她,立馬加快了步子,沖上來。“林蕪——”

    林蕪望著他們,努力了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你們怎么來了?”

    “我們來看看阿姨。”

    三個人禮貌地喊了一聲,“阿姨——”

    林杉也是一臉錯愕,“你們是林蕪同學啊。”

    林蕪介紹道:“這是姜曉,我的同桌。這是孫陽、秦珩,他們倆坐在我們后面。”

    林杉彎著嘴角,“謝謝你們過來。你們吃過飯了嗎?”

    姜曉擺擺手,“我們不餓,阿姨,您身體怎么樣了?”

    林杉溫柔道:“沒多大事了,讓你們擔心了。”她真沒想到林蕪的同學會跑到醫院來。

    秦珩站在一旁,他不像姜曉和孫陽那樣,眉眼悄悄看了幾眼林蕪,兩天而已她清瘦了一些,不過精神比那天要好很多。

    姜曉和孫陽很會說話,一直說著林蕪在班上的事。

    林杉神色溫和,“你們是同學,林蕪幫你們也是應該的。”

    姜曉嘻嘻一笑,“阿姨,我現在終于知道了,林蕪這么好看原來是遺傳您。”在外人眼里,這對母子倆容貌有70%的相似度。

    林杉笑著點點頭。

    姜曉:“我們帶了一些吃的。”

    林杉堅決不肯收。

    林蕪抿著嘴角,內心情緒翻涌,聲音都在顫抖,“媽媽,他們背過來很重的。”

    她一松口,林杉才肯收下。“你陪著同學聊聊。”

    孫陽和姜曉各自去了洗手間,只剩下秦珩,剛剛他一直都沒有怎么說話,這時候才開口:“阿姨身體怎么樣了?”聲音微微有些沙啞。

    “老毛病。我媽媽心臟功能弱,勞累引發的昏厥,幸好搶救及時。”

    秦珩點點頭,“這種要注意休息。”

    林蕪:“你們怎么都過來了?”

    秦珩撇開眼,“和張勤請假過來的。原本張勤也想過來的,不過他走不開。”

    林蕪尋思著他的回答,怎么扯到張勤老師那里了,不過她沒有深究。

    安靜的走廊上,有些病人在走路,步履緩慢。醫院最是人生百態的地方。

    秦珩看過去,微微沉默。經歷了這么多的林蕪,她沒有一絲抱怨。十六歲的年紀,大家都享受父母寵愛的時候,她卻要做家人的支柱。

    秦珩轉開了目光。

    林蕪說道:“那個姐姐昨天上午剛剛做的手術。” 早晨艱難地下床的走動,整個人都是軟軟的,幸好病房里有其他病友幫他們。

    秦珩問道:“你什么時候回來上課?”

    林蕪沉默。

    秦珩:“校慶前那天回來嗎?”

    林蕪思索,她后天就會回校了。

    秦珩:“我答應演那個媒婆了。”

    林蕪有短暫的錯愕之后,終于回過神來。“那很好啊!這次的演出一定會很棒的。”

    秦珩的臉有些不自然。

    幸好,姜曉和孫陽也過來。

    四個人說著話,好像還在學校,孫陽抱怨了一下物理老師昨天上午給他們做單元檢測,那么難的題目,他剛剛才及格。@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沈宜行過來時,看到這幾個人,眼底同樣的驚詫。

    “學長!”姜曉脆生生地喊道。

    沈宜行和他們打了招呼,看向秦珩時,目光里似在考量什么。“什么時候過來的?”

    “半個小時前。”

    “準備什么時候回去?”

    “一會兒吧。”

    因為晚上的時間有限,他們不能久留。

    林蕪也有些擔憂,“你們快走吧。東陵回晉城的最后一班車在八點半。”

    秦珩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那我們就不回去了,今晚留下來陪你。”

    林蕪:“……”

    秦珩見她一臉糾結的模樣,他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我們走吧。”

    林蕪瞪著他,“你真是!”一直把他們送到醫院附近的站臺。

    姜曉問:“林蕪你什么時候回來啊?”

    林蕪莞爾,“我后天就回來。”

    秦珩回頭瞪著她。暗夜中,他的眸光像閃電一般明亮耀眼。

    林蕪抿了抿嘴角,“我想我應該可以參加演出的。”

    姜曉興奮,“我們等你。”

    夜色朦朧,出租車漸漸消失在視線里。

    林蕪站在那兒,久久不想離開。何其有幸遇見他們呢?

    沈宜行:“恭喜你交到這樣的朋友。”他一度有些擔心,她到一中之后能不能適應。現在看來,她的變化是與同學相處的一朝一夕慢慢改變的。任何感情都是對等付出的,你對別人真心實意待人,別人也會真心實意待你。

    林蕪輕輕應了一聲,“是的。”

    出租車上。

    孫陽好奇問道:“為什么沈宜行學長會在這里啊?”

    姜曉:“朋友啊。”

    孫陽:“那林蕪和他什么關系?啊!是不是男女朋友?”

    姜曉:“你胡說什么呢?”

    孫陽來了勁,側著身子,“沈宜行學長是學霸,林蕪也是學霸,兩人多配啊,以后還可以北大見。”

    秦珩:“你的腦子整天想什么!”

    孫陽:“那我們打賭!他們要不是一對,我叫你爸爸。”

    秦珩:“……”

    姜曉撲哧一聲笑,“林阿姨和沈宜葶的爸爸媽媽認識,林蕪到一中讀書,也是沈宜行勸她來的。孫陽你真的想太多了。”

    孫陽:“可是為什么沈宜葶和林蕪關系一般般啊?”

    姜曉:“因為我們是女孩子,同性相斥,尤其是優秀的女孩子。”

    孫陽:“……你說的什么東西。”

    姜曉瞥了一眼秦珩,秦珩幽幽地道,“看我做什么?!”

    兩日后,林杉出院,她堅決不讓林蕪送她回家。

    姑婆也是,“行了,回去我看著你媽媽。她要是不聽,我說她。”

    林蕪笑著,囑咐完媽媽又囑咐老太太。“姑婆,這是治療風濕的藥。一天兩片,醫生說,這個藥的效果很好。你要按時吃藥。這里大概能吃三個月,我回去會檢查的。”

    “知道了。咋出去念書之后,越來越嘮叨了呢?”

    林蕪眨眨眼,“你們兩個相互監督。我五一放假回去。”

    林杉不想她這么辛苦,“五一就三天假別回來了,在學校好好休息,跑來跑去折騰死了。”

    林蕪沒答應也沒反對,送別之后,她和沈宜行趕回了學校。

    她是下午第一節課下課回來的,一進教室,大家都在看她,熱情地與她打著招呼。

    “林蕪,你回來了啊。”

    林蕪一一點頭。短短的幾天時間,她的心頭竟然有種陌生感。

    姜曉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歡迎回來。”

    孫陽也展開雙臂,卻被秦珩給擋住了。“這幾天的筆記,你看下。”

    孫陽暗罵:“變態!”

    林蕪笑著接過來,看著秦珩,“謝謝啊。”

    一切還是和以前一樣,卻又好像不一樣了。學習之余,大家忙著彩排演出。

    那天,林蕪第一次看到秦珩上臺。

    一個滿臉怨氣的“媒婆”,讓姜曉和蔣楠急的不行。

    姜曉簡直要炸毛了,“秦珩,你能不能演的有點味道?”

    秦珩全程黑臉,“什么味道?”

    姜曉:“媒婆要熱情一點,奔放一點。你這樣怎么幫人介紹對象?”

    秦珩呵了一聲,“那你來演。”

    姜曉要吐血了。

    在磕磕絆絆的排練日子里,一轉眼就到了三月底。

    這一天,楊曦到學校來送給他們送演出服裝,衣服是她找人從古裝劇組借來的。

    大家各自換上衣服,正式演出前最后一次彩排。

    “阿姨,這衣服真好看。”

    楊曦笑著:“你們表演那天,我請人過來給你們梳頭發。”

    “謝謝阿姨。”

    “衣服換好了嗎?”

    女生都走了出來,大家眼里滿是欣喜。

    林蕪穿著一件淺黃色的裙裝。她原本氣質就偏典雅,這樣的裝扮簡直把她的優點完完全全凸顯了。大家的目光瞬間都定在她的身上。十幾塊T恤穿在她身上都那么好看,何況這樣的衣服呢。

    人靠衣裝馬靠鞍。

    “林蕪,你穿這套好好看。”

    林蕪有些不好別扭,“就是感覺有點不適應。”

    有人拿出手機,“我給你拍幾張照片,發型再弄一下,真的可以去演古裝劇了。”

    男生們也看著她,雖然大家都知道林蕪長得好看,可這樣的林蕪大家還是挺新奇的。

    屈宸暗搓搓地問秦珩:“林蕪有點像走錯片場的感覺,她這樣會搶了葶葶的風頭。”

    秦珩從林蕪換裝出來時就看著她,他沉默這一言不發。

    周一妍不重不輕地哼了一聲,“你以為個個都能當大明星啊。”

    “可是林蕪就是好看啊。”

    班長又怕他們吵起來,“好了,我們趕緊彩排。”

    楊曦提前看完表演,確實有幾分意外。原以為就是一個普通的表演,沒想到這些孩子演的還挺有一回事的。

    沈宜葶走下臺,“媽媽,我演的怎么樣?”

    楊曦替她理了理衣服,“真不錯。”女兒穿上古裝還真好看。

    沈宜葶一臉開心。

    楊曦轉頭看向林蕪,整個表演林蕪自始至終一句話都沒有說,可是存在感真是讓人無法忽視。

    當天表演結束,楊曦帶著他們幾個一起去吃了飯。

    楊曦有機會單獨和林蕪說話。“這次我和你叔叔正好有事走不開,你媽媽總算是平安度過這關。”

    “宜行哥哥已經很照顧我們了,我媽媽很想來謝謝你們,只是……住院費還有買藥的錢,阿姨,等我以后工作再還給你們。”

    “傻孩子,那些錢算什么。你安心學習。你下個月就要參加全國競賽,好好準備。以后和宜行一樣拿到保送名額,會輕松很多。”

    林蕪默了一下,“我知道。”

    楊曦勾著嘴角,“以你的成績沒有多大的問題,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

    吃過飯,林蕪和秦珩一起回學校上晚自習。

    沈宜葶望著他倆,咬了咬唇角。她晚上要請老師補課,所以不能天天去學校上晚自習。

    屈宸站在她的身旁,“葶葶,要不明晚我也陪你來上晚自習。”

    楊曦買了單,出來后也看到這一幕,她什么都沒有問。“葶葶、小宸,我去開車,你們等一下。”

    皎潔的月牙掛在了夜空中,今晚的星星明亮又燦爛,像落在玉盤里珍珠。

    路邊的汽車川流不息。秦珩和林蕪默默走著,穿過喧鬧的街巷,隔著馬路,就到了一中正大門。

    等燈的時間,60秒,不長不短。

    林蕪抬首望著遠方,“你為什么要答應演媒婆了?”

    秦珩默了一下,“為了集體榮譽犧牲小我。”

    林蕪才不相信,“因為姜曉?”

    秦珩沒承認,“你的那個角色,姜曉一直給你留著。如果你回來就讓你演,你不回來她上去演。林蕪,你是缺一不可的。”

    林蕪怔忪,重復著,“缺一不可。”

    綠燈了,斑馬線又恢復了通行。后面一輛電動車急匆匆地騎過來,“讓讓!”

    秦珩眼疾手快,一把將林蕪拉到自己這邊。“小心——”他的另一只手下意識地圈著她的腰。

    林蕪撞到他的胸口,臉頰從他的臉頰擦過,一陣溫熱的氣息拂過。隔著薄薄的校服,她聽到他心跳聲。

    “有沒有撞到?”秦珩緊張地看著她。

    林蕪慢慢抬首,眸子對上他的,“沒——沒事。”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