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章 第58章
    夏天, 天亮的早。

    門外的走廊傳來輕微行李箱拖動的聲音。

    清晨六點, 秦珩被手機的信息震醒了。

    秦母一大早發來的信息:昨晚沒回來啊?住酒店的嗎?

    秦珩:是的。

    秦母那端過了會又發來一條信息:林蕪和你在一起嗎?

    這條信息看樣子是經過考慮才問的。

    秦珩:嗯。

    隔著屏幕,他都想象出他媽媽八卦的表情。

    秦母:那你們白天好好休息,晚點回來也沒關系。

    秦珩:“……”他媽媽真的電視劇看多了。他隨手把手機擱在一旁。

    林蕪的生物鐘一向很準,六點半鐘, 她慢慢醒來。身子輕輕一動,舒適柔軟的床墊讓她整個人都陷進去。一直以來, 她都睡木板床,早已習慣了。

    她剛要先被子下床,秦珩拉住她的手, “陪我再躺一會兒。”他的聲音悅耳動聽,如同聊聊的琴聲。

    秦珩側過身子,眼睛望著她, “睡的好嗎?”

    “還好, 第一次睡這么軟的床。”

    他勾著笑, “你若是喜歡,以后我們的床墊也買這種的。學校的床真的太硬了。”

    “秦珩同學, 我還有五年大學畢業。”她覺得有必要提醒他。

    秦珩握著她的手, “實習期住家里比較方便!”

    林蕪轉過頭,無奈一笑。

    秦珩的頭靠過去,“你不知道,我剛剛睜開眼看到你, 感覺自己像在做夢。”

    林蕪唔了一聲,“等下八點集合, 我們快點吧。”她欲起身,卻被他翻身壓在身下。

    他的動作觸碰到遙控器,遮光窗簾慢慢拉開,窗外光線明亮,只有一層白色的紗簾擋著外界的窺探。

    林蕪迎視著他那雙深邃的眸子,“時間來不及了。”

    秦珩抿了抿唇線,聲音低沉沙啞,充滿了誘惑。“阿蕪,讓我看看你。”

    林蕪的心臟突然加快了跳動,她眨了眨眼睛,定定地看著他。他輕輕伏在她的身上,光裸著上身,林蕪清楚地看著他,他的肌膚健康的男性膚色,他一直運動的關系,身形挺拔。

    這樣的他,實在太撩人了。

    那個紋身在明亮的光線讓她移不開眼。

    “阿蕪——”他低喃著她名字,尾音勾人。

    林蕪喉嚨干澀,慢慢抬手勾住他的脖子。

    秦珩深深吻了她一下,他的手指移到她那浴袍的袋子上,解開結的時候,他的動作稍稍一頓。

    “阿蕪,我解了。”

    林蕪閉上眼睛,“秦珩,你流氓!”她還是難為情了。

    秦珩沒有再猶豫,解開了結,入眼一片雪白,形狀完美的綿軟,纖細的腰身,修長的雙腿……

    那一刻,他的大腦都有短暫的空白。

    秦珩傾身,“阿蕪,你真美。”

    林蕪渾身無力,“好了沒?”

    怎么可能這么快就好了?他簡直心動。秦珩咬著她的耳朵,“你睜開眼睛看看我!”

    林蕪睜開眼,對上他的笑臉,他的笑燦爛如窗外的陽光。

    秦珩失笑,“你這樣以后實習怎么辦?你不看男病人嗎?”

    林蕪:“到時候就習慣了。”

    秦珩可是了解她的性格,“我幫你提前熟悉。從五官開始——”他拉著她的手慢慢下滑,摸過喉結,到胸口,他像一個好老師,一一告訴她這里的骨頭名。

    “這里——”他的身體下意識的貼近她,“阿蕪,你要不要摸摸它?”

    林蕪:“……”

    秦珩帶著她的手,慢慢握住自己。

    她的手指冰涼涼的,他只覺得有一串電流在全身流動。

    林蕪從來沒有想過,這節實驗課會發生在這里。許久,秦珩伏在她的胸口,喘息著。

    秦珩吻著她的脖子,“阿蕪,真希望我們能快點結婚。”

    兩個人當天真如秦母所說,沒有出去了。林蕪回去拿行李箱,正好韓奕芯也在。

    “師姐,你沒出去?”

    “太熱了。以后有機會秋天再來吧。”韓奕芯的行李也收拾好了,似乎在等待什么。

    “師姐,你什么時候走?”

    “十一點的車。”韓奕芯回道,“林蕪,你想過以后去哪個科室嗎?”

    林蕪搖搖頭。

    “你這么聰明,去哪個科室都沒有問題。好了,我走了。咱們回去見了。”她起身,拿過行李箱。“你走的時候記得去退房。”

    “好的。”

    走到門口時,她的腳步一頓,“林蕪,恭喜你。”

    秦珩昨日求婚,林蕪戴上了戒指。

    真好。

    林蕪收好行李,恍然明白了什么。原來師姐她……

    她看了看手中的戒指,輕輕嘆了一口氣。現在的他們對待感情已經能用理智控制,再也不會像高中那樣了。

    秦珩已經結賬退房了,在樓下等林蕪,他剛剛和林蕪商量了一下,一會兒去他家。

    秦珩說是他媽媽的意思,林蕪倒不好拒絕了。

    韓奕芯下來時,也看到了秦珩。她落落大方地打了招呼。

    “回去了?”

    “是啊。這次很愉快!”

    “以后有機會再來晉城,換個涼快的日子,好好玩玩。”

    韓奕芯狡黠一笑,“你陪我?”

    “我和林蕪陪你。”

    “我開玩笑的,以后讓我男朋友陪我來。”

    秦珩這人所有的溫柔體貼真是都給林蕪了。

    “對了,你幾號去人民醫院報道?”

    “等忙完這里的事就回去。”

    韓奕芯點點頭,“我走了,再見。”

    “一路順風!”

    他們之間能保持這樣的友誼不易,他也不想再讓林蕪經歷曾經經歷的事。

    當初因為沈家的關系,他一度擔心林蕪會拒絕他的。秦珩幾乎可以想象出來。他們一帆風順地上了大學,林蕪離他八丈遠。

    不過,他寧愿是這樣,也不要她經歷高考失利。到了大學,他還是會主動接近她。

    那么他還會選擇學醫嗎?

    也許不會了。

    午后,林蕪和秦珩一起回了秦家。她堅持要買禮物,秦珩無奈搖頭。

    最后在他的建議下,買了些水果。

    秦珩笑:“我爸媽現在最缺的就是兒媳婦,你去了,就是最好的禮物。”

    林蕪掃了他一眼,“叔叔阿姨這么年輕,怎么會這么著急?你是不是又在逗我?”

    秦珩聳肩,“誰讓我學醫的,我媽一聽八年,她就潛意識里覺得八年內,也就是我到二十六歲都不會結婚。”

    “上次醫學會的老師來學校開講座,我遇到一個師姐。師姐說,咱們這個專業三十歲結婚都算早了。”

    秦珩幽幽道:“你不知道很多人追我們嗎?我有女朋友,有老婆了,我看她們還來!”

    林蕪:“……”

    *****

    秦父、秦母早已在客廳等候。

    林蕪和秦珩一進來,她就迎上去。“外面熱吧?怎么還帶東西?秦珩也是的,也不攔著。”

    秦珩苦笑:“媽,我攔不住。”

    “阿姨,一點水果。”

    “一會兒洗了我們飯后吃。”

    秦母今日穿了一件藏青色連衣裙,氣質卓然。

    林蕪打量著秦家,這一片房子與沈家只有十幾分鐘的路,晉城早期的富人區。

    秦母給她倒了一杯果汁,“我和你叔叔一直盼著你到家里來玩,秦珩不肯。”秦母太會說話了。@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秦珩也不戳中她。

    “秦珩高三那次生日,原本是打算請同學來家里玩的。后來他發瘋不肯過生日。不然你就能早點過來了。”

    那次林蕪有印象,她拒絕了,不過送了秦珩一份生日禮物。她不知道秦珩生氣,沈宜行十八歲生日,她能去。他十八歲生日,她就不來了。

    秦珩:“那時候學習那么緊張,過什么生日。”

    林蕪膝蓋一疼,當初她就是這么說的,學習太忙。

    秦母也笑了,怎么會不知道這里面的故事,她猜也猜到了。

    她起身,“飯菜都準備好,我再弄兩個菜。”

    林蕪立馬站起來,“阿姨,我來幫您。”

    兩位女士一走,秦珩說道:“我媽這身衣服哪里是像去廚房做菜的。”

    秦父悠哉地喝著茶,“你媽有點興奮過度。林蕪滿足了她對女兒的一切幻想,聰明漂亮乖巧可人。”

    秦珩:“……生了我,你們就這么不滿意?”

    秦父咳了一聲,“不是這個意思。當初我們計劃是想要個女兒的。”

    秦珩站起來,“爸,現在二胎開放,我不介意你們再給我添個妹妹。”

    秦父臉色一僵,“臭小子!拿你爸開玩笑。”

    秦珩輕笑著來到廚房口,聽見里面的說話聲。

    秦母:“阿蕪,你的刀功挺好的。以前在家做飯嗎?”

    林蕪:“放假的時候會幫忙做。平時我媽不讓。”

    秦母:“天下的媽媽都一樣,你媽媽和你姑婆很偉大,把你養育的這么好。”

    林蕪開始把蔬菜下鍋,她熟練的翻炒,加鹽加調料,一盤西芹百合好了。@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秦母一臉滿意,“我和你叔叔平時工作忙,我下廚的機會有限。在這里住了十年了,我做飯的次數屈指可數。”

    “十年?”林蕪疑惑,“阿姨,你們以前不是住在C中附近嗎?”

    “沒有啊。秦珩十二歲我們就搬到這里了,一直沒變過。”

    林蕪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秦珩突然出聲,“媽,需要我幫忙嗎?”

    秦母看了他一眼,“那正好,把菜都端上桌。”

    秦珩看到林蕪眼底的笑意,他微微尷尬。走到她身旁時,他壓低聲音道:“那時候是特殊時期!”

    “嗯。”她輕輕應聲,手肘卻推他趕緊出去。他媽媽還在一旁呢。

    這頓飯,大家心情非常愉悅。

    秦家父母開明和善,對兩個孩子的未來,提了一些建議。他覺得年輕人要去走走,有機會的話可以去外面見識一下。

    林蕪聽在心里,她的人生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在做決定,媽媽和姑婆向來都是聽她的。

    “阿蕪是苗族?”秦父問道。

    林蕪點點頭,“老家在云南XX寨子。”

    秦父突然悵然,“那個地方我有印象。”

    “爸,你去過?”

    “沒有。我以前認識的一個朋友和我提過,說那里很美。不說了,吃飯。”秦父打量著林蕪,微微勾了勾嘴角。他們一大家,遠近親戚里都還沒有少數民族的,這會倒是新奇了。

    飯后,秦珩帶林蕪回房間休息。

    秦珩的臥室在二樓,書房和臥室打通,房間裝修簡潔,以灰白黑為主。

    書柜上每個格子都擺滿了書。

    林蕪情不自禁地走過去,目光一一掃過,書的種類很多。她側過來臉,“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么我們不知道東西你都知道了。”

    秦珩抬手,指間輕輕撫過面前的一排書。“小時候我爸媽工作忙,我又不喜歡上那種興趣班,索性一個人看書。”

    林蕪突然一笑,“那次我偷看你的書,你是不是很生氣?”

    秦珩懊惱的盯著她,“我后來很生我自己的氣。”

    林蕪牽著他的手,兩人相視一笑。

    晚上,林蕪住在秦珩家里。

    秦母早就將客房收拾好了,甚至還給她買了兩套睡衣。

    “你看看有什么缺的,下次我再去添置。”

    “阿姨,已經很好了。”

    “你喜歡就好。我以前工作忙,秦珩的成長我都沒有花什么心思,其實還是挺遺憾的。”秦母輕輕說道。“阿蕪,不要覺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你是個好孩子,我想哪家父母都會喜歡你的。當年楊曦私下里也說過,你要是宜行的媳婦,她就開心了。沒想到被我占了這個便宜。”

    林蕪啞然。

    “好了,你早點休息。明天早上我們早點出發。”

    秦母下樓沒多久,秦珩就過來了。“我睡不著,你在看什么書?”

    “中醫穴位按摩。姑婆頸椎有些不舒服,我想回去給她試試。”

    秦珩挑眉,和她一起研究起來。

    “咚咚咚——阿蕪,你睡了嗎?我剛剛想起來,我燉了一碗燕窩。”秦母突然出現在門外,臥室里的兩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林蕪看了一眼秦珩,眼里窘迫。

    秦珩下床,“要不我藏我柜子里?”@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林蕪瞪了他一眼,這時候他還在開玩笑。

    秦珩大方地去開了門,“媽,我們看書呢。”

    秦母一本正經,“別光顧著看書,這幾天這么累。”

    林蕪紅著臉點頭。

    秦母看了一眼,林蕪此刻換了睡衣,胸前那片雪白的肌膚上隱隱可見淡淡的紫色。“那你們早點休息吧。”

    秦珩索性也跟著出來。

    母子倆沉默了一刻。

    秦母突然開口,“秦珩,你也要克制一點。阿蕪畢竟才大三。”

    秦珩:“……”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