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一一九、命中之敵
    應橫鳥悲鳴一聲,魔識徹底破碎,雖然最后的結果,王崇并未有在這頭大魔妖的記憶里看到,但也大致猜的出來。

    接天關中居然有人勾結域外妖魔,還跟無垢大魔君有了交易,只是不知道為什么,這人最后居然偷襲,打死了來交易的魔人。

    應橫鳥肯定趁機逃走,至于為什么天邪金蓮會落在獓忌的身上,那就是不得而知了。

    王崇手中的天邪金蓮一抖,頓時把應橫鳥的記憶重組,加入了奉自己為主的虛假記憶,還添加了自己從破殼起,就把這頭大魔妖喂養之類,這才恢復了其魔識。

    重新恢復了魔識的應橫鳥,再非本來,身上的金色蓮花一朵一朵,縮回了體內,鳴叫一聲,竟爾充滿了清脆之意。

    王崇心念一動,催動森羅大印法,又是一尊神魔浮現,落入了應橫鳥身軀內,跟這頭魔物合二為一。

    王崇祭煉天邪金蓮,也有一頭護教神魔跟這邪物合一,那是阿羅教一百零八頭護教神魔之首——帝陀羅!

    這次出現的卻是阿羅教,一百零八為護教神魔,以輕捷急躁聞名的鬼紅羅!

    鬼紅羅附體,應橫鳥體內頓時生出了一處旋渦,一身強橫無匹的魔力遙遙傳遞,注入了天邪金蓮。

    王崇心頭駭然,他這才知道,森羅大印法居然是這般運用。

    “阿羅教那位三代教主羅森,只怕就是降服了數頭,乃至更多天魔,才能以陽真修士的境界,把一名太乙境的魔門長老,打的肉身崩滅。”

    “之后,這法門必然是失傳了,若不然,孤鴻子只消降服三五頭金丹境的天魔,我和邀月就未必抵擋的住。怪不得演天珠說,此法原來是補天派的鎮派絕學,補天六藝之首!果然有鬼神不測之威。”

    “只可惜此法只能用來爭斗,非是道法……”

    王崇手捻天邪金蓮,心潮澎湃,只是這件事也還是過于巧合,他又復想到了演天珠,這枚珠子似乎覺察到他的念頭,送出了一道涼意:這次不是我。

    王崇心頭一驚,忙問道:“是誰的算計?”

    演天珠過了良久,才送出了一道涼意:你得了吞海玄宗的山海經道法,只須修煉到金丹之境,就能躲過一個命中注定的大敵。

    王崇有些啞然,問道:“我修山海經到了金丹之境,就能勝過那名大敵了嗎?”

    演天珠再次送出一道涼意:不!你修山海經到金丹,他就飛升了……剛好完美躲過。

    王崇一時間哭笑不得,不知該拿這枚破珠子怎樣?

    他也生出好奇,問道:“我這個命中注定的大敵,如今他已經是什么境界?金丹,陽真,還是……道君?”

    演天珠一道涼意,讓王崇心底也涼涼:不過天罡。

    演天珠這些話,泄露了極多的信息,王崇一直都不明白,演天珠怎會找上自己,此時卻隱隱有些猜測,他試著問道:“這名大敵,究竟誰人?”

    等了良久,演天珠根本沒有回答,連涼意都不須,就直接冷場。

    王崇跟演天珠對答,身下的應橫鳥“信鳥由韁”,待他反應過來,卻見六道遁光從前方過來,其中至少有四道正而不邪,其余兩道也只極精純的魔氣。

    魔門弟子的魔氣和魔物的魔氣,決然不同,一者精純無匹,一者混沌蕪雜,極容易就感應出來。

    這六道遁光兜空一繞,似乎已經發現了應橫鳥,搶先把這頭大魔妖包圍起來。

    王崇急忙恢復了原身,毫不猶豫的大聲喊道:“我是吞海玄宗門下,諸位道友救我。”

    他還把花毯放出,化為筆直的一道沖天花柱,十分招搖。

    六道遁光兜轉,王崇本身沒有森羅大印法的修為,但卻能以天魔識,暗暗駕馭天邪金蓮,畢竟都是魔門心法,又是他自己祭煉的寶物,通過天邪金蓮驅使應橫鳥迎了上去。

    為首一道遁光,當空激射,比電還疾,速度最快,見到應橫鳥背上的王崇,也不答話,伸手一按,就是一只金光大手落下。

    王崇急忙奮力一躍,更把花毯收回,往下急沖,做出了想要舍了這件寶物,助自己脫身的姿態。

    出手這人,并不容情,大手一合,就把王崇捏住,更施展道法,把王崇禁錮了一個結結實實。

    應橫鳥雙翅一橫,跟另外一名迫上來的中年道士硬拼了一記,這頭大魔妖暴躁狂嘯,須臾間就跟對方惡斗在一起。

    王崇也不反抗,任由自己被禁錮,大聲道:“我是吞海玄宗今年來接天關換防之人,因為有些功勞,被點為七級鎮天兵,奉命巡獵二十八處戰場,遭遇了這頭大魔妖,冒險附身其背,就被帶到了這里。”

    王崇幾句話,就把自己的來歷,為何在應橫鳥的背上,前因后果說的清清楚楚。

    抓住他的那人,微微感應,含笑道:“果然是沒有一絲魔氣,是我道門正宗出身的弟子。”

    兩人說話間,應橫鳥已經脫出了包圍,仗著速度天下無雙,往遠處遁走,有四名修士聯袂去追,卻有另外一人,湊到了抓住王崇那人身邊。

    這人是個看起來雙十年華,但舉止風韻,十分成熟的女子,未言先笑,說道:“你還真是運氣,居然敢躲在應橫鳥的后背,你知道這里是哪里?”

    王崇茫然搖頭,他是真不知道。

    女子一笑答道:“這里是已經是第六關,我是許瑤華,這位是我道侶張晉一,我們都是道極宗的人。”

    王崇驚訝道:“如何就從十八關到了第六關?”

    張晉一也忍不住笑道:“最近出了一件大事兒,有域外妖魔入境,連突破了幾重大陣,雖然被我們曾曾攔截,殺了數十頭大魔妖,但還是有幾頭漏網之魚。”

    王崇看起來著實狼狽,他修為不高,又沒有魔氣,張晉一和許瑤華,就當是一件奇聞趣兒事,也沒想太多。反正他的身份,只要稍稍打聽,也不能造假。

    王崇卻開足了馬力,要盡力取信這兩位,有這兩人背書,他就能過此一關。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