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47章 感動
    回去的路上,清舒陷入了沉思之中。易安知道她在想事也不敢打擾她,就靠在馬車上候著。

    一直到建木說到家了,清舒才回過神來“易安,我有一個想法你幫我參考參考。”

    “行。”

    兩人進了屋,清舒就讓紅姑跟芭蕉等人支開:“易安,我剛才想到了一個點子,若是做好了肯定能賺很多錢。”

    易安現在最缺的就是錢了:“什么點子。”

    “賣香料。”

    易安看了她一眼,笑著說道:“香料?京城有許多賣香料的,我們的香料能賣到大價錢嗎?”

    主要是她沒見過清舒調過香,這種情況說賣香料她覺得不靠譜。

    清舒見她誤會了,忙說道:“我說的香料不是熏衣服屋的那種,而是能吃的那種。”

    “香料能吃?”

    清舒笑著點頭道:“能啊!我的醬菜之所以那般好吃,也是因為里面放了我配置的香料在里面,我可以將這種香料改進然后拿出去賣。”

    易安明白了,說道:“你的意思你將這種香料改進,大家買了回去放在菜里,那菜的味道就會變好。”

    “對。”

    易安說道:“想法是好,但你確定這香料放在菜里味道就會變好?”

    清舒笑著說道:“不僅醬菜,鹵肉用的也我配置的香料,當然可以吃啊!你要是不相信等我弄出來以后,你可以找人試吃。”

    “每個人口味不一樣,有的喜歡淡一點有的喜歡濃一點,到時候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放多放少。”

    越說,清舒越覺得這生意大有前景:“易安,民以食為天。這天底下誰不要吃飯,誰不希望自家的飯菜能好吃一些。也許一包香料賺得少,但只要量大利潤還是非常可觀。”

    聽了這話,易安有些狐疑:“真有那么賺?咱們的鹵肉做得那么好吃,一年也就一萬多兩的利潤。”

    清舒笑了起來:“這兩者根本沒法比啊!易安,鹵肉保存時間太短了。夏天當天沒賣完第二天就壞了,可這香料不一樣啊,只要保存得當一年都不會壞。所以,咱們可以將香料賣到其他地方去。”

    聽她這么一說易安也覺得這點子不錯,她點頭說道:“那行,咱們就試一試,你說要我做什么?”

    清舒說道:“配方我出,人手你來找。”

    易安皺了下眉頭。

    清舒其實已經有了主意:“這次打完仗肯定又有很多的傷兵,到時候從里面篩選出一批信得過的人來干。”

    易安搖搖頭說道:“這種輕巧的活計還是得讓女子來做更好。”

    清舒笑著說道:“將各種的藥材磨成粉,女子沒那么大的力氣。所以這事,還得力氣打的男人做才行。”

    易安這才問道:“大概要多少人?”

    這個清舒暫時也沒法確定:“先五十人吧!若銷路好咱們就擴大生產。”

    一口吃不成胖子,做生意自然得一步一步來,穩打穩扎。

    “五十人會不會有些多?”

    清舒笑了下說道:“放心吧,不會多的。我手里有幾個香料方子,只要加以改進都能拿出來賣的。”

    易安雖然沒做顧哦生意,但該懂的也都懂:“要我們生意做出來許多人肯定會模仿的,到時候他們也賣香料怎么辦?”

    這點清舒并不擔心,說道:“這個也不用擔心,要一個配方那么容易鉆研出來福運樓也不可能屹立百年不倒了?只要我們做出了口碑再不斷地將配方改進,別人就搶不走我們的生意。

    鄔易安笑著說道:“我對做生意不在行,都聽你的。這鋪子我也出不了什么力,你給我一成的股就好。”

    “這次我沒準備給你股的。”

    易安聞言是說道:“鹵肉鋪跟染坊的鋪子我都還給你吧!這些年我也沒出什么力。”

    清舒見她誤會了,趕緊解釋道:“這兵器制造部是個燒錢的行當,沒錢可不行。也不知道這個作坊到底能賺多少錢,不過蚊子再小也是肉。”

    她覺得這個生意只要做好了肯定能賺很多錢,不過畢竟還沒開始做不敢說大話。

    易安一聽既?了“你的意思,這個作坊的利潤以后都給我?”

    “對。”

    易安感動得抱著清舒說道:“我就隨口一說,你就開始打算起來了。”

    “不僅僅是因為你。之前景烯也與我說過這個事,他說我們的武器落于蠻夷之人,要再不引起重視將來怕是要吃大虧。”

    易安心頭一動,說道:“那他有沒有跟皇帝說?”

    “不用他說,皇上那般睿智又豈能不知道這個隱患,只是現在內憂外患他騰不出手來做這事。”

    清舒雙眼亮晶晶地說道:“易安,若是我們將這件事辦好了,你是說我們會不會青史留名呢?”

    她一直都想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只是女子能做的事太少了,而且束縛還很大。可現在易安有這個志向,她就想盡所能地幫她。

    易安被她的情緒感染了,笑著說道:“你放心,這事我一定爭取過來,論對武器的了解皇上都不如我。”

    “對了,你那燧發槍用過沒有?沒有的話借我用幾天,這武器啊不用會生銹的。”

    這玩意清舒還真沒用過,當然,主要是沒用它的機會。

    清舒讓紅姑將燧發槍拿來。

    打開盒子看了完好無損的燧發槍,易安又重新將盒子蓋上:“清舒,要說起來你這繼父還真是個人才。可惜他老了,不能再出海了。”

    清舒心頭一動,輕聲問道:“你想做海運生意?”

    易安笑了下說道:“想是想,只是我不會做生意。而這海運生意雖然是暴力但風險也大,一個不慎可能就要傾家蕩產。”

    清舒對這個也不懂,不過她覺得這也是一個路子。以前幾個鋪子的利潤除了供日常開支還能存下一大筆,所以她對賺錢興趣缺缺。可現在不一樣了,必須努力賺錢。

    “這事也不著急,等景烯回來我跟他好好商量。你呢,也尋個機會跟皇帝說下這件事。有了皇帝的支持,以后我們行事也便利了許多。”

    易安點頭道:“行,那我回去寫封信問下他的意思。若是敢不答應,哼哼……”

    清舒抿嘴笑道:“放心,皇上會答應的。”

    皇帝既是因為喜歡而要娶易安,這事肯定會答應她的。反之,她們就得提防起來了。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