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八十三章 葉笙歌是誰
    梁亦站在某處崖前,看著底下的云海翻騰,整張臉上都沒有什么情緒,寧圣來了,登天樓讓出去了,他這位觀主在山上的時候就只能在別的地方去了。

    葉笙歌就站在他身后,像是一個犯錯的小姑娘,有些委屈,這樣的姑娘,很難有這種情緒的時候,所以即便是觀主再有什么怒意,此刻也該消散了。

    他有些無奈的說道:“你把沉斜山這好幾千年的底蘊用了一半,要是換做別人,早就被打死好幾次了,就算是別的道種,也該被罰被關進那些寒獄里,十年八年都不算是長。”

    寒獄是整個沉斜山最讓人覺得恐怖的地方,那里面關著很多犯了大錯,但卻沒有到可以直接斬殺地步的道士們,那里寒意逼人,就像是一座冰窟,就算是觀主也不敢說不受影響,被關進寒獄的人,都是罪大惡極的人。

    葉笙歌沒有被關進去過,她看著自己師父,吐了吐舌頭。

    其實就算是把整個沉斜山全部的家底都給敗沒了,葉笙歌也不會被關進寒獄里。

    她是整個修行界有史以來最為天才的人物,修行也是最快的那位,不出意外,以后便是云端的圣人,這樣的人物,別說把沉斜山一座山給掏空,再掏空幾座山,只怕也會覺得值得,一位圣人的價值,遠遠要高出好幾座沉斜山。

    梁亦負手而立,說著些不輕不重的話,但都得不到回應,最后才無奈轉過頭來,看著自己那個徒弟,輕聲說道:“舍了這么多東西,保住了性命,怎么到了最后又要為那個男子而不要了性命?”

    觀主聲音不高,也十分溫和,顯然就是怕嚇到了葉笙歌。

    這位年輕一代的最強之人,整個人間的修士都覺得她是怪胎的道種,到了觀主眼里,便是那個一直都沒有長大的徒弟,別說關寒獄了,就連說幾句重話他都舍不得。

    葉笙歌看著那處云海,平靜道:“我不想他死,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梁亦淡然道:“你想要交朋友,這山上所有人都愿意和你交朋友,要是你嫌棄他們,也總會在這里面找到一個兩個性子和境界都過得去的人,你不會缺朋友的。”

    葉笙歌搖搖頭,“他們都不一樣。”

    梁亦扯了扯嘴角,笑著問道:“怎么不一樣了?他們都不是練劍的,還是他們都不是你喜歡的?”

    這是很無聊的說法,葉笙歌不想去回答,她和李扶搖的感情本來就有些古怪。

    觀主隨手扯來一縷云,讓那縷云在手中變成許多他想要變成的形狀,就像是很多年前,他領著那個從山下來的小姑娘修行一樣,那個時候的小姑娘可沒有現在這般,那個時候她和這個世上所有的小姑娘都一樣,都是一般貪玩,修行一個時辰便要玩兩個時辰,要是沒有玩夠,不管觀主說什么都是沒有用的,那個時候的觀主也很無奈,只能扯來一縷云,在手心捏成各種形狀的小動物來逗弄葉笙歌。

    要知道那個時候的觀主便已經是沉斜山的觀主了,是整個人間修士里最為了不起的修士,山上所有人看著他都要認真行禮,只有葉笙歌沒事還會生氣不理會自己師父。

    觀主想起那些年,也覺得很是有意思。

    因為葉笙歌喜歡那扯云做成的東西,所以從一開始,她學的第一門術法,就是那個,觀主沒有告訴她,那其實才是最難的道法之一。

    不過還好,最后葉笙歌學的很快。

    “師父為什么不上云端去?”

    這其實是整個沉斜山的疑問,為什么寧圣親自下來相請,觀主也不愿意去云端。

    梁亦看了葉笙歌一眼,淡然道:“我要是走了,以后你闖禍,誰給你擺平?”

    葉笙歌笑了笑,但是不認可這個說法,觀主入云而去,便是圣人,而她葉笙歌作為圣人弟子,又是道種,以后的日子里,只會更為舒坦,沒有人會難為她。

    觀主站得越高,那么才會越簡單。

    葉笙歌看著云海輕聲道:“師父要是入云了,便覺得自己是他們‘同流合污’了?”

    聲音不大,但足以讓觀主聽到。

    觀主臉色不變,但是有些無奈,“小祖宗,你怎么什么話都敢說?”

    觀主不喜歡云端的圣人,這是他打小便給葉笙歌說過的話,但僅限于他們師徒兩個人知道而已,現在有一位寧圣還在山上,葉笙歌還開口說出來,觀主要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有些話,在心底是如何想的不重要,就怕是在嘴里是如何說的。

    梁亦看著云海說道:“在云端看不見云海,因為云海在云端之下,在人間偶爾能看見云海,只要站的夠高,師父有朝一日一定會入云,但不是現在。”

    葉笙歌挑眉看著梁亦,嗯了一聲,不準備多問下去,她對于云端沒有什么看法,就算是有朝一日葉笙歌自己入云了,也不會多在意這種事情,自己修行,不慘和這些事情的葉笙歌,自然也不會在意什么。

    梁亦把話題轉回到李扶搖身上,平靜說道:“我不愿意你和他有過多聯系,所以我準備殺了他。”

    觀主要殺人,而且也做過,當初在洛陽城里,南廟便差點得手。

    葉笙歌不以為意,只是挑眉道:“那可不一定,他不好殺。”

    當初在洛陽城那一戰,雖然最后葉笙歌出現在巷口,但是南廟在之前這么久都沒有能斬殺李扶搖,便很能說明問題,這位太初榜上的年輕高手,就連一個重傷的李扶搖都殺不了,當然不是他不行,而是因為李扶搖太厲害。

    李扶搖太厲害,所以難殺。

    梁亦后來也看過這一戰,也很驚嘆李扶搖的強大。

    葉笙歌說道:“師父下次要殺他,應當派出幾個更厲害的人物。”

    梁亦無奈道:“南廟在太初榜第二,殺一個重傷的李扶搖都殺不了,真是沒用。”

    葉笙歌說道:“我說了他不好殺。”

    梁亦皺著眉頭,“所以這次師父派了個春秋境修士出去。”

    說話的時候,梁亦看著葉笙歌的眉頭,就像看看她的反應,可這位道種只是哦了一聲,又很快說道:“他不好殺的。”

    梁亦這次真的有些意外了,他看著自己這個徒弟,問道:“那師父該再派出去一個?”

    兩位春秋境修士聯手去殺一位朝暮境劍士?

    這般困難?

    說完這個話,梁亦也笑了,“這樣好像顯著咱們太過分了。”

    三教之中,有各自遣人殺還對方年輕天才的事情,這并不罕見,這些事情,在過往的很多年里一直都在發生,就連是道教內部,也一直有這些事情。

    他打小便給葉笙歌說過的話,但僅限于他們師徒兩個人知道而已,現在有一位寧圣還在山上,葉笙歌還開口說出來,觀主要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有些話,在心底是如何想的不重要,就怕是在嘴里是如何說的。

    梁亦看著云海說道:“在云端看不見云海,因為云海在云端之下,在人間偶爾能看見云海,只要站的夠高,師父有朝一日一定會入云,但不是現在。”

    葉笙歌挑眉看著梁亦,嗯了一聲,不準備多問下去,她對于云端沒有什么看法,就算是有朝一日葉笙歌自己入云了,也不會多在意這種事情,自己修行,不慘和這些事情的葉笙歌,自然也不會在意什么。

    梁亦把話題轉回到李扶搖身上,平靜說道:“我不愿意你和他有過多聯系,所以我準備殺了他。”

    觀主要殺人,而且也做過,當初在洛陽城里,南廟便差點得手。

    葉笙歌不以為意,只是挑眉道:“那可不一定,他不好殺。”

    當初在洛陽城那一戰,雖然最后葉笙歌出現在巷口,但是南廟在之前這么久都沒有能斬殺李扶搖,便很能說明問題,這位太初榜上的年輕高手,就連一個重傷的李扶搖都殺不了,當然不是他不行,而是因為李扶搖太厲害。

    李扶搖太厲害,所以難殺。

    梁亦后來也看過這一戰,也很驚嘆李扶搖的強大。

    葉笙歌說道:“師父下次要殺他,應當派出幾個更厲害的人物。”

    梁亦無奈道:“南廟在太初榜第二,殺一個重傷的李扶搖都殺不了,真是沒用。”

    葉笙歌說道:“我說了他不好殺。”

    梁亦皺著眉頭,“所以這次師父派了個春秋境修士出去。”

    說話的時候,梁亦看著葉笙歌的眉頭,就像看看她的反應,可這位道種只是哦了一聲,又很快說道:“他不好殺的。”

    梁亦這次真的有些意外了,他看著自己這個徒弟,問道:“那師父該再派出去一個?”

    兩位春秋境修士聯手去殺一位朝暮境劍士?

    這般困難?

    說完這個話,梁亦也笑了,“這樣好像顯著咱們太過分了。”

    三教之中,有各自遣人殺還對方年輕天才的事情,這并不罕見,這些事情,在過往的很多年里一直都在發生,就連是道教內部,也一直有這些事情。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