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千五百零八章 離開
    冰燁至尊死了。

    與劍無雙的仇怨,糾纏了十余萬年的冰燁至尊,于封神之地內,被劍無雙一劍斬殺。

    天地當中,一片風聲。

    劍無雙右手握著太羅神劍,滿頭黑發飛揚,緩緩抬起頭,朝著虛空看去。

    他那雙淡金色的眸子,一片平靜。

    從冰燁至尊踏入這封神之地,要與劍無雙一決生死的時候,劍無雙就知道,最后能站著的人,只有一個。

    那就是他劍無雙!

    這并非狂妄,而是他的自信。

    遠處。

    公羊至尊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嘴巴張開,全身都在顫抖。

    冰燁死了,曾經那個在宇宙內叱咤風云,號令天下群雄,貴為太虛神殿新晉雄主的冰燁至尊,就這么隕落在了劍無雙的手中,成為了劍無雙的劍下亡魂。

    這已經是不知道,死在劍無雙手中的多少個至尊。

    “呼哧呼哧呼哧。”

    公羊至尊大口大口的喘氣,胸口不斷上下起伏。

    冰燁至尊,距離無敵至尊都不過只差一線而已,到了后面,更是祭出了太虛神帝的一擊,饒是如此,仍舊不是劍無雙的對手。

    可以說。

    如今的劍無雙,已然是無敵至尊之下的第一人!

    無敵至尊不出,他劍無雙,便是宇宙內縱橫不敗的王!

    “如今的劍無雙,方才是中等至尊,變有著斬殺半步無敵至尊的能力,甚至弱一些的無敵至尊,只怕劍無雙都能與之掰掰手腕,那若是等到劍無雙突破高等至尊,或者頂尖至尊,甚至半步無敵至尊!那這普天之下,還有誰能攔他?”

    “劍無雙,豈不是第二個太羅?!”

    公羊至尊眼中思緒狂閃,甚至生出了一個更驚人的想法。

    只怕等到劍無雙到達頂尖至尊境界,哪怕是真的太羅至尊再世,都不會是劍無雙的對手!

    到時候,以太羅至尊而聞名,從而被命名的太羅神劍,只怕到時候都要易名,改成無雙神劍了。

    搖了搖頭,公羊至尊只覺細思極恐,不敢再深思下去。

    唰。

    太羅神劍寸寸入鞘,劍無雙看向公羊至尊,開口道:“公羊至尊,看夠了沒有?”

    公羊至尊聞言不由訕笑一聲,從虛空中走出。

    劍無雙看了公羊至尊,不由搖了搖頭。

    對于公羊至尊此人,雖然接觸不多,但劍無雙對其觀感倒是不差,性格較為平和,偏向老好人類型,剛才看他情況危機,更是忍不住硬著頭皮想向冰燁至尊為劍無雙求情。

    兩人隨意聊了幾句之后,劍無雙便主動開放鎮天碑,讓其走了進去。

    若是公羊至尊和他一起從封神之地走出,難免有心人去算計,萬一要是再聯想到當初在煉神宗宗門弟子選拔上的事情,會產生不少麻煩。

    因此,劍無雙便與之商量后,將公羊至尊和受損嚴重的太羅神尸,收入進了鎮天碑當中。

    走完這一切之后,劍無雙重新看向毀于一旦的封神之地核心地帶,認真的拱手彎腰,作了個長揖。

    劍無雙知道,道衍至尊的神體已經磨滅了,不過并沒有隕落,而是化作了無數股神力,飄散在這天地之間,來維持著九十九道禁制的運轉。

    “師兄,我走了,以后再來看你。”

    劍無雙輕聲說了一句,旋即再不遲疑,大步朝著禁制外走去。

    噠。

    一步跨過玄黃色的禁制層,那種陷入溫熱海洋的感覺再度襲來。

    再度睜開眼,劍無雙已經出現在了第九十九道禁制外。

    九十九道禁制外,空蕩蕩的一片,沒有任何人到達。

    劍無雙搖了搖頭,旋即腳步一踏,朝外面沖掠而去。

    劍無雙筆直穿越了數十道禁制后,方才看到虛之宇宙的各大宗門天驕。

    心中一動,劍無雙催動體內的虛力結晶,將其神力全部轉化成虛力。

    只見原本尚還有著幾十之數的天驕弟子,經過淘汰之后,僅僅只剩下十余名,一個個臉上滿是驚慌失神之色,小心翼翼的看著四周,生怕禁止忽然觸發,引來轟殺。

    那之前和劍無雙有過一面之緣的天門弟子,已經幾乎全軍覆沒,只剩下天門首徒,尚還存活,不過同樣衣袍碎裂,頭發散亂,狼狽到了極點。

    而與劍無雙出自煉神宗的撫塵,卻是不見了蹤影,想來已經隕落在了這封神之地當中。

    搖了搖頭,劍無雙并沒有和他們打招呼的打算,腳步一踏,便要從他們身旁掠過。

    如今已經確認了生命神宮宮主存活,并且得到了其大道感悟,這封神之地,自然不用再多待。

    然而,劍無雙剛要和他們擦肩而過。

    一道厲喝聲,卻是突兀炸響。

    “慢著!”

    只見那天門首徒陰著一張臉看向劍無雙,皮笑肉不笑道:“閣下這就要走了?不跟我們說說,前方是什么情況么?”

    此言一落,其他人亦是將目光看向劍無雙。

    劍無雙聞言,不由眉頭一皺,淡淡開口回道:“前方就和這里一樣,不過禁制之力卻是要洶涌恐怖的多,在下已經無力前行,便選擇就此折返了。”

    “無力前行?就此折返?”

    只見那天門首徒眼睛瞇起,冷笑一聲道:“我看你是已經進入封神之地內部,得了寶物,準備走了吧?”

    此言一落,頓時全場眾人皆是一驚。

    “怎么可能?”

    “不會吧?”

    其他人狐疑道。

    那天門首徒扭了扭脖子,朗聲說道:“各位,此人我之前便有所注意,他在封神之地絲毫不受限制!之前我看他與那煉神宗的炎丹爭斗的時候,一道禁制之力在要碰到他的時候,卻是忽然自動避開了他!你們想想看,這禁制之力又沒有意識,為什么獨獨會將此人避開?而且,此人明明修為與我們差不多,甚至還要低上一籌,他為何卻跑在我們的前面?”

    話音落下,眾人皆是臉色微變。

    之前劍無雙和炎丹的那一戰,交手雖然短暫,說是秒殺也不為過,但仍舊有人注意到了那一幕。

    天門首徒不說還好,這么一提醒,眾人頓時反應了過來。

    “對啊,為什么會這樣?”

    “此人氣息尋常,修為平平,為何那禁制之前不針對于他?只殺我們?莫非他長得好看些許不成?”

    “此事必定有蹊蹺!”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