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30.第一百二十九章
    感謝訂閱

    朱紅色丹藥放置于滴翠玉瓶中, 被一雙柔美的手呈上。十全侍女目光閃亮的注視著身子半靠床塌的紅衣男子。

    唇角微勾, 紅衣男子露出果然不出所料, 兼吾早就知曉的微妙笑容。在葉酒眼中特別妖孽, 特別霸氣側露,不枉費她們辛辛苦苦打扮一番。

    朝陽初升之際,容丹桐就醒了過來。昨夜到底只是被氣勢所攝,實際上并沒有傷到哪里。一夜過后, 自然精神飽滿。

    而葉酒也是恭恭敬敬的稟告了昨夜漓雨軒之事。

    能夠把魔修一網打盡并非一件輕易的事。具葉酒所說,是有仙修潛伏在魔修之中,趁著這幾天六欲老魔的宴會, 在漓雨軒周圍布下陣法。而此事隱秘至極, 居然瞞過了所有魔修。

    昨夜,一位女修闖進了漓雨軒, 手持紅櫻槍, 一身烈焰灼人。一路而來,人擋殺人, 佛擋殺佛。

    眾魔修本來就是在尋歡作樂,加上陣法突然降臨壓制。一時竟無人能夠阻止, 只能任由那個女仙修來去自由。

    那個女修也是非常人所及, 手段狠厲果斷。在困住了眾魔修后,一不做二不休, 直接放出了真焰, 焚盡漓雨軒。最后帶著一個少年, 揚長而去。

    “六欲老魔呢?”容丹桐微微挑眉問道。手接過玉瓶, 打開了瓶塞。他也沒有見過所謂的破嬰丹,趁著葉酒低頭稟告之時好好長長見識。誰知瓶塞一拔,一股濃郁的靈氣就飄散開來。就像聞到了絕世美食,容丹桐咽了口口水,敬畏的望著手心的朱紅色丹藥,然后可惜的塞上玉瓶。

    再誘人老子也不吃這玩意。

    憑他的修為,咬一口絕對掛!

    “已亡,”葉酒道:“他在那個女修手上受了重傷,狼狽而逃后。被十九,也就是六欲老魔的男寵所殺,在十九殺人之后,奴婢拿回了破嬰丹。”

    十九,就是容丹桐到場之時,六欲老魔懷中的那個少年。

    “十九殺了六欲老魔沒有拿走儲物袋?殺人不取財,不是有仇就是有怨。”容丹桐摸了摸下巴推測道,一般都是這個套路。

    “有仇。”葉酒肯定道。回憶當時的場景,眼中閃過一抹忌憚。她親眼看到,火焰吞噬下,那個立于火光中的妍麗少年握著一把匕首,臉上的笑容一如群魔宴上展現的那般乖巧。他半跪在地面,將六欲老魔一刀刀活活剮了。

    他的瞳孔艷麗如火花,一邊說一邊笑,笑聲清朗。

    “聽到了嗎?當年我的阿爹阿娘,在你的屠殺下發出了和你一樣的聲音。豬狗被屠殺的聲音。”

    “原來你們沒什么不同。”

    一刀刀削下,血肉橫飛。六欲老魔完全沒了生息,十九帶著微笑,觸摸血肉模糊的尸體,確認他的死亡。

    然而,真正明白那已經是具尸體時,那個少年突然放聲痛哭。

    “你看,我殺了你和你殺了我阿爹阿娘時,心一樣痛。”

    葉酒那一刻也覺得心寒,不是因為殘忍。而是因為十九情緒那么激烈,卻精準的刨開丹田取出內丹,然后一刀刀一分不差的挑開一條條經脈。

    “血公子,九鞭鬼女,殺魔這三人如何呢?”容丹桐接著問。

    葉酒定了定神,回答:“血公子在少主離去后就匆忙離開了漓雨軒。九鞭鬼女見那仙修離去當即追殺而去。至于殺魔,他在陣法開啟后絲毫不受影響,一劍斬殺了身側兩人后,直接大開殺戒。”

    干的漂亮!容丹桐眼睛發亮的想。回過神來才覺得不對勁,不對!老子就是魔修,他殺魔修老子興奮個什么鬼。

    不是容丹桐對魔修有偏見,而是每個男人都有個大殺四方的夢。沒親眼見見血腥殺戮的場景,只靠著原身的記憶,他根本無法帶入真實。

    “少主,殺魔極有可能同仙修有勾連,奴婢要不要……”

    “用不著。”容丹桐回想自己看過的殺魔資料:“殺魔亂開殺戒,肆意屠殺仙修魔修的事情又不是一兩次。能活到現在,算他本事。”居然沒有惹到一個不能惹的。

    這件事容丹桐比葉酒知道的清楚多了,原作者清楚點明,就是殺魔同女主金瑤衣一起布下陣法,一起殺人的。

    “此事到此為止。”看來除了自己,所有的人還是按劇情走。容丹桐僵著一張臉,為了不讓自己表現的太過興奮被葉酒察覺,他側頭盯住了睡顏安詳的笙蓮。

    目光太過“熱情”,笙蓮依舊躺在被褥間不動,容丹桐卻發現他的睫毛顫動。

    這是裝睡?容丹桐揮了揮手讓葉酒退下去,免得笙蓮太尷尬或者被嚇著。

    葉酒自然也看到了床榻上的人,立刻心領神會,覺得少主昨夜雖然怪罪他們插手,然而該享受的還是通通享受了。要退下時卻有些遲疑,沒有動。

    “還有什么事?”

    “十九該如何安排?”

    “你抓了他?沒殺?”容丹桐驚訝,在“他”的記憶中,十全侍女處事干凈利落,殺人也干凈利落。容丹桐沉思,從十九的表現可以看出他的智慧,演技,毅力都十分厲害。他連一個阿音都留下來了,還怕在留個?如果資質可以的話,調|教調|教當個手下也不錯。

    于是,容丹桐隨意道:“既然如此,就留下吧。”

    這個時候,他不知道自己留下了個蛇精病!

    當然,有個蛇精病屬下,還是很好辦事的,殺人放火再也不要自己親自動手了。

    葉酒四位美人應聲退下,在看到門關上的那刻,容丹桐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放聲大笑。

    “啊哈哈哈,耶耶耶!”

    老子天下無敵,老子注定要征服星辰大海哈哈哈哈!老子睡了一覺逃過了死劫啊哈哈哈哈哈哈。

    笙蓮一臉蒙逼卻不敢睜開眼,難以忍受的皺了皺眉。他輕輕拉了一把被子,將整個人從頭到腳蓋住,手指悄悄掐起法決。

    容丹桐原地跳了幾圈,猶覺得無法充分表達自己的興奮之情。一下子躥上了床,大手一揚,將被窩掀了個底朝天,一邊笑一邊喊道:“懶蟲,起床了!”

    笙蓮的法決一下子被打斷了,惱怒又莫名的睜開眸子。在容丹桐抓住棉被一角后,翻身而起,遠遠的坐在床塌,望著對方。在容丹桐看不到的角度,他的手握了握拳,最終還是松開了。

    在那一刻,他其實真正想做的是撲上去……殺了他,然后逃走。

    可是下一刻,他就被一雙手制住了雙肩。容丹桐大大咧咧在床上踏出幾個腳印,眸子中是銀河星月,眼角因為太過興奮染上了一線薄紅,妖嬈之態令笙蓮都有一絲愣怔。

    容丹桐壓著笙蓮的肩膀,一臉興奮道:“哥們啊!我跟你說,不是老子吹,老子實在厲害的自己都不敢相信。”

    笙蓮一臉冷漠。

    “你信嗎?啊哈哈哈!”

    “……”

    “你說句話啊?”

    “……哦。”

    笑了半天,容丹桐覺得自己和笙蓮的關系都好了許多,完全沒了昨夜的尷尬。畢竟在他看來,好哥們就是一起分享快樂一起齷齪。男人間的友誼,建筑在吃喝玩樂聊哪個妹子胸大腿長上。

    一把勾住笙蓮的脖子,笑瞇眼道:“昨天才解開玄靈鎖,餓了嗎?走!吃東西去。”

    他一大早,就用笙蓮做了借口,要求侍女準備食物,豐富的食物!

    幾步跳下了床,發現笙蓮沒跟上。

    這怎么行?沒笙蓮打掩護,自己想吃美味的念頭不是一下被拆穿嗎?

    手向笙蓮拉去,但是,他的手抓了空。笙蓮坐在床塌一角,目光垂下,似乎萬物不為所動,清楚分明的將自己同容丹桐割裂成兩個世界。

    再次大手一撈,又一次落空的容丹桐覺得,他一定要重新評估笙蓮現在的實力了。手腳夠靈活的啊兄弟。

    “不餓嗎?”他有些好笑的問。

    “……不餓!”笙蓮撇開頭,半響才回答。

    于是笙蓮被容丹桐拖出去時,頭上挨了個包。

    那道清楚分明的分界線被輕而易舉的打出了一個破洞。

    十全侍女辦事效率向來極高,當容丹桐拉著笙蓮坐定之時,桌上已經擺滿了食物。長生粥,甜雪,單籠金乳酥,曼陀樣夾餅,白龍曜,雪嬰兒,仙人臠,小天酥,箸頭春,過門香等。

    這些自然是漪漪念的菜名,容丹桐可不認識。在念了菜名后,容丹桐就揮了揮手,讓葉酒四人退下。

    “喜歡哪樣,不要客氣。”容丹桐高大上的端起白瓷靈碗,直接開動。

    看到遲疑的笙蓮,又再次催促。

    笙蓮微微垂首,終于動了碗筷。不同于人后大快朵頤的容丹桐,他的動作不急不緩,優雅從容。有幾絲發絲從耳邊垂落,使眉眼更多幾分溫雅。

    難道這樣做,自己就會乖乖聽話嗎?

    瞥了一眼正在咬著雞腿的魔修,笙蓮微斜的鳳眸染上一絲疑惑。他在容丹桐談話之時就醒了過來,笙蓮知道,對方發覺了自己。

    既然如此,為什么要自己聽到?

    而且,一覺醒來,發現自己一切安好,更是奇怪……

    他雖然不太懂這些,但是,衣裳整齊是事實。就算衣裳可以穿,身體了?感覺不到絲毫不適,反而因為休息而精神幾分。

    飯后,容丹桐走在前面,笙蓮默默跟在后面。

    竹林小道,曲徑通幽。竹葉在青石地板上鋪了厚厚一層,風過竹林時,一竹葉落在了笙蓮手心。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