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6章 碧眼藍血的怪物
    寧風了然的點點頭,心魔一席話,如同當頭棒喝,讓他瞬間明悟了好多事情,他沉沉的低聲道:“既然你我如今達成了一致,那我也放心多了,有一件事我必須提前告訴你,我或許會將靈識中的黑煞氣凝練得更加精純,然后等到我突破圣人之時,將其化作我第一種規則之力,然后我那時會嘗試對抗氣海之內的某些力量,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心魔聞言倒是沒有絲毫意外,只是若有所思的在遠處飄忽,他知道這個本尊沒有他想的那么傻,這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比如說他發現了身體的異樣不會告訴任何人,也沒有表現出什么緊張之態,這份心性對于這樣一個年輕的武者來說極其的難能可貴。

    寧風最后看了一眼自己愈發凝練的識海,然后退出了神念,霍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眸,神念內視識海其實用不了多少時間,思緒的轉變也不過是電花火石之間,所以他并不意外皇天沒有回來。

    他沉默了片刻,然后起身前行幾步走到了那宏偉**的青銅撞鐘之下,這撞鐘極大,而器神上雕刻著模糊不清的上古文字,寧風不認識。

    但這并不影響他的觀察,對比遙隔數百米的兩頭青銅古門,寧風驚訝的發現這撞鐘的材質竟是與青銅古門材質極其的接近,他伸手摸了摸。卻有一股暖流不斷的流淌進他的識海。

    寧風清晰的感知到他的靈身突然之間被一股溫和的力量孕養著,這讓他詫異無比,但和快他就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心魔突然出現,與剛剛離去時不一樣的是,心魔的表情很痛苦。

    “你怎么了?”

    寧風茫然的問道,難道說這突然出現的力量對心魔有著他不知道的威懾?心魔面容有些扭曲,痛苦道:“不要碰那面青銅撞鐘,它會要了我的命,有一股天道的力量從青銅古門之中傳遞給了它,它不僅會抹殺我,還會把你封印,將你永世鎮壓!”

    寧風不知道心魔是為了自保騙他還是真有其事,但他卻是很果斷的把手臂拿開,遠離了青銅撞鐘,他的心頭萬千疑惑,想了想抱著不大的期望向心魔問道:“你是不是知道青銅古門后面有什么?”

    心魔并非有第一時間選擇說不知道,而是沉默了好久好久,給了寧風無盡的希望,最后他咬著牙道:“我的確知道,但我不能說,因為它關乎我心魔一族的生死存亡!”

    寧風心頭更是一沉,心魔反復強調的一件事,那就是心魔并非個體,而是族群,但心魔不是武者武道路上的邪念和欲望嗎?為何卻變成了一個族群?

    他不解,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問,寧風很確定心魔不會告訴他答案,換了是他自己,他也不會告訴無關的人答案,因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句話多少有它的道理。

    心魔痛苦逐漸消失,身形也幻化進了黑煞氣里面,寧風一嘆,再次退出識海,但心頭卻是對第三道青銅古門之內的世界更加的好奇。

    甚至在這一刻,寧風還有過片刻的猶豫,若是和皇天成功拿到了那鑰匙打開了青銅古門,他到底是選擇從第二道出去,還是進入第三道一探究竟?

    寧風不知為何突然覺得五行天宮比他想象中還要神秘,世人只知道它是密藏,是天宮遺址,是無上強者的小世界形成,可它真的會這么簡單?

    邁著不解的步伐,寧風靠著第三道青銅古門處而去,他想近距離的仔細查看,但他走出不過百米,雙腿便如灌了鉛一般,身上宛如壓著一座大山,他又是艱難的憑借著強橫的肉身力量往前走了幾十步,但最后,他依舊選擇了退回去。

    不是他覺得自己到不了門下,而是他覺得不能過去,心頭突然之間興起的警兆和不詳,讓他一瞬間就想起了皇天之前說過的話,他的雙眸微微瞇了起來,到底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玄機在這第二層小世界之中?

    房間?他從不任務這五行天宮的第二層是一個房間,雖然它的確是房間的模樣,古色古香,而且安靜得可怕。

    皇天到底去了哪里?

    心頭帶著萬千的疑惑,寧風靜靜的在原地觀察著周圍,這種清冷的寂寞,真的是一種折磨人的東西,他心頭不由得有些佩服起皇天來,這家伙雖然有些嗜殺,而且性格變化無常,但換了是他寧風在這樣的地方一直呆著,他覺得自己會發瘋。

    他本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但并不代表他就能承受得住這種清幽孤獨的攻勢,就好像無邊的黑夜向你慢慢籠罩而來,你的身后沒有絲毫的曙光,你的身前也是茫茫一片看不到希望。

    寧風從四方納之中拿出他僅剩的一個水囊,然后打開喝了一口,頓時爽快無比,心頭自語,這才是真的水!

    比起那些瓊漿烈酒還要可口一萬倍,時間地點環境,決定了某些東西的價值。

    難得放松之間,突然遠處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寧風心頭一動,難道是皇天回來了?

    他當即便是取下背上的斷天劍握在手里靠著那邊掠去,他同樣十分的謹慎,出現的可不一定就是皇天,還是要小心些。

    砰……

    他突然一側身想要躲過砸來的人影,但看清楚是皇天之后,他當即又是閃身沖了過去想要接住,但依舊慢了些,只是抓到了對方的外套。

    血……!

    寧風眉頭狠狠一皺,皇天的長袍一入手就被他拉扯撕碎,不是他力道大,而是對方的衣衫根本就是破爛不堪的,而且胸膛有大片的血跡。

    皇天受傷了?

    寧風心頭微微一沉,皇天的實力他多少之前觀察除了一些,境界大概實在中階武皇左右,但有后土劍,即使是高階武皇乃至半步武圣,圣人之下可以說沒有什么人能輕易傷到他。

    可是要是對方不是人呢?

    “別管我,把那怪物逼開,別讓他靠近青銅古鐘,不然麻煩就大了!”

    寧風驀然回頭,那道由遠及近的氣息早就出現在了他的神念感知范圍內,黑煞氣翻涌,寧風提著斷天劍直接一擊斬星劈在了這個看起來像是亡靈生物的怪物的身上。

    咔嚓,那怪物直接腦袋支離破碎,一道藍色的幽光從天靈骨蓋的白骨縫隙中飛騰而出,寧風正要揮劍將它斬碎,讓它在無法出來作亂,皇天卻是吼道:“放它走,聽我的!”

    寧風只好作罷,隨即掃了一眼四周,確定沒有危險之后,才走過去扶起皇天,到了青銅撞鐘之下,他才一邊幫著皇天包扎傷口,一邊不解道。

    “那怪物似乎實力也就在剛剛到底武皇的層面,你為何會被它追著跑,還有,這些天你到底去哪了?”

    皇天本不想多說,但事關重大,尤其是處理不好他和眼前這小子都要葬身于這里,當下咬著牙,忍著身上的劇痛道。

    “一只當然不足為懼,但若是一群呢?

    我們麻煩大了,不對,應該是我麻煩大了,為了幫你小子倒是把我給陷進去了,這事情辦得!”

    寧風愈發的不解,看著他迷茫道:“究竟怎么了,你倒是說清楚呀?”

    皇天吸了一口冷氣,然后將手上的右手伸進了破爛的長袍衣袖之中,咬著牙沉聲道。

    “我之前不是和你說了嗎,想要出去就要拿到鑰匙,而我是知道鑰匙在哪里的,我本來想著我能一次得手,那么這次不帶上你應該也能夠成功。

    你小子可別誤會,我不是全部為你著想,而是你當時的確受傷不輕,我帶上你反而是個累贅,有時間不如讓你恢復傷勢,等你實力提升一些,我留著你可還有大用。

    我們想要出去的關鍵其實是兩點,一是拿到鑰匙,而是打退一個藍血碧眼的怪物,那家伙很棘手,我雖然只和它交了一次手,但它卻是把我壓得死死的。

    最可怕的是,它好像知道我的所有弱點一樣,專門對付我功法的薄弱之處,上次青銅大門打開的時候,我本來就是要出去的,不是因為它突然出現,我不可能留下來,也不可能會有后來你撞進來的事情了。

    我本來也是想著你養好傷,把實力調整到巔峰,雖然境界上差了一點,但你好歹也有斷天劍相助,和我配合或許還能起到奇效,咱們出去的機會也大一點!”

    皇天當然不會說他之前其實是看到寧風傷得那么重,想的是趁你病要你命,奪過斷天劍,然后配合著他的后土劍再下一次青銅古門打開的時候,狠狠的教訓那碧眼藍血的怪物一頓!

    寧風心頭頓時恍然大悟,怪不得皇天突然之間對他的態度有些微妙的轉變,原來是不得不這么做,看來那怪物是真的不簡單,能把這么一個桀驁不馴的家伙打得沒脾氣。

    皇天的眉頭皺得更深了,繼續道:“那怪物吧,我也不知道該和你怎么形容,它用的貌似不是靈力,而是一種好像能夠蠶食靈力的東西,但又不是魔氣,我師門的功法也發揮不了什么作用,不好辦。”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