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百零四章 住嘴
    “那你也不能打我啊!”仲馬多捂著臉吼道。

    “我就打你了,你能怎么樣?”胡佳佳強硬道。

    仲馬多畏懼的看了劉樂一眼,只好忍氣吞聲道:“媽,你下手太重了。”

    胡佳佳冷哼道:“你和媽媽有仇嗎?能不能叫媽媽時,開心一點?”

    眾人再次附和道:“是啊,身為兒子,要對媽媽恭敬一點。”

    “要叫出感情來。”

    “重叫,重叫,叫出對媽媽的關照。”

    仲馬多只好擠出笑臉,再次叫道:“媽媽。”

    結果,胡佳佳又一巴掌抽了過去:“你還要娶你媽媽做老婆嗎?”

    這一巴掌更狠了,把仲馬多的牙齒都抽飛了,嘴巴都流血了。

    仲馬多徹底怒了,再也裝不下去了,他怒吼道:“臭女人,你別得寸進尺。”

    “今天,我要好好的教訓你。”胡佳佳又一巴掌抽過去。

    這次,仲馬多有了防備,身子一閃,就躲開了。

    “讓老公幫你教訓教訓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吧!”劉樂淡淡道。

    “好,拜托老公了。”胡佳佳認真道。

    “沒關系,教育孩子,是夫妻共同責任。”說著,劉樂一腳踢了過去,直接踢在仲馬多胸口上,仲馬多慘叫著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五十米之外的樹林里。

    那里有兩位武者,正強行把朱曉美拉進去,欲圖不軌。

    結果,他們還沒有得手,就被從天而降的鐘馬多砸成了重傷。

    三人本就是一伙的,此時一起暈死了過去。

    眾人眼看劉樂一腳竟然有這么強大的力量,似乎直接把仲馬多踢死了。

    他們全都遠遠的避開,再看向劉樂時,眼睛里已經滿是敬畏。

    胡佳佳得意洋洋道:“這就是我的老公,你們還敢騷擾我嗎?”

    沒有人敢吭聲,更是沒有人敢看過來,他們全都背過身去,朝遠處走去。

    不少人都知道鐘馬多上面有人,后臺強硬,一般的靈境武者都要給面子。

    劉樂竟然敢一踢把他踢飛,真是太不可一世了,他們直接都被震懾住了。

    而且,劉樂又是從天坑里回來的武者。

    眾所周知,每一個下天坑的武者,都能把生命置之度外,每個從天坑里歸來的武者,都是狠人。這樣的人,他們根本惹不起。

    所以,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什么都沒有看見一樣,他們立刻散開了。

    沒有人想惹禍上身。

    此時,朱曉美總算掙脫出來,她一跑出小樹林,就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劉樂。

    “哥,哥哥。”朱曉美歡呼一聲,立刻邁動大長腿跑了過來。

    胡佳佳卻在這時走進了小樹林,她還不解恨,要再去教訓教訓仲馬多。

    朱曉美和胡佳佳錯身而過,直接跑到劉樂面前。

    朱曉美一頭撲入劉樂懷里,興奮道:“哥,你總算回來了,想死我了。”

    劉樂撫摸著朱曉美的甜美秀發,笑瞇瞇的問道:“家里還好嗎?”

    “好,就是爸媽老是問你怎么還不回來,而且,最近幾天,打你的電話,也總是打不通,他們都擔心壞了,害怕你出事。”朱曉美也擔心壞了。

    此時看到劉樂平安歸來,而且還穿得干干凈凈完好無損,她總算松了一口氣。

    感覺劉樂比進去時還要精神和帥氣。

    她心里開心極了,恨不得把劉樂抱起來,狠狠的親上兩天。

    總是打不通?

    劉樂本來也很開心,卻立刻被這句話影響了心情。

    他的手機在沈星紫那里,他覺得不應該打不通啊!

    “你的手機呢,再撥打一次。”劉樂平靜道。

    朱曉美立刻取出一部粉色手機,開始撥打劉樂的手機,結果提示關機。

    這讓劉樂有點擔心沈星紫的安危了。

    于是,他用朱曉美的手機撥打給沈星藍。

    這次,對方立刻接聽了,只聽沈星藍傲慢的問道:“誰啊?有事直接說。”

    “我,我問你,你師姐呢?”劉樂平靜道。

    一聽是劉樂的聲音,沈星藍急忙打了個哈哈:“老板啊,你找我師姐干什么?”

    “這是你應該問的嗎?”劉樂不悅道。

    沈星藍急忙陪笑道:“老板,請不要生氣,生氣對腎不好。我也不知道我師姐這幾天去了哪里,我也在找她呢,一直沒有找到。”

    “公司里的情況怎么樣?”劉樂又問道。

    “挻好,一切正常,并沒有什么問題。”沈星藍小心翼翼道,“每天都有賺。”

    “一有你師姐的消息,就立刻告訴我。”劉樂吩咐道。

    “好的。老板。”沈星藍認真答應道。

    劉樂掛了電話,心里越發不安了。

    可是,他剛回來,還沒有和家人團聚。

    暫時沒有時間尋找沈星紫,也不知道去哪里尋找,只好暫時把不安壓在心底。

    “哥,怎么啦?”朱曉美詢問道。

    “沒事,對了,醫院里的情況怎么樣?”劉樂反問道。

    “看病的越來越多了,咱們醫院的名氣越來越大了。”朱曉美開心道。

    “如雪公司里呢?有沒有什么事情?”劉樂又問道。

    “沒有,如雪現在是武者,政府開了綠燈,以前那些難辦的事情,現在都非常好辦了,就像志海醫院一樣,因為我和佳佳都是武者,現在一帆風順。”

    朱曉美歡歡喜喜的說道。

    “梅曉艷和安晶晶她們,有人修煉成功嗎?”劉樂詢問道。

    朱曉美搖頭道:“她們都很努力的,卻就是沒能打通經脈;我們專門查過資料,發現一般情況下,只有經過三五年的努力,普通人才可以修煉成武者。”

    “這事急不來,她們才剛開始修煉一個多月,沒有那么快就能修煉成功。”

    “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們這么天才。”朱曉美一臉得意。

    “老公,快來啊!救命!”這時,樹林里突然響起胡佳佳的呼喊聲。

    劉樂和朱曉美立刻趕了過去,只見傷痕累累的仲馬多,死死的抱住胡佳佳的右腳,已經脫去胡佳佳的高跟鞋,正在親吻胡佳佳那粉嫩的腳趾頭。

    胡佳佳用力的向后收,就是收不回來。

    仲馬多的口水,把胡佳佳腳上的絲襪都已經弄濕了。

    另外兩位被仲馬多砸傷的武者,也清醒過來,一起去抱胡佳佳的絲襪美腿。

    他們不讓胡佳佳逃跑,還露出猥瑣的笑容,淫1蕩道:“你從了我們老大吧!”

    “老大有錢有勢,還有人罩著,不會虧待你的。”

    “別叫喊了,再胡亂叫喊,我們就輪了你。”

    胡佳佳的聲音更大了:“放手啊,你們這些臭流氓,不得好死……”

    胡佳佳拼命掙扎,卻仍然掙不脫。

    她那嬌美的身子搖搖晃晃,站立不穩,馬上就要摔倒了。

    她真是后悔死了,干嘛要找進來報仇嘛,干嘛要踢仲馬多一腳嘛!

    就是剛才那一腳,把鐘馬多踢醒了。

    然后鐘馬多一把抱住她的腳,就像快要淹死的人,死死的抱到救命稻草一樣,再也不松手了。

    在胡佳佳的掙扎之中,不小心把高跟鞋脫了下來。

    一看到胡佳佳那漂亮的腳,鐘馬多猛地目露綠光,流著口水,一口咬了上去。

    這把胡佳佳嚇壞了,還以為鐘馬多要吃她呢。

    實在沒有想到,竟然是親吻了過來,還像狗一樣伸著舌頭。

    這把胡佳佳惡心死了,只好急忙喊劉樂過來救她。

    因為鐘馬多的實力遠遠比胡佳佳強大,還有兩位實力不弱的幫手。

    就算胡佳佳使出全部力量,都無法掙脫。

    “哈哈,只要得到你的身子,死也值了。”仲馬多邪惡的笑道。

    然后,對著胡佳佳那只漂亮的腳,又是一陣啃。

    “住嘴。”

    劉樂瞬間抵達胡佳佳身邊。

    一腳踢在鐘馬多嘴巴上,直接把鐘馬多踢得暈死過去。

    接著連踢兩腳,把鐘馬多的兩位小弟,也踢得不省人事。

    “這些人真是可惡,竟然……”胡佳佳突然羞紅了臉,都不好意思說出來。

    她扶住朱曉美單腿站立著,看著被仲馬多的口水玷污的腳,狠不得拿刀砍掉。

    “沒關系,回家洗洗就行了。”劉樂撿起高跟鞋,為胡佳佳穿上。

    胡佳佳瞬間感覺到了溫暖,連同被劉樂碰觸到的腳裸都酥酥麻麻的,特舒服。

    這就是心有所屬后,寧愿陪著心愛的男人死,也不會讓討厭的男人碰一下。

    如果把親吻她腳的人換成劉樂,她或許早都爽飛到了天上。

    “謝謝。”眼看劉樂無比貼心的把高跟鞋為自己穿好了,胡佳佳甜蜜一笑。

    “和老公客氣什么,咱們回家吧!”

    劉樂左手牽著胡佳佳,右手牽著朱曉美,一起走出小樹林,走向停車場。

    至于仲馬多三人,劉樂沒有再理會。

    因為他出腳有分寸,那三人已經重傷垂死,如果不及時搶救都有可能成為植物人;就算及時搶救了,半年之內也別想出來干壞事了。

    敢騷擾自己的老婆,這是劉樂對他們的懲罰。

    回家的路上,朱曉美開車,劉樂和胡佳佳坐在汽車后排。

    “老公,你累了吧!躺下來歇歇吧!”

    胡佳佳把劉樂按倒,讓劉樂的頭枕在她那白嫩的絲襪美腿上。

    她輕撫劉樂的俊朗面孔,飄逸的秀發像瀑布一般向下垂落。

    發稍撩在劉樂鼻子上,劉樂聞到了淡淡的香味。

    眨了眨眼睛,劉樂情不自禁的就摟住了胡佳佳的柳枝腰,輕揉。

    胡佳佳的柔軟小手,也按在劉樂的胸膛上面,輕撫。

    兩人都有一種被烈焰炙烤的感覺,心里滾燙滾燙,恨不得脫光衣服涼快涼快。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