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七十九章 怕是遭了GANK
    女魃一拳揮動,竟然有一道磨盤大小的光拳撕破虛空,兇悍地砸在戴維安身上。

    “啪!”

    一聲悶響,戴維安直接在這一拳下爆碎,骨灰和血霧都飄揚了。

    而女魃先前用出“流星貫”的右手食指也徹底折斷,一片血肉模糊,就連骨骼也碎成了粉末。很難想象,先前她是在這樣的劇痛下也沒有眨一下眼皮,甚至毅然決然地施展出了“螢火轟”。

    螢火轟這一拳帶來的負荷更為可怕,女魃的整條胳膊直接無力地耷拉了下去,鮮血淋漓,甚至可以看到碎裂的森然白骨。

    但其帶來的可怕殺傷力也毋庸置疑,先前還勝負難分的一場戰斗,竟然在“四絕”中的兩招之下就將戴維安秒殺了。

    《羅剎神功》的門檻極高,且一定要與之匹配適合才能修行。似乎只有那種帶著毀滅性特質的角色,才契合它的修行。

    就連天龍之神應龍也無法修行,林飛遂只將這部法訣傳給了女魃。

    應龍看到這里,也不禁感慨道:“四絕就有如此神威,二霸甚至一滅會強悍到何等程度?”

    林飛平靜道:“當年宗主三次進行極限突破,和一尊仙帝強者一戰,惜敗。”

    應龍自然知道,他這里所說的“宗主”,是指大羅剎宗的初代宗主。

    “惜敗?”應龍忍不住問道。

    “當時兩者都是重傷,可惜那尊從多元宇宙來的仙帝怕了。他不想死,于是推動時間流速,讓宗主的大限提前到來,含恨殞命。”

    “真要戰到最后,勝負仍未可知,但料想當是同歸于盡的場面。”林飛提起這茬,難掩對這個后輩天驕的一絲贊賞和感慨。

    應龍捕捉到一個信息點,不禁有一絲悚然:“宗主已經可戰仙帝,為何壽元還有窮盡?”

    林飛嘆息道:“剛過易折。《羅剎神功》有傷天和,宗主更是三次極限突破,徹底斷絕了自己的壽元,只求死前巔峰一戰,為自己的生命畫上句點。”

    可惜終究是飲恨而終。

    “那來自另一個宇宙的仙帝呢?”就連姬瑤光都忍不住好奇起來。

    “死了,”林飛頓了頓,補充道,“我殺的。”

    姬瑤光都無語了,心想到底是何等的彪悍,才能輕描淡寫說出自己殺了一尊仙帝這種事情......

    林飛沒有替女魃處理傷勢,因為后者正在倔強地讓自己的血肉骨骼再生復原。

    無論大小。只要是能夠自己處理的事,她似乎從來不愿依靠別人。

    應龍看到這一幕,終究是不忍道:“女魃,以后別用《羅剎神功》了。光是四絕一招就要折損十年壽命,這誰受得了?”

    女魃只微微一笑,平靜道:“我啊。”

    應龍一陣無言,心說你真是個狠人。

    林飛本想直接以血匙打開地獄通道,卻突然間意識到一個問題:“吳墨靈呢?”

    眾人面面相覷,這才發覺她...失蹤了。

    “我給她打個電話!”姬瑤光說著便拿出手機,卻發現沒有信號。

    “先離開這片小天地。”林飛說著便將袖一掃,讓眾人憑空出現在了外界。

    姬瑤光這才一個電話給吳墨靈打過去,卻發現無人接聽。

    “怕是糟了Ga

    k!”應龍冷不丁地爆出來一句游戲術語。

    姬瑤光頓時心頭一緊,臉色蒼白了起來。

    “分頭找。”林飛斷然開口道。

    ......

    紐約,中央公園。

    “噗!”吳墨靈突然狂吐出一口鮮血,似乎被某種無形的力量釘在了地上,頓時引來四周游人一陣慌亂和尖叫。

    她的胸口出現了一個血洞,鮮血流淌不止。

    “向江南折過花,對春風與紅蠟......”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吳墨靈很想去接起電話,卻發現自己的右臂也被釘在了地上,出現一個流血不止的傷口。

    她開始還有點懵,但很快便反應過來了,咬牙切齒道:“肯定是那個老巫婆!”

    事實上,吳墨靈的判斷無比正確。

    那個逃走的老巫婆此刻躲在一間屋子里,桌上有一個巫毒娃娃。上面染著吳墨靈的血液,便是詛咒之術的媒介——老巫婆在逃走之前,取走了一顆染有吳墨靈血液的鐵釘。

    巫毒娃娃正倒在桌上,胸口和手臂上各有一枚鐵釘將其刺穿,與此事吳墨靈的情況一般無二。

    “小表子,”老巫婆滿臉怨毒之色,“滅我女巫團,還毀了我寶貝的替死娃娃,我要折磨得你痛不欲生!”

    話音落下,她便直接去擰這個巫毒娃娃的左邊胳膊。

    “咔擦!”

    吳墨靈的左邊胳膊應聲脫臼,甚至還詭異地從背后扭到了前方,痛得她死去活來的,冷汗涔涔,淚水都在眼眶中打轉。

    “啪!”

    她臉上突然傳來一聲脆響,像是挨了狠狠一記耳光似的,頭都被打得偏向了一旁。

    老巫婆在相隔極為遙遠的地方桀桀怪笑著,“嚓”的一聲,點著了一根火柴,隨后扔到巫毒娃娃身上。

    巫毒娃娃燃燒起來的同時,遠方的吳墨靈渾身也燃起了火焰。

    驚慌失措的眾人已經叫來巡警,但警察見到這一幕也嚇傻了,脫口就是一句:“What the fu.ck?!”

    吳墨靈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渾身都沐浴在了烈焰之中,就算護體罡氣也無法抵擋。

    因為在詛咒的效果之下,巫毒娃娃所遭受的一切都直接反饋在了她身上。

    反過來博弈!

    必須使用巫咒化解!

    吳墨靈心急如焚——事實上也的確整個人都在烈焰焚燒之中,當即便施展出了巫咒之術。

    她心一狠,直接詛咒自己不生不死,成為活死人!

    于是吳墨靈雖然在烈火中慘叫哭嚎不斷,渾身都快化為了焦炭,可就是沒死。

    “什么鬼?”老巫婆驚了,察覺到巫毒娃娃都燒成灰燼了,但那邊的女人卻還沒死。

    她懵逼了!

    第一次遇到這么詭異的情況,遠超認識。

    “一次不行,那就再來一次!”

    “火燒不行,那就來碎尸萬段!”

    老巫婆冷笑了一聲,取出第二個巫毒娃娃,將吳墨靈的血液染在上面,施法念咒。

    將巫毒娃娃和吳墨靈綁定之后,她取出了一把泛著寒光的鋒利水果刀。

    手起刀落!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