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5章 憑什么幫你們?【國慶快樂~】
    庚陽子紅著眼,來到丁陽子的身邊,小聲的將戊陽子的想法告訴了他。

    “不行!如今催動熾炎金鈴已是用盡全力了,如何還與余力去攻擊洞口的封印,若是邊防御邊攻擊洞口的封印,必定會有傷亡。”丁陽子聽完,立著眉頭大喝一聲,直接拒絕了這個提議。

    “師兄!乘大家都還有法力,趕緊用金鈴打出一道缺口吧,否則我們要全部命絕于此啊!況且······”庚陽子面部微微猙獰,紅著臉,極力的勸阻著。

    “可!!其余的師兄弟們怎么辦,戊陽子他怎么辦!難道真的放他們于不顧嗎!我回去要如何跟掌教大人交代啊!”丁陽子面露難色,佯裝重情重義的吼道。

    實則他的內心暗喜無比,已經打定注意用熾炎金鈴打開封印,到時,他絕對能第一個逃脫。

    “師兄,這都什么時候了,能逃幾個是幾個吧!再不做選擇我們大家都得死在這里!”庚陽子不知道丁陽子心中所想,還以為他在優柔寡斷,焦急的大喊道。

    師兄~

    師兄~

    其余的一眾小師弟們,也連聲勸阻了起來。

    “唉~既然如此,庚陽子,你來主持防御,我來主持攻擊。我們要用最快的速度打開封印,然后帶領師弟們逃離此處。”丁陽子眉頭一沉,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隨后大聲的安排道。

    “是!”庚陽子見丁陽子不再猶豫,心中大喜,臉上猙獰的神色也消失了。

    隨后,庚陽子點了一半的小師弟,開始接手熾炎金鈴的防御,而丁陽子則開始帶領剩余的師弟開始催動金鈴,準備擊破那洞口的封印。

    此時素陽的注意力基本上都在鹿子明的身上,壓根沒有注意到寧陽觀眾人在干嘛,況且他們還有屏障掩護。

    鹿子明依舊在不停的使用木樁遁,他并不輕松,他的身上已經出現了幾道劍痕,衣服也有些破爛,就連三代鬼切的刀刃上都有了幾道缺口。

    而且他身上的屬性值正在逐漸變弱,萬鬼之力得不到厲鬼妖魂的持續補充,在這高強度的逃亡下,居然提前進入了衰敗期間。

    “不好,若是照這個速度,再有3刻我將進入虛弱期,到時候必死無疑。”鹿子明低語一聲。

    (虛弱期,任何技能不能使用,所有修為被封印······)

    他的心中無比的焦急,暗暗默念,白璟啊,快點蛻變成功吧!不然我可真救不了你了啊!

    突然,

    嘭~

    丁陽子乘著素陽不注意,一技熾炎金龍,直接打在了頂上洞口的封印屏障上發出嘭的一聲巨響。可情況并不理想,洞口的封印屏障并沒有被擊破,只是出現幾道裂紋,震動了幾下而已。

    “哼!螻蟻就是螻蟻,還想逃跑?哈~哈~天真啊,既然如此,我便先殺了你們!”素陽觀察到寧陽觀等人的情況,冷哼一聲。

    他的表情極其不屑,鄙夷無比,隨后調動萬劍,開始著重針對熾炎金鈴的防御屏障。

    這時鹿子明與楚正義的壓力驟減,都輕松了許多,得到了幾息喘息。

    嗆~嗆~嗆······

    飛劍撞擊屏障的速度越來越快,并且數量比起之前更加的多,連續的嗆嗆之聲,震的屏障內寧陽觀眾人的耳膜發癢,大腦發暈。

    熾炎金鈴的防御法力本就減少了一半,此時又被素陽針對,屏障上的裂紋變得更加之多,仿佛下一秒就會破碎一般。

    寧陽觀的眾人肝膽欲裂,好幾個小師弟已經被嚇的雙腿開始發抖,一股尿意在小腹中肆行。

    “大師兄,怎么辦,再這樣下去,我們必死無語啊!”那幾個膽小的小師弟,顫聲的問道。

    “堅持住,大家屏氣凝神,不要有雜念!”庚陽子聞言,直接大吼一聲。

    丁陽子此時已經停止了催動攻擊,他帶著其余師弟又開始不斷的給防御屏障輸送法力,他心中苦笑不已,素陽的實力太恐怖了,這可是靈寶啊,居然一擊都不能擊碎一張符紙的封印,這太嚇人了。

    不是靈寶不行,完全是他們自身實力不足,還要分出一半法力來維持防御,如何能破!

    丁陽子心中無奈至極,突然他偶然撇了一眼鹿子明,隨后眼睛瞬間一亮!

    “小友!你去拖住素陽片刻,我們有把握破開封印,到時候大家都能逃出去。”

    丁陽子連忙沖著鹿子明高喊道,并且利用內力將聲音擴大了好幾倍,這聲音透著命令的語氣傳到了鹿子明的耳中。

    他絲毫不記得之前是誰說鹿子明是邪魔外道!他絲毫不記得在寧海縣的橋邊,是誰偷襲了鹿子明!他自身居然還保持著優越感。

    鹿子明聽見丁陽子的聲音,心中都要作嘔,惡心至極。

    人可以不要臉到這個地步嗎?我憑什么要拼命幫你們?我欠你們的?之前你們可沒有給過我好臉吧!

    “哼,滾犢子!”鹿子明冷哼一聲,心中鄙夷無比,也將自己的聲音擴散出去。

    丁陽子在防御屏障內,臉色鐵青,掛不住面子了,心中惱怒至極,他捏緊紫了拳頭,努力壓制心中的怒火。

    “小友,你只需用法相分身拖住素陽片刻,我們寧陽觀定然感激不盡,事后比允厚報。”丁陽子再次懇請道,這次他的聲音中多了幾分虛偽的真誠。

    “滾~”鹿子明眉頭一立,絲毫不給情面的暴喝道。

    “你!”丁陽子如梗在喉,一股憋屈的怒火在他的胸膛燃燒。

    他的眼神變得陰邪,心中打定注意,若是此次能夠逃出升天,日后定要這個不知好歹小娃娃生不如死。

    “子明!我庚陽子在次立誓,只要你幫我們拖住素陽,我們寧陽觀日后定保小桑村無憂,并且以后只要是小桑村的孩子,不論有沒有資質,都能直接拜入我的門下······”庚陽子見鹿子明不屑丁陽子后,連忙出聲懇求道。

    庚陽子與戊陽子相熟,自然知道鹿子明的根腳。此時只有鹿子明能拖住素陽。素陽只要被拖住,他們寧陽觀的眾人就能專心的破除封印。

    鹿子明聞言心中無語,小桑村需要寧陽觀的保護嗎?不需要!小桑村的需要拜庚陽子為師嗎?不需要!

    鹿子明包裹里已經有不少可共享的心法與技能,完全不屑好不好!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