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0章 在ICU病房的震動
    陳晨后來想:就是先去看看那病人再找鐘美妍也不遲。

    倒不是他想巴結市長親戚,然后順這個關系往上爬。現在,陳晨的目光已經看得很遠了。接下來就是一個海城市,對他來說都像是什么蛟龍困溪的。

    陳晨隨即到了張麗所說的醫院。

    在ICU病樓外,陳晨看到張麗好像早早地就在這里等他了。

    張麗的臉上是一種說不出的焦急。

    其實,她還有一個身份陳晨不知道:雖然她本身就是張市的遠房堂妹了,不過因為張市的父母對她甚是偏愛,也將她認了干女兒。

    張麗和兩位老人家的關系處得很好。

    現在,說實的,也等于是張麗她的老父親在這里病房。

    所以,張麗的焦急是真實的,并非什么有意做作出來。

    張麗見陳晨來,沒寒喧幾句,就急急地將陳晨往張老爹的病房領。

    一般ICU特別病房是不允許隨便人進入的,即使是病人的家屬也得經過批準。

    但這位張老爹的家人是很特殊的,身份高高地凌駕于醫院院長之上,包括張麗。

    因為張麗這些天每天也來這里,管理ICU的醫生也知道張麗和張市一家的關系,所以,連張麗帶進來的陳晨,也沒有人敢阻攔他。不過這時,一般人都以為陳晨是來探望病人的,卻不曉得他還是來幫助治病的。

    如果這里有名的醫生知道張麗請一個根本沒有行醫資格證的小子,要來代替他們,這些醫生鼻子都會氣歪的,只是一時他們還不知道。

    陳晨進得這寬敞的病房里,看到里面的人還不少。

    除了家屬外,醫生護士的人更是爆棚:這里最厲害的醫生,包括院長都親自出手,護士們也是選最優秀的過來。

    但是——這樣豪華的陣容,對病人卻是收效甚微!

    陳晨人還在門口,就感覺到了一種死氣。

    他現在似乎能感覺到什么死氣了,他知道可能是圓盤八卦的原因,那次,在王小軍的病房,陳晨都還要靠什么冥想力,才能看到那柄如玄幻小說的死神鐮刀。

    糟糕!病人好像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刻了,如同上次王小軍那么嚴重的情況。

    “張姐,我感覺很危險了,冒失了——”

    陳晨對張麗說了這樣一句話后,人就不顧一切地往前沖。張麗自然相信他,但她應著陳晨時,隨后卻又覺得這樣對在場所有的人來說有些欠妥了,首先她都還沒有跟大家介紹一下陳晨是誰哩!

    但是,情況又似那什么十萬火急的……

    “這個人是誰?”

    “啊!他要干什么?”

    “瘋了嗎?”

    ……

    陳晨一沖向病床,推開最靠近病床的一個醫生和一個特別看護后,這場面剎那掀起什么軒然大波!

    張麗試圖解釋,但就算平時再怎么快嘴和潑辣的她,一時也被淹沒在一眾人的怒火中。

    “叫保安,把這野小子給我丟出去!”院長下令。

    而場中,還有醫生和家屬要先去拽開陳晨。

    突然,陳晨一個排斥力,將他們像什么秋風掃落葉一般地掃開。

    “反了,反了……”這句話不知是在場哪一個比較有話語權的人喊的。

    而在掃開那些人的同時,陳晨的另一只手已經點向病床上老者身上的一些部位。

    他得阻止那什么死神的鐮刀。

    陳晨剛剛展示的恐怖,令在場很多人一時都嚇了一大跳。

    “這是什么妖怪?”有一個老阿姨當即說。

    而這時候,幾個精干的保安已經進來。

    “等一下,”突然一個陳晨熟悉的蒼老的聲音響起,“讓他治治看!”

    “葛老,你這是什么意思?”有人馬上質疑這說話的老者。

    陳晨眼睛只輕微一斜,當即認出那人就是上次在王小軍病房也參與的葛老,海城市有名的醫學泰斗。

    早就應該明白他今天也會在這里了。陳晨心里一時又想。

    但現在,陳晨也真的是沒空。

    病床這位老者的情況很危急,有著各種綜合癥,而且它們一起發作!使病情變得異常復雜,難怪這些醫生都搞不下來。

    葛老這時在代替張麗跟在場的人解釋,他親眼見證過陳晨曾是如何地神奇,怎么將已經死了的人硬救活過來。

    他繪聲繪色,甚至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要多添油加醋地夸張,好像不是這樣,他就無法表述自己心里對陳晨醫術的那種贊賞一般。

    連張麗都聽得有些目瞪口呆!

    張麗是像病人的什么直系親屬沒錯,但其實她也只看過陳晨給她弄好皮膚,陳晨能夠幫人起死回生的事情她還不曉得的。

    一時,一大幫人沒再那么群情洶涌。

    而保安們也不知一時要不要沖上去,像他們這種特別級別的人,已經能感覺得到陳晨身上那似乎很可怕的力量了。這幾個保安都是醫院里身手最好的。

    “看,那顯示屏……”

    在這種僵局里,突然有什么人小聲提示著一種什么。

    “生命特征回復……”有一個醫生接話。

    一時間,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向先前幾乎成一條直線的顯示屏影,而現在,那里面有了些許的波瀾起伏了。

    陳晨,再一次將一個病人從鬼門關里拉回來!這時候的葛老,激動得人好像都快流淚了。

    “銀針,銀針——”突然,陳晨伸手回來要東西。

    葛老怕醫生、護士們一時懵逼沒聽懂,趕緊跟這些人再重復陳晨的意思。

    陳晨這次因為趕時間,自然身上沒帶得之前葛老送自己的那套珍貴的銀針,而現在這里時間緊急,他也只能先用醫院的了。

    銀針送上來了,陳晨又開始施展冥谷神針醫學秘籍里面的神醫之術——妙手回春了!

    所有人都盯著那顯示生命特征的顯示屏。

    顯示屏上的圖像開始清晰起來——寓指病床上的老先生要逐漸脫離危險了。

    人們都開始從之前的喧嘩變得安靜。

    現在,不用葛老再說什么,大家的心里都已經被一種神奇給充塞了。

    “小麗,這年輕人你從哪里找來的?”一五旬開外,神情嚴肅的人這時問張麗道。

    他,就是張市張國華。

    從哪里找來的?深山里請來的高人嗎?

    張麗一時還說不上來。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