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32章 狼群狼群
    稍停,小林少尉忍不住喊起來:“大尉,我們步兵要參戰!我們總不能在這邊看笑話吧?”

    “是啊,是啊,指揮官,敵人可能有不少人需要我們抓捕!”

    “太谷君,我們步兵才是地面戰斗的精銳!”

    好吧,既然這樣,群情洶洶,心情不錯的太谷大尉就同意了,反正,這群荷爾蒙分泌旺盛的家伙,應該去消耗一些體力,免得他們無事生非。

    “要西!”

    小林少尉大喜,立刻揮舞軍刀:“殺給給!”

    在太谷大尉身邊的日軍步兵,紛紛揮舞軍刀,端起步槍,朝前沖鋒。

    一窩蜂都去了。

    反正,沒人能夠想象,在日軍嚴厲的炮火打擊下,中國軍隊的一支游擊隊,游兵散勇,還能幸存幾個人。

    大家都抱著虐殺中國俘虜的陰暗心理,爭先恐后,沒人會覺得能有殘酷的戰斗。

    估計都是著這種心情,很多炮兵也閑得無聊,覺得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戰果,不能白白便宜了騎兵和步兵,許多人揮舞著短小的炮兵刀,也沖上去了。

    殘殺中國人,顯示帝國的武威,是絕大多數日軍的樂趣。

    當然,也有少數人不愿意去。

    太鼓大尉身邊,炮兵小隊一個,擁有迫擊炮三門,擲彈筒四具,37毫米速射炮一門。

    這是小型炮火,另一個炮兵小隊,擁有步兵炮一門,擲彈筒四具,第三個炮兵小隊,擁有山炮兩門,其他小炮若干。

    擲彈筒是步兵的標配,只是為了加強炮兵的集火射擊威力,徹底震懾中國游擊隊,太谷大尉有意識的集中了這些東西。

    一個步兵班級一個擲彈筒,一個小隊三個到四個,加強小隊有五個。

    太谷大尉將炮兵中隊分成三塊,向心性射擊戰術,這樣,炮兵是分開的。

    日軍步兵和騎兵,還有一些擲彈筒,但是,他們都清楚戰斗結果,紛紛丟掉那些笨重的累贅,朝前輕裝沖鋒,有的連步槍都不愿意拿,只帶著手槍和軍刀。

    太谷大尉心滿意足地眺望著野性和激情沖鋒的部隊,心花怒放。

    “不愧為帝國的精英,可惜,居然被編制進入治安軍警備隊,真是明珠暗投!”

    他憤憤不平的思索著,決心在這一次大掃蕩中,抓住中國軍隊的主力,一個一個消滅,最好,能碰到八路軍一個團!

    用現在的部隊,一個步兵中隊,一個炮兵中隊,一個騎兵中隊,還有少量輜重兵,他有絕對的理由可以保證,擊敗和消滅八路軍的一個團隊。

    此時,在他們身后,又涌現出了一支日軍步兵部隊。

    那是楊超然的步兵排。

    為了盡量不驚動敵人,楊超然是喜歡偽裝的。

    所以全部三十余人的干部戰士,都換上了鬼子的軍裝。

    襲擊的目標是哪里?

    就近唄。

    所以,他們瞄準了日軍的炮兵小隊。

    這邊,一個炮兵小隊30余人,只剩下三五個士兵,坐在地上或者炮彈箱子上,有的還在抽煙,美滋滋。

    一個鬼子,站著,恬不知恥的撒尿,臉上表情極其惡心。

    一個炮兵軍曹,揮舞著軍刀,用黑色大皮靴踹著炮彈殼子,不停地無聊地翻滾著。

    太谷大尉,使用望遠鏡觀察整個戰場,對于據點那邊,已經失去了興趣,主要是觀察其他方向的部隊,特別是偽軍那個步兵營。

    嗯,那個皇協軍的營長,對皇軍還是挺忠誠的。將部隊布置得很好,要西。

    他們不知道,背后來了人。

    而且,在楊超然的指揮下,三十余人的步兵排,分成了三隊。

    在日軍隆隆的炮聲中,在日軍沖鋒的喧囂中,他們迅速接近了敵人的后方,悄無聲息。嚴格說,一個步兵班,并沒有一窩蜂上去,而是去了一半。

    其余的人,架著機槍,保證隨時火力增援。

    一旦襲擊失敗,他們就能援助前面的戰友撤退回來。

    所以在日軍的背后,出現五六個日軍士兵,并沒有引起日軍的特別注意,真的有幾個無聊的鬼子炮兵,回頭看了一下,竟然沒有絲毫警覺。

    那些士兵在楊超然的諄諄教導下,也都用如無其事的神情,大搖大擺的走,明目張膽地跑,還對著鬼子笑。

    鬼子是從各個據點里抽調出來的士兵組成的掃蕩支隊,很多士兵不認識,不熟悉,是正常地,尤其是炮兵,他們是野戰部隊調撥過來的,和分散守衛據點地步兵,更加陌生。

    “嗯嗯!”炮兵鬼子,掃一眼,甚至打招呼,就繼續抽煙,或者觀看據點那邊的戰況。

    還有的炮兵,因為連夜行軍,搬運炮彈,疲憊不堪,現在,閉著眼睛打瞌睡。

    楊超然的部隊到了!

    他要同時襲擊敵人三個炮兵小隊陣地,這是敵人給逼的!

    要是敵人都在炮兵陣地上,那么,他會小心謹慎一些,現在,去你小鬼子的。

    到了跟前。

    楊超然早就知道,太谷大尉是日軍的軍官,人家身材高大,氣質驚人,軍官服裝,負手而立,或者手持望遠鏡,一看就有一股牛叉之氣。

    黑色的筒靴,更是出類拔萃。

    楊超然徑直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實,楊超然等人潛伏的地點,距離敵人只有區區五十米。很是驚險,要是有鬼子尿急,往那邊走一下,都能發現的。

    主要是天一明,鬼子就急于進攻,軍紀又嚴酷,真的沒人沒機會往后面發現危險。

    “喂,太谷君,別來無恙?”楊超然用嫻熟的日語問。

    太谷大尉楞了一下,趕緊回頭看:“你是?”

    他是憤怒的,尼瑪,居然敢拍我太谷大尉的肩膀?太放肆了。

    很想伸手給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兵一個巴掌的。可是,他看到了一張陌生的,促狹的,嘚瑟的英銳的臉。

    楊超然直接摟住了他的肩膀:“太谷大尉,我是中國八路軍武工隊麾下,黑狼口游擊隊長楊超然,幸會幸會啊。”

    楊超然在隱蔽地點,聽鬼子匯報請示的時候,這么喊過。

    太谷大尉掙扎著他的豬手:“丟開,丟開,什么?你說什么?你是?八嘎,你這么開玩笑太過分了。”

    楊超然嘿嘿一笑,一拳重擊在他的太陽穴上,打昏了。

    俘虜敵人軍官可以,其他的,一概不要。

    在他身邊,五個游擊隊的戰士們,已經將四個鬼子制服。

    用軍刀和刺刀,避免發出槍聲,被其他鬼子警覺。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