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75章 鋤奸行動3
    “哈哈哈哈,楊超然,你沒有想到吧?你所謂的脫臼能力,對于我,就是小菜一碟,知道我為什么叫杉菜小蝶嗎?就是在我眼里,你們支那人屁都不是,小菜一碟!”

    杉菜一碟用手臂柔韌地鉗住了楊超然的脖子,右手,掐在他的太陽穴位置,手指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有了一把尖銳的小刀,那是特工們特有的。

    自以為勝券在握的杉菜小蝶正在嘚瑟,猛然感到一陣巨大的力量從楊超然身上迸發出來,將她從地上彈起來。

    這種力量,巨大無比,無法抵抗!

    她拼盡全部力量,都無法抗拒,只能飛向了空中。

    隨即,她從空中緩慢地摔下來,沉重地跌坐在地上,癱軟了。

    她竭力掙扎,都不能起來。

    現在,她才感覺,自己的肝臟部位痛得鉆心,對了,一定是楊超然反擊時候,用肘部重擊她,才讓她胳膊脫離了他的脖頸。

    不不,不僅僅是疼痛啊,還有眩暈,一定是這家伙對自己做了什么,否則,自己處心積慮地襲擊,不可能這樣慘敗!

    “你你你,你很得意,是嗎?欺負一個女流之輩,是你們支那人的得意事情,對吧?”杉菜小蝶惱羞成怒,譏諷道。

    楊超然走上前,將她拎起來,扔到沙發上,攤平,隨即開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你,你,你,混蛋,八嘎,你要侵犯我?無恥!”

    杉菜小蝶又驚又怒。

    楊超然嘿嘿一笑:“那有如何?你還在乎那個?反正你也是所謂的皇軍派遣來的娛樂經理人,連過保統那種混蛋下三濫都伺候,還想立貞節牌坊?”

    杉菜小蝶要吃咬得咯咯響,“八嘎,我一定要舉報你,到八路軍你的上級舉報你!我,我是來監視過保統的,至少名義上是他妻子,其實,根本不是!我是清白的,我不是慰安人員,我也是那種需要犧牲身體的間諜!我是正規的特工情報人員,你不許侮辱我的榮譽!”

    楊超然將外面西裝扔到一邊,俯身下來,杉菜小蝶嚇得拼命往沙發里收縮。

    “不可以,不可以!”

    楊超然噗嗤一聲笑了:“什么叫做色厲內荏,這就是,喂,女鬼子,我們優待俘虜,不會虐待的。”

    杉菜小蝶大罵,“不許碰我!否則,我變成鬼也要殺了你!”

    楊超然的手毫不猶豫地戳到了她身上。

    杉菜小蝶無奈地閉上眼睛,眼淚直流。

    幾分鐘以后,她才驚異地睜開眼睛,因為,楊超然對她真的沒有做什么。

    “你。你?”

    楊超然鄙夷地笑笑:“還是專業特工呢,連這個都不懂?這是分筋錯骨手,真正的古武手段,可以保證你在一個月之內,完完全全失去戰斗能力,好了,現在,我也不捆綁你了。”

    揚超然說完,突然一揚手,鋒銳的指尖點在她的咽喉之下,轉身走了。

    杉菜小蝶想要呼喊,想要說話,可是,咽喉里有一種奇怪的力量,阻止了她!

    她被禁言了!

    好神奇的手法!

    她整個人還可以坐起來,但是,想要走路,想要說話,想要揮舞雙臂做動作,沒門!

    她成了軟體動物!

    她在以后的時間里,開始是憤怒,隨后是震驚,再然后是欽佩。

    “支那的古武技術太高明了,我一定更要學習,這個家伙對待女人還真的很紳士,沒有侵犯我!太神秘了這個家伙!我的夫君要是是這個家伙就好了!”

    楊超然控制了過保統的賊窩,迅速訓練沐雪彥等人。

    中午,有人敲門:“快,開門。”

    進來一輛摩托車,是兩個漢奸保鏢,看見開門的是五姨太劉穎和原來的大少奶奶夏丹丹,覺得奇怪:“你們?值班室的人呢?老劉和狗熊呢?還有杉菜夫人呢?”

    楊超然過來了,慢悠悠地走到跟前:“杉菜夫人在那邊等候。”

    倆保鏢大驚:“你是誰?”

    楊超然仰起臉:“皇軍特高課向新城新任特派員大尉軍官走召然也,剛才和杉菜小姐聊天,等待過保統市長!”

    倆保鏢趕緊點頭哈腰:“原來是皇軍,歡迎歡迎,可是,老劉和狗熊呢?”

    楊超然聳聳肩膀,“和我切磋技藝,被打暈了,在那邊休息呢。哈哈。”

    倆保鏢相對錯愕,又不敢說什么,鞠躬:“哈衣,太君厲害。”

    將倆保鏢引領到一個房間里,這兒,杉菜小蝶果然在沙發上坐著,只是閉著眼睛。

    楊超然問:“二位,過市長為什么不回來?”

    保鏢說:“過市長正在重陽樓宴請皇軍利川聯隊長和一彪軍官。讓我們來請杉菜夫人!”

    楊超然說:“杉菜夫人身體不舒服,不能去了,你們走吧,不過,你們記住,宴會結束以后,讓過市長馬上回來,特高課還有一點兒事情和他必須說清楚。”

    保鏢奇怪:“什么事情?”

    這保鏢如此不識相?

    楊超然當然不能跟他墨跡,干脆,坐到沙發上,一手攔住杉菜小蝶的肩膀,很親昵的樣子:“我是杉菜小蝶的好朋友,你這樣告訴他!”

    倆保鏢臉都綠了。

    敢于這樣做的人,真的沒有幾個。

    而且,杉菜夫人居然一動不動,不反抗,不拒絕?

    這女魔頭在家里,動不動就暴打別人的,現在這么溫順?

    他們走了。

    楊超然走出來,看著保鏢匆匆離去。

    路上,倆保鏢相視一笑,“呵呵,咱們過市長的頭上,可是一片大草原啊,哈哈!”

    “不過,這個特高課的男人,很釣的樣子,恐怕過市長也惹不起!”

    重陽樓,觥籌交錯,一桿子漢奸政府官員和日軍正在推杯把盞,不亦樂乎,過保統舉杯敬酒:“利川太君,利川大佐,您能來向新城駐軍,那是我向新城全體居民的榮幸,榮幸!歡迎,熱烈歡迎。”

    利川聯隊長卻絲毫沒有笑意,只是敷衍著:“嗯嗯。”

    所有日軍軍官,少佐以上十幾個,全部都很嚴肅,有的甚至很悲壯。

    宴會已經開始一會兒了,還不見杉菜小蝶到,過保統焦急起來。

    “利川大佐閣下,您的部下軍官,一個比一個嚴肅,彪悍,英勇!精銳部隊!國家干城!”他使勁恭維著。

    利川大佐臉上不得不堆出笑容。

    其實,他的內心是惶恐的,他的麾下軍官,也都很驚恐,因為,他們剛剛調集來這里,他們知道自己的使命是掃蕩邊縱楊超然支隊,太危險了!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