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九十章 敢死隊
    三個人都唯唯諾諾。

    揚超然帶著三人出來,只見這邊樓上走廊里,還有一組鬼子,三個士兵,一個軍官,軍官一看就是軍曹,中士班長那種低端貨色。

    當然,楊超然這種軍裝,也是伍長,下士班長,比敵人的還低一級別呢。

    那邊鬼子更加兇悍,已經抓了好幾個男女出來了,拳打腳踢,估計是嫉妒了。

    這邊怡紅院的人,能作什么?

    草上飛在背后用手戳了楊超然一下,低聲道:“大哥,快走!”

    白手飛針和黑大個兒也咳嗽著,催促楊超然趕緊走人。

    四個人都背對著鬼子呢。

    楊超然回頭一看,大搖大擺地過去了。在

    這一次,他將帽檐往下面狠狠一拉,遮掩住眼睛和鼻子,揮舞著軍刀,大踏步地走到了鬼子那邊。

    三個鬼子士兵,用槍托搗,用大皮靴踹,將五六個中國男子驅趕到一起,將幾個女子驅趕到另一邊。

    一邊毆打,一邊咒罵。

    鬼子軍官,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們壓根都沒有注意這邊。

    楊超然過去,直接將軍刀拍在了鬼子軍官的肩膀上。

    鬼子軍官一回頭,“你?”

    楊超然的軍刀已經貼著鬼子的咽喉,狠狠滑過去,噗嗤,將鬼子咽喉整個切斷了!

    接著,他將軍刀抽回來,向著左邊的鬼子后腦勺劈去。

    噗,軍刀鋒利地從一個鬼子士兵的后頸上掠過,鬼子的腦袋整個被劈飛了。

    鮮血狂噴。

    速度太快了。

    而且,鬼子正在專心致志地虐待毆打幾個中國人,又是槍托砸,又是腳踹,興頭上哪里還知道身后的危險?

    倒是幾個中國人被這邊的情景看傻了。

    然后,看著揚超然一個一個將鬼子腦袋劈飛了!

    楊超然速度快,精準無比,猶如庖丁解牛,鬼子腦袋一個個搬家!

    連一聲都沒有發出。

    在劈掉鬼子腦袋的時間里,幾乎沒有任何停頓。

    朝前刺抹和朝后拉掉,各種手法,駕輕就熟,小鬼子四個人,毫無防范地被殺掉了。

    地上,滿是鮮血。

    人頭在翻滾著,還沒有停下來。

    幾個看著傻了的中國男人,突然被感染了似的,一起嘔吐,有的眼睛翻白,昏死過去。

    幾個女人,本來是朝著對面的,看到墻壁上噴撒的鮮紅,才回頭看,一看,就是高分貝的尖叫和長久的寂寞。

    都昏迷過去了。

    楊超然回頭,將軍刀在鬼子的尸體衣服上輕輕擦拭著。

    “走吧!”

    聲音剛落下,草上飛,白手飛針,黑大個子,全部趴下來,這是再一次磕頭:“大哥,我們服你了!你是爺!您是大爺,我們以后就是您的小走狗了,您讓我們往東,我們不敢往西。”

    楊超然淡淡一笑:“三位大英雄,江湖高手,這是怎么了?走!”

    楊超然在前面走,三個人屁顛屁顛地在后面跟著。

    走出怡紅院,楊超然看了看,只見這一帶,好多鬼子和偽軍,警察都在沖進一些店鋪,翻箱倒柜的,鬼哭狼嚎,打罵百姓。

    回頭示意,草上飛急忙過去,將怡紅院大門關閉了。

    楊超然冷笑一聲。

    既然日偽軍來搜索了,就不能不歡迎吧?

    大約鬼子一個班級,皇協軍一個排,偽警察十來人的一個小隊,對這一帶大街和胡同進行封鎖搜查,可是,這幫人,全部進入店面和家戶,一定去發財去了。

    外面,幾乎沒人啊。

    略微看了看,傾聽一下,楊超然明白,鬼子和皇協軍,警察,分工是不同的。

    鬼子進入的是最為豪華的怡紅院,那邊,還有一個院子,也是類似的級別,能聽到鬼子亢奮的叫罵聲,女人的哭叫聲。

    楊超然揮舞手勢:“嗯?那里!殺給給!”

    他朝那邊沖過去了。

    身后,草上飛等人也紛紛跟著。

    到了里面,果然,這里有兩個鬼子在搜索,趁機迫使幾個女子集中站到一邊,他們反過來猛踹幾個男人。

    這種青樓地帶,固然沒有幾個良民,可是,中國的渣人,也不能讓鬼子欺壓吧?

    楊超然四個人到了,那倆鬼子還在繼續,看都不看。

    呵呵,楊超然拔出軍刀,朝鬼子兵一頭的肩膀上一拍,等鬼子猝然一驚轉身來看自己,利刃朝前一推,噗嗤,鬼子的咽喉就抹殺了。

    第二個,連刀子都省略了,直接一腳,踹在鬼子的后膝蓋窩兒上,鬼子嘭,朝前面跪了,轉身。

    楊超然一拳重擊鬼子的太陽穴,把鬼子弄昏,然后,用軍刀輕輕貼著脖子一送!

    鮮血噴薄。

    不用說,看到這么多鮮血,院子里的男女等人,不是嚇昏了,就是嚇得嘔吐了,各種不適應。

    楊超然繼續用鬼子衣裳擦拭了軍刀,順手將鬼子身上的手雷給搜刮出來。

    轉身的時候,草上飛三個人,渾身瑟瑟發抖,一臉崇敬。

    轉到外面,又找到了一個鬼子肆虐的地方,三個鬼子,又滅了。

    全部是楊超然一個人做的。

    鬼子一個標準班級,十三人,現在,全部掛了,掛在楊超然一個人的刀下。

    繳獲一挺輕機槍,八支步槍,一個擲彈筒。

    再出來,碰到了幾個皇協軍,一臉詫異:“你們,諸位,太君?好面生啊,不是藏鋒太君?”

    楊超然傲然答道:“鄙人,走召太君,要西,你的,匯報情況,多少人,在哪里搜索?”

    皇協軍趕緊回答了。

    于是,楊超然了解了整個街道鬼子搜索的情況。

    “集合,集合隊伍,這里沒有兇手,你們立刻去甜水丼街道西頭那邊增援,那兒是皇軍的毒氣兵工廠,快,敵人會襲擊那里的。”楊超然隨便捏造消息,還很嚴肅的揮舞著手勢:“快快通知你們的兵!”

    皇協軍半信半疑,還是吹口哨子,將一個排四十余人的皇協軍集中起來,向外面大街上奔跑過去。

    還有十幾個警察,偽軍警察大概聽到這邊什么聲音,就出來了。

    “太君有什么命令?”警察就是衣裳不一樣,其余的裝備,和皇協軍一樣,黑衣服,俗稱黑狗子。

    揚超然眉頭一皺,有了主意:“你們,跟著我,一起行動,至于藏鋒太君,他地,繼續在這里守候,走!”

    楊超然領著草上飛三個人,拖著一個偽警察的小隊尾巴,走了。

    街道上,很多人跑出來,對著日偽軍和警察的背影痛罵。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