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零四章 幽靈出擊2
    真正的日軍也這么了紀律松懈傻了吧唧?

    太搞笑了吧?

    應該是日軍長期從野戰軍序列剝離出來,擔任城市的守備,成了國民警衛隊了,和中國的民兵差不多了。

    除了武器彈藥不同,其余的肯定相似。

    環境能改變人,杠杠滴。

    楊超然輕易滲透,貓到了鬼子身邊。

    一出手,就是狠手,抓住兩個鬼子的后脖子,朝前狠狠一碰!

    嘭,令人牙酸的聲音過后,倆鬼子直接暈死過去。

    楊超然的臂力,不需要別人認證!

    第三個鬼子,是個暗哨,在稍遠的位置。

    感覺不對了:“喂,大野君?小田君?你們……”

    不等鬼子說完,鬼子的槍刺已經戳過來了,速度挺快的。

    可惜,楊超然開槍了!

    手槍,還是叭叭兩槍,一打臉,二打心臟位置!

    鬼子士兵直接癱倒。

    楊超然回頭,對著昏死在房屋頂上的倆鬼子又開了兩槍。

    腦袋炸了。

    然后,他掏出一枚手雷,拔掉保險銷,在槍上碰一下,對著外面街道上轟去。

    將一個鬼子的尸體,朝著外面扔!

    人,已經靈貓一樣,竄瞎了房頂,進入了敵人軍營之內。

    果然,這里的敵人兵力空虛啊。

    只有五六個鬼子從周圍房間里沖出來,慌里慌張的,難道在睡覺?

    楊超然不客氣了。

    雙槍少年公,對著敵人一陣狂點。

    鬼子好像觸電了一樣,在槍聲中抽搐,翻滾,哀嚎,跌倒。

    狂風掃落葉!所向披靡!

    得,軍營里出來的鬼子,都被殺光了。

    楊超然后期,是躺在地上射擊的,不斷翻滾,降低高度,可以保證安全啊。

    減少輻射面積……隱身的效果不是這樣?

    可以保證,這里沒有公開的活著的鬼子了。

    他立刻沖進了敵人的房屋中。

    這里有蠟燭,有瓦斯燈,很好,將蠟燭點燃了周圍的敵人被褥,特別是被子,里面有棉花,一旦被引燃,著火速度快,還很難被撲滅。

    又找到了煤油燈,呵呵,敵人為了保證夜間燈火,多管齊下,方法不少,窮講究呢。

    煤油雖然不易點燃,比汽油差多了,可是,真點燃了,也不錯。

    無法全面點燃,就點了幾間房屋的衣服被褥等。

    差不多了,走。

    下意識地,往后面走,防止敵人從前面堵截,敵人的增援速度,應該很厲害。

    突然,在火光中,在掠取了一個手電筒的情況下,照射前面,居然是彈藥庫。

    小型的彈藥庫吧?

    他沖過去,一看,大鐵鎖門。

    用手槍對著鐵鎖叭叭叭幾槍,打斷了,踹門。

    呵呵,一照射,好家伙,這里竟然有兩門迫擊炮,有一些炮彈!

    還有一些子彈箱子,里面都有東西。

    這么好玩的東西?

    豈能不好好玩玩?

    一個人,要當成一個排,一個連,一個營來用,把整個向新城,攪拌得地覆天翻,讓小鬼子生不如死。

    很快,將東西搬出來。

    可惜,沒有機槍啊。

    搬出開以后,又將彈藥箱拖出來,太沉重了,死狗一樣沉,拖出來好幾箱子。“快,沖,沖,進入軍營!”

    鬼子在門外喊話了。

    楊超然的水平,哼,立刻能根據喊聲,確定了距離,這不,還隔著一些房屋呢。

    對著那邊,將炮架支起來,稍微修改,就裝上了炮彈,轟!

    一炮轟出去!

    這是曲射炮,還是小型的那種,高高拋起來,轟到了街道上。

    沒有轟炸敵人的門口士兵。

    那是不對滴。

    隨即,他一手將炮管扳得傾斜角更大一些,當成了擲彈筒使用,將榴彈塞進去,對著那邊。

    狠狠朝里面一砸,將炮筒朝著前面對著。

    轟,炮彈打出去了。

    正好,從門口沖進來的鬼子沖來了。

    炮彈打在房屋上,沒有打著敵人,因為,敵人太低了,這是迫擊炮,不能平射吧?

    可是,楊超然瞄準地是敵人的房屋,轟,將房屋炸著了。

    頓時,屋檐那一大片,連同好多瓦片,四下里飛濺,變成了殺傷破片。

    鬼子被這些真正的鋼鐵破片混合了磚瓦之類,吞沒了。

    一片慘叫聲。

    此時,楊超然才開始朝門口的街道上轟炸,他斷定,敵人不知道這里人數多少,吃了大虧以后,肯定不會再沖鋒了。

    于是,轟轟轟,軍營外面的街道上,日偽軍地援軍正在沖鋒,還有遠處的摩托車呢,都被炸著了。

    已經沖進來的日軍,為了躲避轟炸,只能出去,到了大街上,結果,反而歪打正著,被炸得滿頭小飛機!

    可著勁兒,將二十幾發炮彈都打光,楊超然才憤憤不平地去庫房里將一個大框子帶走,里面,沉甸甸的,都是手炮啊。

    就是手雷,夜戰野戰和偷襲的利器。

    朝著后門沖出去,到了那邊,聽了聽,頓時笑了。

    小鬼子,真鬼啊,居然在這里來了伏兵。

    楊超然的耳朵多機靈?

    本來,有沒有都要炸幾下的,現在,敵人自己冒出來了。

    因為,他到了這里,并不直接沖出去,反正,前門口地鬼子,輕易不敢進來,有的是周旋和迂回的時間。

    “快,我們從后面包抄敵人,可惡地軍統分子,一定是軍統殺手!”楊超然用日語嘀咕著,然后,又用日語模擬著另一個人的聲音:“噓!小心敵人聽到!我覺得是八路,可惡的八路!”

    馬上,后門外就有鬼子興奮地咳嗽,接著沖進來了,有的從墻壁上,有的撞門。

    楊超然將十幾個手雷已經處理好,這時候,兩兩碰撞,朝著敵人扔過去!

    “不好了,快跑,小心手雷!”

    鬼子驚厥了!

    到底是老兵啊。

    敵人趕緊分散,亂開槍,朝著這邊輕微碰磕聲的地方打。

    好在,楊超然選擇了安全地方,有東西阻擋著。

    不礙事兒。

    轟轟轟轟,不停地扔!

    十幾顆手雷啊,連綿不絕,我對你的佩服,尤其長江大河|!

    鬼子死傷殆盡,焦頭爛額,互相提醒著逃走了。

    楊超然追到墻壁邊緣,對著遠處投彈,然后,帶著十幾個,沖出去了。

    迅速在大街上奔跑!

    因為,大街上跑得方便容易呀。

    他可是堂堂的帝國陸軍士兵!

    沖鋒過去,速度之快,居然追上了敵人!

    在敵人人群中,這不,好幾個鬼子,失魂落魄。

    順便用匕首捅死兩個,給鬼子減減肥,計生一下。

    他們沖出了一百多米,才停下來。

    楊超然趴下休息,靜聽幾個鬼子獲獎感言。

    “糟了,太可怕了,不,我們,快回去吧,這樣逃跑是會被送軍事法庭地!”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