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章 鄰居
    裴向雀出門買東西的時候太陽還沒有出來,中途出了意外,加上換了一個鎖,好不容易回到新家,都快要中午了。而他從起床到現在連一口水都沒喝,此時一個人待著,神經不再緊張,肚子忍不住發出古怪的聲音。

    他餓得要命。

    裴向雀把買回來的東西分類放置好。里面除了一些洗浴用品,就只有一整箱的泡面。他在廚房里研究了一會廚具,選中了電磁爐,才算是煮上了泡面。

    鍋里紅通通的湯汁咕嚕咕嚕地滾開了,水汽從鍋蓋上的小孔里蒸騰,對于饑腸轆轆的裴向雀來說香的過分。裴向雀搬了一個小板凳,托著下巴眼巴巴地看著鍋。

    想起陸郁的時候,裴向雀有點臉紅耳熱。

    他可真是個好人。

    雖然陸郁叮囑過他,說大不了自己幾歲,只管叫哥,不用叫叔叔。可在裴向雀那邊,叫人叔叔是一種表示尊重的習慣。

    所以他還是忍不住在心里叫陸郁為陸叔叔,只不過不說出口。

    泡面煮起來很快,即使是用的冷水煮的,現在也化成了柔軟的一團。裴向雀沒功夫洗碗碟,直接端起小鍋,在一邊的小桌子上一口一口吃了起來。他自從母親去世后就過得苦,小時候總是挨餓,現在能吃上泡面已經足夠心滿意足了。

    一碗面很快就吃完了,連湯也喝的干凈。

    裴向雀打算的很好,雖然吳老師留下了一筆錢,不多不少,足夠他活下去的。可他沒什么安全感,習慣精打細算,省吃儉用,又怕以后有忽然要用錢的事情。所以將以后的事都安排好了。早晨吃饅頭咸菜,以后上學的時候中午在學校里有食堂,晚上回家可以煮泡面。

    裴向雀想的很認真,也很仔細。他翹起唇角,滿懷珍惜地看了一眼亮堂的屋子,和兩天前住的地方完全不同。所以至少在未來的一小段日子里,他的人生就會像現在這樣美好。

    吃完了泡面后,裴向雀很快就打起干勁,把本來就很整潔的屋子再打掃一遍,還有新領到的嶄新的高一課本,也要提前預習。

    而對面的另一邊,陸郁掛斷了電話,也正打算出門。

    他脫了圍裙和沾滿煙火味的衣服,換了一身深黑色的西裝,里頭的襯衫的純白的,袖口處綴了一個銀色扣子,整個人嚴肅而沉穩,正適合出門談生意。

    李程光替他打開門,陸郁從屋子里出來,走了兩步,微微偏頭,目光落在隔壁的門上,似乎有些舍不得。李程光只好也停了下來。

    “先生,楊經理方才打電話說快要到了。”

    陸郁頷首,抬手看了一眼表上的時間,“嗯”了一聲。

    前頭的土地等合同談好了,現在才算是要正式開始這次的生意。寧津地處北方,經濟不如南方發達,可總歸是省會,發展趨勢不容小覷。這次政府很有魄力,下了大手筆招商引資,要在市中心建立一個商業圈,甚至連一邊配套的交通安全醫療設施都安排好了。

    這是一塊巨大的蛋糕,寧津只要是有點實力的都如狼似虎地盯著,只恨不得立刻吞進去,本來本地人都不夠分,是沒有外人插手的余地的。可陸郁就硬生生□□來了,還是一人獨占,沒給別人留下一點余地。

    他不僅在商業上有手段,做決策從不失誤,也十分會揣度人心。

    他想要得到這個項目,下面的人就全然信任地把策劃擺在了他的案頭。

    寧津的這個項目是由當地新上任的一把手提議的,全程督辦。那人姓周,還不到五十歲,在這個職位上年紀是算得上輕的了。想要辦成這個項目,也是為了當成自己再升一步的跳板,他看的很清楚,這比什么亂七八糟的關系都要重要。

    所以陸郁最后拿下了這個項目。

    他們到達工地的時候,是一個姓楊的經理接待的。陸郁負責投資統籌,他是淮城人,寧津這里畢竟不是他的地方。所以為了穩妥找了個工程負責方,是寧津本地的。

    這一塊的拆遷工作已經做好了,眼前是一片廢墟,塵土飛揚,周圍圍上了護欄,拉上橫幅,只等著陸郁定下主意就能開工。

    那位楊經理大約四十多歲,衣冠楚楚,十分面善,身后跟著幾個工作人員,對待陸郁都頗為客氣。楊經理低聲問:“陸先生覺得怎么樣?”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若是本地的公司拿下這個項目,比如先前最有競爭力的羅家,他們當然是撈不到這樣的好事。

    陸郁不可置否,神色平淡,“再看看吧。”

    這意思是要親自看看?

    楊經理心里一驚,他看陸郁的年紀不大,以為是哪家放出來歷練積攢經驗的小少爺,不太放在心上,此時才覺得和原先所想有些偏差。

    他不敢說話,在前頭帶路,引著陸郁和李程光在這塊工地轉了一圈,細細查看,一行人身上沾滿了塵土,全都灰頭土臉的。

    這一逛就是大半天,太陽都快要落山了,天邊的云燒紅了,連成了一片。

    陸郁頓下腳步,“目前很好,我也很滿意。錢不必擔心,我們這邊是給足了的,只有一點,不要做些讓我不滿意的事。”

    他輕輕笑了笑,卻不顯得柔和。人的皮相覆骨而生,他是天生的長眉狹眼,骨頭長得嶙峋,笑起來都是帶著鋒利。加之目光冰涼,極具壓迫感,楊經理猝不及防對上了,如浸在了冰水里,微冷的天,后背卻是濕的。

    楊經理額頭上有幾滴冷汗,勉強笑著,“陸先生多慮了,我們公司質量方面最有保證,在寧津都是有口皆碑的。”

    陸郁滿意的點了點頭,轉到了原點,終于給了個準話,不日開工。

    他和李程光離開后,留下楊經理和手下一群人面面相覷。有一個年歲大一些,看著資歷不淺的開口,“雖說這位陸先生瞧著不太好相與,不過咱們都是按照標準來做的,也不必怕他什么。”

    楊經理眼前浮現方才陸郁的笑,總覺得這活不如當初接下來的好做,嘆了口氣,“你說的也是,我們好好干就是了。”

    車子緩緩離開工地,李程光坐在前座,細心地遞上一袋濕巾,陸郁接了過去,先將手指一只一只擦干凈了,又抽出一張,擦了擦臉,白紙都染成了灰。

    他莫名笑了笑,想起裴向雀前兩天還在工地上,也不曉得要染黑多少張紙。

    到了單元樓下面,陸郁下了車,李程光本來要送他上去,卻被拒絕了。

    他還有別的事要做。

    陸郁站在樓下,看到裴向雀那間屋子窗戶正亮著,緩緩走上臺階,敲響了隔壁的門。

    這里的房子只是中檔,所以隔音不太好。陸郁站在外頭,都能聽見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響起,停了一會,才打開了門。

    或許是下午睡了個覺,裴向雀的頭發凌亂,呆毛翹在頭頂,搖搖晃晃,就是不倒下,加上滿臉疑惑,看起來傻乎乎的。

    陸郁抽出離開前放在窗臺上的紙筆,寫,“早晨說好了要給你說長鼻子匹諾曹的故事的,還記得嗎?”

    裴向雀看到上頭寫了什么的時候怔了怔,終于想起了什么,又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將陸郁迎進了自己家。

    屋內只亮了一盞燈,恰好在靠近窗戶的桌子旁,桌上擺了幾本攤開了的書。

    陸郁看了一眼四周,認真地夸獎,“你的屋子布置得很好,很可愛。”

    裴向雀給他遞了一杯水,開心地寫,“謝謝。不過不是我布置的,是別人設計的。是,是那個人,我不曉得是誰的眼光好。”

    陸郁點了點頭,心安理得地接下這句夸獎的話。本來,這就是由他監督裝修的。

    他的嘴唇抵在玻璃杯上,眼角余光落在站在一旁的裴向雀那里,燈光很暗,他的臉模糊在了黑暗中,瞧不清楚,隱約的輪廓也是可愛的。

    讓人心動神移。

    他的聲音很低,笑意卻深,“因為是要給我的小麻雀住的,怎么能不用心?”

    裴向雀聽不清,不明白,問:“您講什么?”

    陸郁接著寫,“講,說謊會長鼻子的故事。”

    “是匹諾曹嗎?”裴向雀急匆匆地寫。

    陸郁撐著下巴,打趣著問他:“你怎么曉得是匹諾曹?難不成自己偷偷看了?不是說好了要等我的。”

    裴向雀看了字,愣了一天,猶豫再三,整個人快縮成了一團,像是很對不起眼前的陸郁,干巴巴地道歉解釋,“對,”字在這里停了,點了一和墨點,接著寫,“對不起。”

    他今天整理東西的時候,打開了放在書桌上的電腦。如今的電腦操作簡單易懂,容易上手,即使裴向雀從前沒親手接觸過,也很快弄明白了。他打開瀏覽器,搜索引擎的方框上寫著的字似乎在誘惑著他。

    他打下一行字,“說謊為什么會長長鼻子?”

    刷新出來的頁面有許多鏈接,摘要上寫著匹諾曹。

    裴向雀沒有點進去。可即使如此,他還是覺得自己對不住陸郁的好心,瞬間垂頭喪氣了。

    等他臉皮泛紅道完了歉,陸郁克制住想撓他下巴的**,正正經經地同他說起了故事。

    陸郁很會講故事,特別是以書寫的方式,分段給裴向雀看的時候總是斷在節點上,叫裴向雀眼巴巴地等著下一段,望眼欲穿。

    裴向雀托著下巴,他是個小沒見識的,也不會隱瞞自己的情緒,幾乎看的入了迷。

    講完了結局,陸郁不經意地點了點裴向雀的鼻尖,寫,“你是個好孩子,不說謊話,所以鼻子沒有變長。”

    裴向雀怔了怔,這么點親昵似乎沒碰到底線,他不好意思地伸手摸了摸,在心里嘀咕了一句,長鼻子是騙人的。

    陸郁悄悄收回了手,指尖摁在了掌心,只覺得柔軟。他只越了一絲界,接下來就像一個好鄰居,好長輩一樣守禮地起身離開,互相道別。

    不必著急,來日方長。

    作者有話要說:  非常抱歉不能日更,但是最近真的非常忙,都是用手機在熄燈后碼字,電腦都沒有時間開。等我考完試就會日更了~感謝,比心追文的gns,晚安ヽ(愛??‘愛)ノ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