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章 吃糖
    裴向雀皺起了眉,很緊張地寫, “生病了嗎?生了什么病, 去看了醫生嗎?如果沒有去,我們今天就去。”

    他甚至來不及等待安知州今天那格外漫長的反應時間, 就直接拽了拽對方的袖子。

    安知州看著裴向雀焦急的臉色, 知道他為自己擔心, 回握住了他揪著自己袖子的手, 另一只手迅速地寫, “別著急。不是什么大病,就是一個小感冒, 在冬天不容易好。”

    他微微笑了笑,蒼白的臉頰上總算了絲血色,“不管生什么病, 總是會過去的。”

    “對了,你過年怎么樣了?”

    安知州非常生硬地轉移著話題, 連裴向雀這種交際水平都能明顯感覺得出來, 可是因為安知州的性格, 沒辦法強迫他對自己講實話, 只好寫道:“挺好的。你要是, 難受的話, 要和我說。”

    裴向雀又單獨寫了一張小紙條,“我們是好朋友。”

    安知州難得調皮地朝他眨了眨眼睛,點著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很難同別人說自己的真心話, 關系疏遠的,不能交心,而像裴向雀這樣親密的朋友,可事已至此,說出來除了讓對方也難過,并沒有什么用處和改變,他寧愿自己一個人把這些事情藏起來,咽下去,不讓人知道。

    裴向雀也愁眉不展,同桌的安知州還是心不在焉,連學習都不太認真,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他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讓知州能夠開心一點。

    為此,他還嘗試性地問了一下隔著走廊的智多星徐旭。

    徐旭正在埋頭苦抄寒假作業,不過還是很有義氣地于百忙之中抽空看了一眼裴向雀的小紙條,寫了簡略的幾個字,“糖和資料。”

    裴向雀:“???”

    等到晚自習下課,裴向雀都為陸郁唱完了歌,躺在床上無所事事地寫日記的時候,抄完作業的徐旭總算發來了一句完整的解釋。

    “糖就是好吃的,人生在世,誰不喜歡吃好吃的,不過這是按照一般大眾的喜好來定的。而資料,班長這么熱愛學習,照常理推斷,肯定也熱愛寫資料啊!算是專業對口。要討好班長,這雙管齊下肯定就齊活了。”

    裴向雀看完了這番話恍然大悟,深以為然,給徐旭姑娘連發了三個贊,以表達自己的崇敬之情。

    不過徐旭還是又對著裴向雀嘀咕了一句,“不過裴裴你怎么用討好班長!根本不用!哪怕你寒假作業一個字都沒寫,咱們大公無私的班長都能為你徇私枉法一回,幫你在班主任那里滴水不漏地掩蓋過去!”

    徐旭就很氣,兩個小王子之間真摯親密的友誼,讓她嫉妒得面目全非。

    裴向雀打開自己的鐵匣子,里面放著自己快一年攢下來的錢,除了兩頓飯的開支,別的都沒怎么用,因為他有點被窮怕了,有一點余錢就想攢起來。不過即使如此,他還是從里面抽出幾張,想好了明天該買什么。

    由于裴向雀的學習水平比較低,常年在補以前的知識,對目前高二的教輔資料市場不太了解,第二天特意向安知州請教了一番,得到了很完整的介紹。

    中午午休的時候,裴向雀又無師自通地學會說謊,借口陸郁要來和自己吃飯,反正是在紙上寫,也不用臉紅。他和安知州打了個招呼,出了校門去了一家好評如潮的零食店。但是安知州從來不吃零食,裴向雀也摸不準他的口味,只好每個種類買一點,又去學校旁邊的書店買好了安知州極為推薦的那套資料,拎著大包小包,忙得滿頭大汗,才坐在后面小樹林旁邊,戰戰兢兢地給安知州發了條信息。

    他發的很急,安知州還以為他有什么事情,丟下了才寫了一半的題就急急忙忙趕過來了。

    裴向雀就站在大石塊旁邊,書包鼓鼓囊囊的,裝滿了零食,另一邊擺放著厚厚的一摞學習資料。

    安知州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就聽到裴向雀結結巴巴地開口朝他說了一句,“新新娘,新年快樂!送,送給你!”

    除了陸郁,裴向雀還是很難同別人談話,但是僅僅是一句,而他又提前聯系了大半天,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安知州失笑,想問他為什么忽然送上遲來的新年禮物。又忽然明白過來,是因為昨天和裴向雀的對話。

    大約是想要自己高興起來。

    安知州站在原處,他總是很擅長用冷淡地對待別人的惡意,可是這樣珍貴的善意,就讓他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他走近了幾步,才看清眼前擺放著的東西,努力想要露出最真摯的笑容,可又怕不夠真心,只好鄭重地撫上這一摞資料,好半響才說:“……其實,向雀,我早晨推薦的資料,是根據你的情況來的。是我沒有說清楚。”

    裴向雀在手機上打上一行字,“什么?”

    安知州搖了搖頭,他都忘了,便在手機屏幕上又寫了一遍。

    換而言之,這套價格昂貴,差點沒讓裴向雀破產的資料并不適合安知州的學霸水平。

    裴向雀捂著臉,“對不起,我可能真的是個傻子。想讓你高興,連禮物都沒有買對……”

    安知州抿著唇笑,走上前一步,拿開裴向雀的手,將自己備忘錄上的話給他看,那是他的真心話,“我已經,非常開心了,很高興遇到你,很高興你對我這么好。”

    足夠讓他在現在的這一刻鐘忘掉難過的事。

    不過安知州很快又恢復了平常,他對裴向雀說:“這套資料很貴,既然買了要一定要好好寫,有什么不知道的可以問我。”

    裴向雀歡欣雀躍地“哦”了一聲。

    零食還塞了滿滿一書包,大多是送給安知州的,其中有半袋糖果是送給徐旭的參謀費。

    徐旭什么都不知道,得了半袋最近流行的糖果,開開心心地在上自習課的時候偷偷吃了起來。

    裴向雀離徐旭太近,把她剝糖紙的瞬間看得清清楚楚,有點嘴饞。自從他那次牙疼過后,陸郁雖然在咨詢醫生過后,制定了一份吃甜食的計劃表,可是糖還是禁止的,因為太甜了,很容易就又引起牙疼。

    越吃不到越想要,大約人都有這種心思,裴向雀也不例外,他努力地把目光移開,低下頭,偷偷地給陸郁發了條信息。

    他說:“陸叔叔的男朋友想吃糖。”

    自從陸郁成了他的男朋友后,兩人的相處方式雖然和以前差不多,可裴向雀明顯有些恃寵而驕起來,大約是身份轉換所帶來的奇妙化學反應。

    男朋友還是不一樣的。要是從前,裴向雀肯定就自己忍了,而現在,他卻會向自己的陸叔叔撒嬌,表達著自己的心意。

    陸郁收到這條信息的時候,正在和這邊的高管開會。

    因為要在不久后離開寧津,所以要開的會,總結的資料,吩咐下去的事情格外多。

    陸郁在工作上的做事風格向來凌厲果斷,他的下屬的都很清楚他的性格。不過今天不大一樣,會議才開到一半,陸郁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閃了一下,在座的人都瞧見陸郁看著短信,笑了笑,態度似乎柔和了許多,連會議也結束得格外早。

    他們散了出來,忍不住會和關系要好的說上兩句八卦,紛紛猜測這該是多大的生意,才能叫自家老板露出這樣的笑容。

    李程光就站在他們后頭,聽著他們的悄悄話,心里忍不住升起一陣優越感,這是作為私人助理對陸郁的了解,剛剛的笑容幾乎是九成九是因為裴向雀。

    可惜誰也不能告訴。

    李程光只能在心里說上兩句,又去了陸郁的辦公室,他是來送淮城碧璽園那棟別墅最新的設計裝修情況的。

    陸郁前世和裴向雀在一起六年,明白他的小麻雀的生活習慣,喜歡什么,可是現在的裴向雀才十多歲,和那時候不太一樣,多了些奇思妙想,雖然設計大致沒變,還是有一些改動的。

    比如后面的小花園挖了一個小池塘,里面養荷花和錦鯉,錦鯉要是鮮紅色的。裴向雀也喜歡鳥,在外面的天空飛翔,在枝頭嘰嘰喳喳的自由自在的鳥,這也要安排。

    陸郁看了最新的進展,頗為滿意地點了點頭,又說:“再在附近找一所高中,過上兩個月,阿裴要去讀書。”

    雖然早有預感,可是李程光還是難以相信,他輕聲問:“那,那裴小少爺和您一起回淮城嗎?”

    陸郁挑了挑眉,似笑非笑,“他以后就是你的小老板了,還不明白?”

    李程光受到了驚嚇,“……明白明白。”

    陸郁笑著揮了揮手,讓李程光出去了。

    他該好好保護他的小麻雀,不應當讓他出現在大眾面前,又忍不住想要所有人都知道,這只膚白貌美,又聽話又乖巧的小麻雀是自己一個人。

    或許這就是談戀愛,讓人昏頭轉腦,連想法都前后矛盾,真是奇怪。

    傍晚,送完了裴向雀的晚飯后,陸郁還記掛著今天的那條軟軟的撒嬌短信,便順便拐了個彎,買了一袋色彩繽紛的糖果,只是沒有回復。

    而裴向雀從白天等到晚上,連吃晚飯的時候陸叔叔都沒提這件事,覺得大概是沒什么希望的了。不過他只是借機撒個嬌,討個糖果,沒有也就罷了。

    晚自習下課,陸郁照例停在原來的地方,裴向雀急匆匆地跑上車,脫了圍巾和外套,撐著腦袋,似乎在想著別的事情。

    他的心思向來瞞不過陸郁,陸郁問:“怎么了?”

    裴向雀左思右想,還是把和安知州的事情說給了陸郁聽。他講的很慢,車子開到了小區,才算是將整件事描述完了,最后又添了一句,“可是,可是,我覺得,知州還是不太高興。”

    陸郁只是默默地聽著,牽著他的手上樓,等到開了門,摁下燈,把裴向雀安置好,才慢慢地說:“因為你不明白。”

    在過去的十多年里,裴向雀的感情生活是非常單調的,他活在大多數認為非常痛苦的環境里,又不能向任何人傾訴,如果學不會自我開解,將這種痛苦常態化,估計很難過得下去那么多年。他的快樂那樣少,僅僅只是些微,就足夠讓他完全忘掉經歷的痛苦了。

    他的小麻雀還患有情感障礙,雖然依憑本能自愈,明白了什么是愛或者喜歡,可還是有許多不懂的地方,讓人忍不住心軟。

    陸郁替他將衣服掛起來,隨口說:“人的感情都是復雜的,喜怒哀樂,每個人都不相通。即使你的同桌安知州因為你對他好而高興,也不會忘記另一件事帶給他的痛苦。”

    他頓了頓,裴向雀并沒有開口,而他已經明了了對方想說什么,“阿裴,你做不到讓他不要難過。”

    良久,裴向雀才垂頭喪氣地“哦”了一聲。

    陸郁站起身,走到了玄關,似乎在拿東西,“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同桌,我見過他幾面,那是個很明事理的人,不會被什么輕易打倒。”

    裴向雀沒再說話,陸郁又走到了他的身邊,身邊拎著的袋子悉悉索索,發出一陣熟悉的聲音。

    是糖紙。

    裴向雀耳尖地聽出來一會。

    陸郁站在自己的面前,溫柔地笑著,“都抬出來我的男朋友的身份了,還能不給你吃嗎?”

    發短信畢竟是隔了屏幕,打下那些字也沒什么好害羞的,可是一旦陸叔叔站在自己的面前,說出這些話,卻一下子就叫裴向雀的臉頰滾燙了起來。

    “啊,就,忽然想吃糖了,陸叔叔,又,又不讓……”

    陸郁拆開包裝,糖果被裹在色彩斑斕的糖紙里頭,在燈光下一閃一閃,似乎在誘惑著裴向雀。他想要伸手拿,卻被陸郁摁住了手,只聽得頭頂傳來一陣輕笑,“就這么吃不怕牙疼,我們換個法子?”

    換法子?換什么?裴向雀的腦子里冒出一堆亂七八糟的想法,比如泡成糖水,一塊糖果切三瓣,早中晚各一瓣,稀奇古怪,什么都有。

    幸好他想的快,可是說的慢,一句也沒能講出口。

    陸郁捏了一下裴向雀熱乎乎的小臉蛋,隨意拿出一粒糖果,輕描淡寫地剝開,卻不是給裴向雀的,而是自己放到了嘴里。

    甜味仿佛在口腔中炸開,陸郁微微皺了眉,他其實不太愛吃甜食,不過現在這都無所謂。

    裴向雀看著光禿禿的糖紙,眼睛都瞪圓了,心想,不是說好是給自己吃的嗎?

    這,男朋友以后的話還能當真?

    陸郁一言不發,也不解釋,只是扯了扯領帶,稍一用力,就將毫無防備的裴向雀拉入自己的懷抱,然后俯身親了上去。他的嘴里含著糖,糖水融化,不僅是口腔,連嘴唇都沾染上了甜味。

    同往常不同,這一回的親吻并不只是淺嘗輒止,輕柔緩慢,像是要把裴向雀整個人揉進自己的身體里,用力又急促,鼻尖緊貼,連呼吸都不自覺地融合在了一起。

    裴向雀被親得暈暈乎乎的,整個人仿佛都被甜甜的糖水包裹住,只能捉著陸郁的手,模模糊糊間感到對方站起身,笑著說:“以后這樣吃,好不好?”

    裴向雀才算是反應過來,捂著嘴唇倒退了幾步,委委屈屈地望著陸郁,像是被對方占了大便宜,“你,陸叔叔,騙人。”

    陸郁眉眼含笑,心滿意足,一點也不心虛,反問縮在不遠處的小麻雀,“我騙什么人了?阿裴,你摸著良心說,沒吃到糖嗎?”

    裴向雀摸著良心,心不甘情不愿地回答,“吃,吃到了。”

    陸郁又問:“糖甜不甜?比從前吃的還要甜的多。”

    “……甜,很甜。”裴向雀沒辦法說假話。

    陸郁握住他的手,牽進自己懷里,“而且是不是也不會牙疼。要不要再吃一個?”

    雖然吃糖和吃陸叔叔一樣有吸引力,可是裴向雀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單純天真的小麻雀,親多了嘴唇可能會腫,被人發現異樣,只好忍痛拒絕,“還是,不要了。吃多了,就被人發現了。”

    裴向雀松開手,明亮的燈光之下,紅艷艷的嘴唇像是熟透了的櫻桃似的閃著動人的光澤。

    陸郁輕嘆了口氣,今天只親到了一次,不過根據可持續發展的吃糖計劃,這一項也應該添加進來,每天一顆糖,快樂沒蛀牙。

    可這么兩個巨大的誘惑擺在身邊,不吃也太考驗自己的自制力了,而裴向雀在陸郁面前智商和自制力一貫降到底線,只好退到浴室,打算洗個臉冷靜冷靜,抬頭卻看到鏡子里的自己。

    和平常大不一樣。

    大約是剛剛親吻的角度有所偏差,裴向雀不僅大半邊嘴唇通紅,旁邊還多了個小紅點,因為皮膚太白,明顯極了。

    裴向雀捂著那一小塊地方,忽然覺得有些眼熟。

    那是很長時間之前的事了,他記得自己一覺醒來,也是嘴唇邊多了個小紅點,和陸叔叔說也許是家里有了什么蟲子,可是打了幾次打蟲藥,一條蟲子的尸體也沒找著。

    而那個印記,簡直和這個一模一樣。

    時隔幾個月之久,裴向雀才算是后知后覺地發現了,那個可能不是被蟲咬的,而是被陸叔叔親的。

    陸叔叔也偷親了自己,可是表白的時候,裴向雀把自己偷親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告訴了對方,可是陸叔叔卻什么也沒有說。

    又,又被騙了。

    裴向雀在臉上潑了冷水,下定決心這一次不能輕易原諒總是騙自己的陸叔叔,最起碼,一個親吻是肯定不行的。

    他急匆匆地走出浴室,站在陸郁的面前,指著小紅點,“陸叔叔,是不是,在,在很久之前,也偷親,偷親過我!”

    陸郁一怔,沒料到小傻子還記得這件事,不過他被捉到說謊后向來很坦誠,直接承認了,用指尖輕輕點了一下那個印記,“我的好麻雀,能不能原諒我?”

    裴向雀臉紅得厲害,腦子里殘存的理智抵御著誘惑,“這次,陸叔叔,不能再用一個親吻,親吻抵債了!”

    這樣算是什么懲罰!

    陸郁想了片刻,認真地和他討價還價,“那再加一個糖果,不是今天的那種方式。”

    裴向雀:“……那好,好吧。”

    陸郁扶著額頭,忍不住笑了,“吃完了記得刷牙。”

    作者有話要說:  小雀:陸叔叔騙人!偷親也親的是左邊嘴唇!哄也哄不好啦!

    大裴:世界上沒有一個親親解決不了的事情……

    小雀:一個親親也不好使了!

    大裴:那就兩個……

    小雀:兩個也不行!

    大裴:再加兩個糖?

    小雀:這還差不多!

    感謝喵東的地.雷,感謝大家的營養液和評論,非常感謝,晚安。下面還有點關于安安的話想說。

    大家可能是誤會了我的意思,我是說關于副cp之后的發展放在番外,但是裴裴和安安關于友誼之類的互動還是會在正文中寫出來的。也曾經在文中寫到過,對于裴向雀來說,他的好運氣是從遇到陸郁開始的,然后就是遇到安知州。安安對于裴裴是非常重要的,肯定會有安安的出場。

    關于上一章的留言,非常抱歉,在寫安安的故事的過程中,我確實受到了評論的影響,因為有讀者說我寫這個副cp是為了騙錢,導致我非常輕率地決定將這一段故事分割開來,單獨來寫。因為他們不喜歡這個故事,我覺得沒有必要強迫別人花不必要的錢來買不想看的文,而騙錢這個說法也讓我在處理安安的故事上偏于極端,因為實在是不想再見到這個可怕的說法。不過總體上來說,安安的故事其實是按照我原先預想的情節走的,這本來就是一個破鏡重圓的梗。但是由于這樣草率的寫法造成了很多問題,包括劇情的割裂和人物形象的不完整,鋪墊上的不到位,實在是非常抱歉,給大家造成了不愉快的看文體驗,我會盡力修改擴充有關安安故事的片段,彌補自己的過失。非常抱歉,無論如何,不能把文處理好都是我自己的鍋,也沒有什么可以辯解的了,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等我全部修改完畢,會將章節號貼出來,希望能稍稍彌補其中的缺憾。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