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一十九章:斬殺
    二老原本想用輩分來鎮壓張凡,發覺不行便改用武力制服。

    然而不曾料到,張凡的真正實力要遠超他們所想。

    他們很清楚影門組長的實力,最多只在A+級,也就相當于炎夏六門的堂主級。

    充其量也就比堂主強上半分。

    而要知道他們可是炎夏六門的長老級,實力等同于影門S級。

    實力的確是單方面被碾壓,但對象卻調換了位置。

    張凡僅僅只需一招,便令二老容顏大變。駭然的同時,身體更是止不住的微微顫抖。

    多少年了,他們何曾像現在這樣發自內心的感到恐懼?

    如果剛才的杯子砸在了他們任何一人的身上,就算不死也得半殘!

    要說現場最震驚的,莫過于張武龍和他的大兒子張揚。

    兩人一直以為張凡是通過攀關系,才進的影門。

    就算有點兒實力,最多也就是個A級甚至更差。

    事實證明,他們錯了,而且錯的相當離譜。

    一個在他們眼里的廢物,如今搖身一變,成了他們根本招惹不起的存在。

    這些年,在他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反觀楚衛東也有些小小的吃驚,但很多都在他意料當中。

    因為上次在六門會議上的相見,讓他知曉這年輕人的底蘊很不簡單。

    張凡面無表情的盯著對面二老,再次沉聲道:“說吧,你們想怎么選。”

    炎夏六門,實力為尊。

    任憑你多大的輩分,技不如人就只能任人碾壓。

    不說整個炎夏六門,單就這間包廂里,張凡就是站在實力至高點的無敵存在。

    只要他想,隨時可以斬殺面前的兩名老者。

    這是他給予的最后底線,如果對方肯就此離開,這事兒也可以就這么過去。

    當然,這不代表他就會放過武門。

    二老面面相覷,始終不曾開口說話。

    與其說他們不知該如何應對,更像是心有不服。

    兩位長老級別的人物,在各自門中叱咤風云的人物,如今卻被一個小輩當面羞辱。

    這算什么?說出去怕是會被人笑掉大牙!

    “張組長,你最好不要太過分。我們好歹也是在六門有頭有臉的人物……”

    程老沉默了片刻,終于決定開口。

    只是不等他把話說完,張凡忽然一拍桌面起身冷笑道:“你想說什么?”

    “你就不怕我們背后的勢力,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程老總算是把心里話說了出來。

    但他或許這輩子都沒想到,這句話會成為自己最終的遺言。

    張凡早就厭了,不想在與這些老不死的東西繼續糾纏。

    他直接抬起右手自半空凝聚一道靈刃,而后瞬間貫穿了程老的胸口!

    沒有任何征兆,張凡直接將武門的其中一位長老當場斬殺。

    這一幕,看呆了所有人。

    為此,楚子婧還下意識的捂住了晴晴的雙眼。

    自己則閉上雙眼,不敢繼續觀看。

    程老顫抖著指向張凡,嘴里卻不停的冒出鮮血。

    他睜大了雙眼想要說些什么,但隨著氣息的漸弱而徹底隕落。

    沒錯,張凡真的下了死手。

    這也是他自打重生地球以來,殺的第一個人。

    坐在旁邊的白老已經徹底嚇傻了,就這么坐在原地連個屁都不敢放。

    瘋了,這一定是瘋了!

    白老內心不斷吶喊著,同時又伴隨著強烈的恐懼。

    他不知道下一個會不會是自己,所以只能徘徊在萬丈深淵的懸崖上。

    楚衛東的臉色也變了,夾雜著震驚與無奈。

    他轉而望向張凡,同樣是一句話也不敢說。

    “我這人最討厭的,就是聽你們羅里吧嗦一大堆。就兩條選擇,你想選哪條?”

    很快,張凡將目光對準最后的鬼門長老。

    “我……我……我選第一條!”

    在生死關頭,其他都是狗屁。

    白老只想抱住自己的命,之后的大不了等回到總門再解決。

    “行,路就在這兒,你隨時可以離開。”

    張凡也是說到做到,收斂凌人的殺意指了指大門冷聲道。

    可話雖如此,白老卻始終坐在原地不敢動彈。

    鬼知道自己起身后,會不會被這小子捅刀子?

    直覺告訴他,還是坐在原地更安全。

    見眼前的老頭兒遲遲不肯離開,張凡不禁皺眉道:“怎么還不滾?”

    奈何現在的白老,真是欲哭無淚。

    他也想走,走的越遠越好。

    最好這輩子,都別在碰到這比惡魔還可怕的青年。

    可他敢走么?

    遲疑了片刻,忽然強顏歡笑道:“張……張組長,您也算是半個鬼門的人……”

    呵,這么快就開始攀親戚了?剛才怎么還覺得自己是個污點?

    張凡懶得搭理,擺了擺手道:“我勸你趕緊滾,在我還沒決定動手殺你之前。”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白老自知再不走真可能就走不成了。

    只得硬著頭皮狼狽離開。

    當門再次關上,包廂里就只剩下張武龍和張揚這對父子沒有處理。

    然而此刻的父子倆可謂如坐針氈,想找機會一同離開,卻又不敢。

    如果說之前他們覺得張凡不過是仗著影門,才敢如此囂張。

    那么現在卻是徹底后悔,后悔當初為什么沒有早點知道張凡的恐怖實力。

    連總門長老級別的存在都不怕,自己又算個屁?

    “小……小凡,之前可能都是誤會,我們這次來其實沒有惡意。”

    張武龍第一次以父親的角度,向張凡低頭。

    雖然很不甘心,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是啊弟弟,我們……”

    “為啥這包廂里,還有兩只煩人的蒼蠅?要不,我把它們一并拍死算了?”

    張凡連正眼都懶得看,意有所指的小聲問道。

    最先開口的是楚子磬。

    只見她立刻搭話道:“蒼蠅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一直在你耳邊嗡嗡嗡的叫。”

    這一段對話,聽得張氏父子兩更是險些嚇尿。

    “小凡,其實我們……”

    “怎么這蒼蠅還在亂叫?”

    張凡再次打斷了張武龍的話,卻見楚衛東頗為無奈的朝其使了個眼色。

    張武龍立刻心領神會的帶上大兒子,起身就走。

    直到所有外人都已離開,張凡這才起身朝楚衛東抱拳道:“伯父,先前多有得罪了!”

    他知道自己招惹了鬼門長老,倒霉的會是楚家。

    不過他有把握保全楚家,就是自己剛才的做法有些過了。

    倒是楚衛東略顯驚訝的望向張凡。

    要知道前一秒的張凡,和現在的張凡簡直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