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二章:趣事齊聚大東山
    麥城,傳開了消息。

    有人排隊買篩子。

    這若只是普普通通地買篩子,倒也算不上話題。

    可上百來人排隊去買,那就有意思了。

    有人去街上打聽,問那些人買篩子做什么。

    他們都說不知道,回答得疑惑又無辜。

    這卻更讓人起疑。

    自己來買篩子,卻不知道用篩子做什么?

    那還買它作甚?

    于是就有人起了疑心,偷偷跟著這些買篩子的人,卻發現他們都回了大東山。

    又有人傳聞大東山早被高價買下,這更讓人津津樂道。

    縣衙。

    吳洛年坐在書桌旁,數著手里的會票。

    站在他身后的,是師爺趙氏。

    這趙氏雖然是兒子,但他娘當初生了十七個孩子,全都沒能養活。

    他是第十八子,生下來之后,家里人不敢給他起名,整天便叫他“野種”、“走路的畜生”,每七天就把他的身子按進糞坑里。哪怕在他吃飯時,也要往他的紅薯里灑石子。

    這等賤養,總算平平安安將他養大成人,沒被鬼差勾了去。

    后來他做了師爺,人們便就叫他趙師爺。

    趙師爺極孝敬父母,每每說起父母對自己的養育之恩,便感激涕零,聲稱無以為報。

    傳聞他每次吃飯,都要吃父母剩下的。家里有新布料,也要給父母做衣裳,等父母穿破十次,才剪了衣服又縫縫補補給自己穿。

    吳洛年看他為人孝順,覺得孝順的人必定忠義,就讓他做了自己的心腹。

    此時吳洛年算著家里的賬,趙師爺忽然開口道:“老爺,城里發生兩件趣事。”

    “什么趣事?”吳洛年頭也不抬。

    “有位富商來了麥城,跟一老農買下了大東山,花費二十兩,他說是給自己造莊園。”

    “哦?還有這等傻子?但也不值一提。”

    趙師爺笑道:“還有第二件趣事,今天街上大排長龍買篩子,估摸著有數百人。這些人買了篩子以后,都紛紛去了大東山。”

    吳洛年終于抬起頭來:“有富商買了大東山說造莊園,然后數百人帶著篩子去大東山?”

    “是。”

    “這兩件事估摸著能連在一起,卻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吳洛年嘟噥道,“若是城內還有消息,就稍微留意一下,不必特意去打聽,也許算不上大事。”

    趙師爺點頭道:“是。”

    大東山。

    張小雷回來之后,人們都在這席地而坐,手里抱著篩子。

    “老板,我們都將篩子買來了。”

    “究竟要用這些篩子做什么?”

    “是啊,難不成要我們運沙土回去么?就算運沙土,也不該用篩子吧?”

    張小雷淡然道:“好了,都通知下去,要干活了。”

    “干活?干什么活?”

    “所有人都去小月河里待著,看到東西就撈上來。”

    “東西?什么東西?”

    人們聽得莫名其妙,但還是順從去了小月河里。

    這小月河本就是條溪流,人站在上邊,連膝蓋都不到。

    張小雷對孫虎招招手,示意他和自己一起走。

    隨后,他從馬上拿來兩個布袋,又拿下兩個鋤頭。

    這倆鋤頭,是他在歸程的村子里買的。

    張小雷將布袋分給孫虎一個,讓他與自己一起扛著布袋上山。

    孫虎扛著布袋,他好奇道:“張先生,這布袋里是什么?”

    “銀子。”

    “銀子?我怎么摸著都是碎銀子?”

    “確實都是碎銀子。”

    孫虎疑惑地打開布袋一瞧,里邊的銀子都很碎,最小的不過一粒米大。

    他驚奇道:“整這些回來做什么?”

    張小雷笑道:“你等著就是。”

    他又帶著孫虎上來一段路,最后來到一處懸崖前。

    這懸崖里有水流滲出,張小雷笑道:“你曉得么,這小月河是大東山里的山水,從遠處的大湖滲進來,流向小月河,再流向長江。”

    “我不曉得。”

    “現在你曉得了。”

    張小雷抓起一把銀子,朝著懸崖石縫砸去。

    有些銀子掉下來,順勢而下,掉在了小月河里,有些銀子卻是進了石縫。

    這流水從高而下,宛如一條小瀑布,將碎銀朝著前邊沖去。

    一些扁平的銀子,也飄蕩在河面上。

    孫虎睜大眼睛:“你丟銀子做什么……”

    “等著就是。”

    張小雷嘿嘿一笑,他又拿起鋤頭,用力地砸向山壁。

    “砰!”

    這山壁的泥土碎石被砸下來,他又抓起一把銀子丟進去。

    緊接著,他又舉起石頭砸向山壁。

    他抓一把,砸一次。

    抓一把,砸一次。

    孫虎不明白張小雷的用心,但也照葫蘆畫瓢,學著他又砸又扔。

    那下邊的人們站在小月河里,也不明白張小雷要自己做什么。

    人們聊著天,倒也是樂呵呵的。

    不干事就有錢拿,誰不樂意?

    可就在聊天時,忽然有人喊道:“銀子!”

    人們齊刷刷扭頭看去,卻見那人從水里撿起一小塊銀子。

    “我的天,還有銀子!”

    “有銀子飄來了!”

    “往前走走!”

    人們變得愈發興奮起來,紛紛朝著前邊走去。

    這小月河,竟然挖出銀子了!

    這時,張小雷下了山,他看見人們在撿銀子,便高聲喊道:“可算讓我找到了地方,你們趕快撿!我會把你們撿來的銀子記在賬上,每月一結算,每人可拿自己撿的銀兩二成!”

    人們聽見這話,都是紛紛激動起來。

    熱情空前高漲,他們爭先恐后地朝前沖去,更有人恨不得將自己的身子埋進這小溪里,好好查探一番。

    這時,篩子派上了用場。

    那泥沙渾濁了水,只要用篩子一撈,就能把泥沙洗干凈,白花花的銀子也順勢出現。

    雖然細小,但那也是銀子!

    張小雷看人們這般熱情,他擺出一臉嚴肅,與人們說道:“各位可都聽好了,這兒雖然已經被我買下,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各位這些天都吃住在這,決不能說出去!”

    人們連連點頭,紛紛贊同。

    “絕不會說出去!”

    “哪個狗娘養的要是敢講出去,老子宰了他!”

    “感謝張老板菩薩心腸,讓我等發財!”

    張小雷低聲嘟噥道:“還菩薩呢,我又不信佛,就不能喊聲財神爺么?”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