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章 重生書生
    大日出山,紫氣東來,云霄遮掩著一縷游走的金芒,重重疊疊的青峰上氤氳金光,赤光搖曳。

    一身落魄秀才裝束的易安,難以置信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臉頰,嘴角不斷低喃,“……大難不死,必有后福,這話果然不假。”

    周圍群山環繞,乃是一片十分陌生的環境。

    易安翻身坐起,一臉驚喜的環顧四方,特別是當他再次確認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場景后,一股難以言喻的愉悅涌上心頭,讓他的心跳不由得瘋狂加速,如同擂鼓一般,撲通撲通的上下竄動。

    好一會,易安才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但臉上仍舊神采奕奕。

    “我終于如愿以償的變回人了!”

    這一天,他等的實在太久了,久到讓人無法想象。

    易安原本是一個人類,在掛掉之后,他竟離奇的變成了一團意識。

    除了不會感到饑餓,不會死亡之外,他沒有獲得其他的任何能力。

    而且他重生的世界,也有些奇怪,這里到處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最初的時候,他只能渾渾噩噩的四處飄蕩。

    這里仿佛無邊無際,沒有盡頭一般,這種百無聊賴的日子,他自己也不知道持續了多少個歲月。

    直到某一天,易安遇到了自己在這個世界上認識的第一個生靈,他的名字叫盤古。

    起初,易安還以為這一切都只是個巧合,但隨著深入的了解,他逐漸驚奇的發現,對方就是他認知里那個開辟天地的盤古。

    到了這里,易安才終于明白自己究竟重生到了一個什么樣的世界。

    一日,大道降下旨意,盤古有感,開天乃是他的證道之法。

    在一瞬間,天機顯化,所有的混沌魔神都感知到了大道的意志。

    他們本來就是應運混沌而生,混沌就是他們的本源,若是開辟天地,那混沌將不復存在,喪失了本源的他們,就算最后能夠僥幸進入新的世界,那一切也都得重頭再來了。

    于是,一場驚天動地,史無前例的大戰拉開了序幕,盤古一邊開天,一邊同混沌魔神做著爭斗,有著凈世青蓮的恐怖防御力,再加上盤古斧的無上威能,一些相對弱小的混沌魔神直接被碾壓式的收割,大戰一直持續了上萬年,一心二用的盤古受了很重的傷勢,身為先天至寶的凈世青蓮跟造化玉碟也相繼破碎了。

    盤古一聲怒吼,直接用盡了自己最后的一絲本源,手中的盤古斧朝著混沌重重的劈了下去,混沌魔神想要阻攔,可面對著如此浩瀚的偉力,他們的舉動無異于螳臂當車。

    “一斧開混沌”

    “二斧開天地”

    浩瀚無垠的混沌直接被撕開一個偌大的口子,那些距盤古比較近的混沌魔神,連防御都來不及,就連同著元神被撕碎了,還有一些混沌魔神則是舍棄了肉身,讓自己的元神順勢逃入了新開辟的世界當中,鴻鈞,楊眉,羅睺就在此列。

    就這樣,易安的第一段友情,宣告結束,他也隨之進入到了廣闊的洪荒大地。

    剛開始的洪荒,就如同以前的混沌一樣,顯得有些死氣沉沉,但經過了無數個歲月的溫養孕育,洪荒處處山清水秀,洞天福地遍布整個洪荒,猶如一個個仙境。

    但很可惜,易安仍舊未能改變自己不能修行的結局。

    這時他才終于意識到,原來意識形態是真的不能修行的,想要改變這一結局,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擁有一個肉身。

    他曾嘗試過無數種辦法,卻都以失敗告終,沒想到自己都已經放棄了,但卻在紫霄神雷的“幫助”下,被打入到了一個未知的世界中,意外重生在了這個書生的身上。

    原來,易安先前一直附身在一個人界修士的身上,對方渡地仙劫的時候,竟然遇到了萬年不遇的紫霄神雷,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對方連幾道劫雷都沒有撐住,就直接掛掉了。

    易安雖有著不死不滅之能,但在紫霄神雷的巨大沖擊力下,還是被劈的意識模糊,順著周圍不穩的空間,稀里糊涂就來到了這里。

    好在,易安卻是因禍得福,雖然現在這具肉身很弱小,沒有了以前不死不滅之能,但卻擁有了無限的可能。

    占據了這幅孱弱的身軀,易安同時也繼承了原主的記憶,可能是受了記憶的影響,易安不禁生出了一種原主就是第二個自己的錯覺。

    原主的身份平平無奇,跟廣大的讀書人一樣,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可謂是一個十足的書呆子,值得一提的是,原主的姓名,竟然也同樣叫作易安,不得不說,緣分真是妙不可言。

    他自幼跟奶娘相依為命,雖然無父無母,但奶娘卻對他視如己出,從來不曾虧待了他,日子倒也不錯。

    可就在昨日,夜幕剛剛落下,原主正在家中讀書,就在這時,突然從外面闖入了幾個強盜裝束的賊人,接下來讓他記憶猶新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平日里和藹可親、柔柔弱弱的奶娘突然化身成為了一個武林高手,跟幾個強人對上,竟絲毫不落下風,最后竟然還把強人打跑了。

    但事情卻并沒有這般簡單的結束,原主正準備吐出心里疑問的時候,奶娘卻制止了他,緊接著匆匆忙忙的塞給了他一封陳舊的書信,還有一條逃走的路線,便又緊跟著說道:“對方絕對不會如此輕易的善罷甘休,你快按照我給你的路線逃走,等我解決了對方,就去目的地找你,不管結局如何,你都不要回來,切記,切記…”

    就這樣,原主跟隨著奶娘指引的路線,整整奔波了一夜。

    就在他正要喘息一下的時候,前方卻突然竄出了兩個人影,一個兇神惡煞,而另一個卻仿佛仙女下凡,美艷得不可方物,兩人一追一逃。

    看到這一幕的原主,不禁愣了一下,就在他愣神之際,前方的那個兇人,卻直接朝著他沖撞了過來,露出了一個青面獠牙的恐怖面孔。

    女子想要阻止,卻已經晚了,原主一個文弱書生又哪里見識過這種場面,直接被嚇死了過去,記憶止步于這里。

    就在易安暗自思索之際,一個陰森的聲音突然從他的后方傳來:

    “易安”

    “你那個死鬼奶娘,還真是難纏,竟然害得地字二號都命喪于此。”

    “不過,只要能解決你,那付出的一切代價,也就都值得了。”

    易安頓時一驚,急忙轉身,就看見了一個身披黑袍,面容冷峻,看上去就有幾分邪性的中年男子,正在直勾勾的盯著他。

    “我想知道,你這般行為,究竟是為了什么,還是說是受了誰的主使?”

    看著眼前來者不善的黑袍人,易安的臉色不禁微變,眼下的他只是一個手無寸鐵的書生,縱然有著千般手段,也使用不出。

    “不用枉費心機了,你逃不掉的。”黑袍人為了防止發生變故,身體前躥,沒有什么華麗的招數,只是單憑著肉身的力量直奔易安的胸腹。

    他自始至終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干掉對方!

    易安幾乎是出于本能,不等大腦做出反應,身體就已經自主的扭轉,恰好躲開了黑袍人的奪命一殺。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