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章 馬余
    休整了一下午,馮戚川已經恢復到了最巔峰的狀態,跟易安商議了一下對策,他就獨自提著長刀出門了。

    這里畢竟是城主府,人多眼雜,稍有不慎就會暴露行蹤。

    因此,讓馮戚川只身一人前去打探,才是最合適的。

    外面籠罩的黑暗,乃是最好的掩護,他穿過幾個墻頭,來到了城主府的內院,對于后天境的高手來講,外面那些巡視的護衛,形同虛設。

    城主姓馬,叫馬余,據說乃是長安一個大家族的旁系,此人平日里極少露面,把整個潁川城的軍政,都分別交給了部下去做,可以說,他把自己的存在感壓得很低。

    現在細細想來,只怕對方是有意而為之。

    馬余這樣做的原因,無非有兩點,第一,對方的性格或許本來就是這樣,靠著家族坐上了城主的位子,但馮戚川覺得不大可能。

    那就是第二點了,馬余在極力隱藏著某件事。

    只有他的存在感低了,才不會有人注意到他。

    一念于此。

    馮戚川不禁把馬余的怪異跟摩羅教的兇手在這里消失一事聯系在了一塊。

    莫非……

    馮戚川搖搖頭,暫且打消了自己的念頭。

    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樣吧。

    整個內院,共有十數個房間,除了正中的那一間外,其余都是馬余妻妾的房間,他沉思了少許,直接悄然無聲的摸入了其中一個比較偏僻的房間。

    正在睡夢中的懷靈被身體傳來的疼痛與窒息感驚醒,她想要大喊,可是咽喉卻被馮戚川死死的掐著。

    兩行清淚,順著她的臉頰流下,纖瘦的身軀,也忍不住直發顫。

    她只是一個弱小女子,又哪里見識過這種場面。

    “不要出聲,如果敢耍小心思,我就宰了你,懂就眨眨眼。”馮戚川壓低了聲音說道。

    懷靈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拼命的眨眼。

    馮戚川松開手的同時,另一只手馬上握住了長刀。

    他敢保證,等不到懷靈叫喊,他的長刀就能落下。

    “大俠…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都能給你。”懷靈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問道。

    城主府戒衛森嚴,對方竟然可以悄無聲息的潛入,并且來到內院,這種事情是從來不曾有過的,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證明了馮戚川的身手不凡。

    而關于武林豪俠的事情,她也是有所耳聞的,很多武林人士都是目無法度,殺人不眨眼的。

    她才二十出頭,正值妙齡,還有大好的年華等著她去享受。

    她不想死!

    馮戚川瞥了她一眼,雖然對方有幾分姿色,但他卻沒有什么想法,他現在唯一的心思,就只有復仇。

    “我來是想跟你打聽一些事情的,你放心,我既不貪財,也不好色,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問什么,你就答什么,我保你無事。”

    懷靈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不敢吭聲。

    但心里卻暗自松了一口氣。

    馮戚川很滿意對方的態度,開口道:“我問你,今天馬余可有什么異常?他有沒有見過什么人?”

    懷靈一愣,目光有些躲閃,如果是其他事情,她自然會毫不猶豫的吐露出來。

    但是有關于那個男人的事情,她可是從來不敢亂說的。

    外邊的人或許不知道,但身為馬余枕邊人的她,可是非常清楚那個男人的兇狠。

    以前,馬余的妻妾是有十二個的。

    記得一次,三夫人只是跟別人抱怨了一下馬余的不好。

    馬余的妻妾就變成了現在的十一個。

    如果讓馬余知道了今晚的事情,那她一定會死得很慘。

    馮戚川手中寒光一閃,只見懷靈的顎下多了一柄長刀,只要他手抖一下,就會帶走懷靈的命。

    “我勸你,還是把自己知道的東西,都老老實實的說出來,否則,那你可就要香消玉殞了,真是可惜了這份姿色,我想,馬余其他的夫人,應該不會都似你這般愚昧吧。”

    懷靈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身上的冷汗直往外冒。

    懷靈聲音有些哆哆嗦嗦的說道:“不要,我全說,今天下午確實有人來找老爺,至于老爺最近有沒有異常嘛,我倒是沒注意,他已經很久沒來我這里了。”

    說到這里的時候,懷靈的臉上還露出了一絲幽怨。

    “那個人,是不是臉有點寬,一身墨色長袍?”

    懷靈弱弱的說道:“是的,并且對方一臉慌張,看樣子就像是在逃命一般。”

    城主府的內院總共就這么大,但凡有點什么風吹草動,都很難瞞過她們。

    “那他后來離開了嗎?”馮戚川陰沉著臉,就連聲音都變得有些發寒。

    他正在極力的克制著自己的情緒。

    懷靈搖搖頭,說道:“這個我不清楚,我一直都在屋子里,倒是沒聽到對方離開的聲響,也可能是他離開時候的動靜比較小吧。”

    “那馬余平日里,又在做什么?”

    “不知道,我們雖然都是他的妻妾,但他早就告誡過我們,不準擅自去找他,他幾乎每天都把自己關在屋子里,甚至,有幾次都足足一兩個月不見他的人影。”懷靈如實回答道。

    事已至此,她也沒有什么隱瞞的必要了。

    反正虱子多了不癢,說一件跟說兩件并沒有什么差別。

    “我既然說過不會殺你,那就不會食言,但為了防止出亂子,你還是先睡一會吧。”馮戚川說罷,直接一掌劈在了她的后頸。

    懷靈直接暈了過去。

    馮戚川雖說控制了力道,但讓懷靈一覺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還是不成問題的。

    馮戚川沉默。

    從剛才證實了馬余就是幕后指使者的時候,他的心,就已經不受控制了。

    妻兒的血海深仇,就仿佛一根針一樣,狠狠地刺進了他的心里。

    “馬余,最好不是你,否則的話,我會將你碎尸萬段,誅你九族!”馮戚川的雙眼逐漸泛紅,雙拳握得窸窣作響。

    僅僅一個呼吸的功夫,馮戚川就來到了馬余的屋子外,隱藏在窗外的一處陰影下面。

    他探頭朝屋里望去,環視了一圈,只見里面空蕩蕩的,并沒有發現馬余的蹤跡。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