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一章 文會
    “小兄弟,你年紀輕輕就有了這般實力,可有什么秘訣啊。”李之河期待萬分的問道。

    他對別的不感興趣,可對武道上的事情,卻是情有獨鐘。

    “這點可能跟我修煉的功法有關系吧。”易安模棱兩可的回答道。

    不過,他這也算不得假話,他修煉的是修仙功法,而不是武道功法。

    “這樣啊。”李之河一聽,不禁有些失望。

    既然是功法上的問題,那也就無法借鑒了。

    除非他肯舍棄現在的功法,再廢掉這一身的修為,才能轉換別的功法。

    不過,這樣就有些舍本逐末了,得不償失。

    “武道本來就是殊歸同途,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來找我。”易安說道。

    看對方倒是個實誠的人,易安自然不介意結個善緣。

    況且,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他們就要處于同一屋檐下了。

    “那就多謝小兄弟了,我是粗人一個,不會說話,先前多有得罪之處,你可不要記恨我,以后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就是,你別看我本事不大,但在這杭州城,還是有點人脈的。”李之河大喜道。

    雖然對方年紀比他小,但武林人士,又何必拘于小節,俗話說得好,達者為師,能得到一個先天境強者的指教,這可是多少武者夢寐以求的事情。

    這就好比是讀書人想要得到魏良的指點一樣。

    “那就多謝李大哥的好意了。”易安說道。

    “你先休息吧,缺什么東西,盡管跟我說,我就在那邊的西廂房。”李之河指了指西廂房的位置,跟易安告別一聲,就離開了。

    易安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倒是還不錯,算是城中比較清凈的地方了。

    ……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月。

    這段時間里,易安很忙,幾乎沒有了什么閑暇的時間。

    每天早晚都要修煉,按照“道經”上的小周天運轉,采納日月之精華,不斷的壯大自己的真氣,讓真氣變得更加的精純。

    然后其他的時間,大部分都是在研究經義,在魏良的悉心教導下,他的水準大有長進。

    據魏良說,現在的他,雖然還有不少地方有待提升,但已經足夠應付下個月的鄉試了。

    雁北的科舉,主考經義文章,出的題目,往往只是經義里的一句話,甚至是一個字。

    因此,想要在科舉之路上大放光彩,就必須對經義文章有著很深的見解與獨特的領悟,而魏良先前傳給易總的筆記,就是講述了魏良自己的一些見解跟感悟。

    本來易安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但看了魏良的筆記后,也就豁然開朗了。

    直到現在,易安才真正意識到這幾本筆記的珍貴之處,怪不得有那么多人想要拜師呢,單單筆記就這么厲害,如果能得了魏良的真傳,勢必受用無窮。

    而且易安發現,自從筑基后,他的腦海清明,對于那些經義文章,幾乎過目不忘。

    ……

    “溫柔敦厚而不愚,則深於詩者也。疏通知遠而不誣,則深於書者也……”

    東廂房中,易安奮筆疾書,雖然經義就那么幾本,對于其中的內容,他早已熟記于心,但每一次研讀,他總能從中感悟到不同的意境。

    先賢的智慧,果真是神妙無比。

    “感覺如何?”不知什么時候,魏良的身影悄然出現在了易安的身后,臉上不禁流露出了一抹欣慰。

    “剛開始的時候,進步很快,只是最近仿佛遇到了一個桎梏,很難再做出什么太大的突破。”易安回想起近期的所得,如實說道。

    魏良撫須微笑道:“不能急,不能急,如果一時間很難解開這個桎梏,倒不如出去走一走,換一種思路來看,說不定就解開了呢?”

    他并沒有詢問易安是因為什么為難,更沒有為他解答的意思,只是引導了一個方向,易安能走到哪一步,全靠他自己。

    從別人那里知道了答案,那終究是別人的,而不是他自己的,這樣可不利于成長。

    “先生說得有理,是我陷入誤區了。”易安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孺子可教也,明日,正好西湖有一場文會,你可以去看看,結識一些青年才俊,雖然不一定有用,但交流一下,沒準自己的思緒,就被打開了呢?”魏良說道。

    其實,這件事才是他此次的目的。

    只有跟別人相比,才能察覺到自己的不足。

    雖然那些所謂的青年才俊,沒有幾個能入得了他的眼,但總歸還是有真才實學的,不全是欺世盜名之輩。

    ……

    李之河知道易安對杭州人不生地不熟,于是便自告奮勇,充當向導。

    對此,易安自然是沒有意見,有了李之河的幫助,能為他省去很多麻煩。

    豎日,一大早易安就與李之河提前出了門。

    首先由李之河帶著易安在城里閑逛了一圈,見識了一下這里的風土人情。

    雖然說易安已經來到杭州兩個月了,但還真沒有怎么出過門。

    杭州城的文會,一年舉辦一次,地點不定,但無外乎都是杭州城內的一些優雅之地。

    在文會上,大家比試才學,若能拔得頭籌,不僅能得到偌大的名利,還有一百兩的賞銀相贈。

    那些家世優越的人,自然看不上這點賞銀,他們只為了名利,來博得佳人一笑,或是為了同窗之間的羨慕,總之,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但對于那些寒門子弟來講,一百兩銀子,卻是足夠他們好一陣子的生活費了。

    這個時代,書與典籍乃是奢侈品,一本書的價格,都足夠一個普通人家生活個一年半載了,正是因為這道門檻,才將無數有心求學的寒門子弟拒之門外。

    ……

    有著李之河的引路,很快就到達了西湖外。

    只聽李之河說道:“易兄弟,你快看,這里的風光如何?”

    易安早就聽說過這樣一句話,杭州之美,在于西湖,今日總算是見識到了,那瀲滟的一池湖水,在斜陽的映射下,美不勝收。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