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四章 嫉妒
    陳老爺與王釗林的表現,讓在場的人無一不為之所動。

    所有人都想著王釗林手里那份作品,乃是自己的,但他們都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只有少數幾個人,昂首挺胸,仿佛別人不知道自己一般。

    “不知道兄臺對自己有沒有信心啊,不過,失敗也沒有什么的,回去再苦練一年,來年再來參加,說不定能有一展風采的機會。”就在這時,秦夢輝又不合時宜的出現了,一臉‘善意’的說道。

    易安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信心嘛,倒是有一點,只是不如閣下那般膨脹而已。”

    對方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這點胸襟都沒有,難成大事。

    而且那睚眥必報、小肚雞腸的性格,也不配被他放在眼里。

    真正可怕的對手,乃是那種臉上如沐清風,背地里陰狠毒辣,做事不留痕跡的人。

    秦夢輝被落了面子,臉色有些難看,他可是前年的文會第一,就算膨脹,那也有膨脹的資本,可是易安只是無名小卒一個,除了有李之河這個粗人的賞識,又有什么?

    經過方才的一番打聽,他終于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易安果真如他所說,真是一個無名小卒,如果他真有才華,又怎么會籍籍無名。

    正要反駁,只是余光又掃到了一旁正在漠視著他的李之河,他只好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悻悻離去。

    “小人一個,如果不是怕傳出去對先生的影響不好,這樣的貨色,當年我一巴掌一個,全給他收拾了。”李之河對那些人,一直都成見很深,只是跟了魏良后,他才收斂了很多。

    早些年,他還是武林豪俠的時候,就對那些文官不感冒,因為他接觸到的都是一些奸佞小人,作威作福,欺壓百姓之輩,所以連帶著,對那些讀書人都帶著一些戒備之心。

    “不要氣惱了,犯不上的,對付這種人,唯有用他最驕傲的一方面來擊潰他,才是最好的證明。”易安說道。

    “看來易兄弟你是有把握了。”李之河讀懂了易安話中之意,心里不禁有些期待,接下來那些自詡為文采出眾的人,被無情碾壓的情景。

    雖然他不清楚易安究竟有幾分本事。

    但易安說能,那就是能。

    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李之河卻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

    其他幾位評審看見兩人夸張的表情,也都站起了身,到了王釗林的身后,一起看向那份作品,一看之下,幾人都是不禁為之一動。

    “群芳過后西湖好,狼籍殘紅,飛絮濛濛,垂柳闌干盡日風。

    笙歌散盡游人去,始覺春空。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

    “好瀟灑的意境。”

    “這首詩,當為第一。”

    “雖然字跡有些差強人意,但瑕不掩瑜嘛。”

    陳老爺同樣認同的點點頭,至于那最后一份,雖然也不差,但是跟這份比起來,就立判高下了。

    他們談笑風生,不停的贊嘆,直讓底下的人干瞪眼,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良久,陳老爺仿佛是意識到了下面那一雙雙幽怨的眼神,這才把評比出來的前三名,交到何廷的手里。

    何廷首先分別看了一下前三名的歸屬,但當他看到第一名的名字時,不禁愣了一下,乃是一個十分陌生的名字,至于第二、第三,他倒是有所耳聞。

    不過,他還是相信評判公正的,隨即朗聲宣布道:“各位才子,剛才的比試結果已經出來了,相信大家已經等不及了,接下來,就讓我揭曉答案吧,第一名是……”

    說到這里,何廷故意停頓了一下,頓時讓下面的人一陣氣急,然后才接著說道:“第一名乃是易安,易大才子!”

    緊接著,他又宣布了第二名與第三名,分別是來自靖遠書院的黃宗平與去年第一名的宋征明。

    只是隨著何廷口中第一名的話音落下,底下就頓時炸開了鍋,紛紛難以置信的看著何廷,尤其這還是一個大家都從來沒有聽過的名字。

    至于那第二名,第三名的風頭,已經完全被易安的名字給掩蓋了過去。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現場來回掃視,想要把那個不知是何方神圣的易安給找出來。

    只見早已滿臉呆滯了的秦夢輝,喃喃道:“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會是第一名呢,一定是內幕,這其中一定有鬼。”

    他沒有克制自己說話的聲音,此言一出,頓時有無數道目光向他投來,其中也包括上面那一眾評審的,秦夢輝意識到自己失言,頓時如坐針氈。

    他這番話,簡直跟直說評審徇私舞弊一般無二。

    只見陳老爺黑著臉說道:“難道你是在質疑我們的公正不成?”

    “晚輩方才只是一時失言,還請各位前輩見諒,晚輩不是質疑前輩,只是心里感覺有些奇怪,才一時失言。”秦夢輝首先跟陳老爺與諸位評審道了個歉,又緊跟著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他說道:“那易安只是一個籍籍無名之輩,又怎么可能一舉成名呢,而且據我所知,那易安與吟山先生府上的李公子交好,莫不是……”

    他的言下之意,自然就是易安作出的詩,極有可能乃是出自吟山先生之手了。

    “無恥之徒,看我不撕了你!”本來李之河在聽到易安奪得第一的時候,心情正好,但秦夢輝的惡意詆毀,屬實惡心到了他。

    本來就脾氣暴躁的他,又哪能容忍這般污蔑。

    而且又牽扯到了吟山先生的身上,李之河忍無可忍,無需再忍,直接就一把擒住了對方。

    秦夢輝又哪經歷過這般場面,當即嚇得臉色都白了,正想開口求饒,可李之河又哪會給他這個機會,直接兩個沙包大的拳頭就朝著他的臉掄了上去,讓秦夢輝慘叫連連。

    秦夢輝捂著臉,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他從小到大都是嬌生慣養的,幾時有過這般經歷。

    不過,李之河還是很有分寸的,只是讓對方受了點皮肉之苦,否則的話,他全力之下的一擊,能直接把對方的腦瓜子打爆。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