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九章 醉花樓
    從外面看,易安沒有發覺到什么不同尋常的地方。

    醉花樓看上去很普通,他沒有捕捉到一點妖氣的蹤跡。

    可是,從陳清文身上的狀況來看,他不可能看走眼。

    在陳清文輕車熟路的帶領下,他們才剛步入醉花樓,就有幾個花枝招展的青樓女子圍了上來,滿面桃花的看著他們二人。

    “呦,這不是陳公子嘛,這才離開不一會,就舍不得我們家婉兒了。”

    “是呀,是呀,婉兒可真是好命呢,竟然遇上了如此一個癡情之人,真叫人羨慕。”

    不過,她們的話,聽在易安耳朵里,卻格外的刺耳。

    那什么婉兒,分明就是把陳清文當做一個冤大頭。

    到頭來,那妖女自己逍遙快活,陳清文則是人財兩空,還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陳公子,這位俊俏的公子是誰呀,還不快來給我們姐妹介紹介紹。”其中一個女子,說著就準備往易安的身上撲去。

    易安一個側身,避開了女子的“突然襲擊”。

    本來這沒什么。

    但他從剛才女子撲來的一剎那,隱約嗅到了幾縷若有若無的妖氣。

    “妖族!”

    “這些青樓女子,極其可能都是妖族!”

    他莫不是進了一個妖窟!

    易安沒有打草驚蛇,只是又仔細打量了幾眼,這群妖族看樣子,道行都不是很高,只是懂得一些幻術,還有不知道用了什么辦法,遮掩住了身上的妖氣。

    不過,她們的身上卻沒有血氣,這就說明了對方不是那種作惡多端的妖族。

    妖氣有秘法可以隱匿,但那一身血氣,可是沒有辦法祛除的。

    不等陳清文解釋,就見從樓上走下一個女子,陳清文見了,忍不住直呼了一聲“婉兒”。

    易安循聲看去,那名叫“婉兒”的女子,跟外面的這幾個妖族一樣,根本察覺不到什么妖氣。

    如果不是方才那個妖族無意間暴露,憑易安現在的修為,根本識不破她們的偽裝。

    那名叫“婉兒”的女子走到近前,朝著易安行了一禮,笑著說道:“你們不得無禮,這可是媽媽請來的貴客,如果怠慢了貴客,看媽媽怎么收拾你們。”

    幾個女子頓時收起了玩鬧的心思,同樣朝著易安行了一禮。

    “貴客見諒哦,不要怪我們方才失禮。”

    易安擺擺手,看向那個名叫婉兒的女子,說道:“前面帶路吧。”

    “公子,請。”

    在婉兒的帶領下,易安沒幾步就來到了二樓。

    陳清文想要跟來,可是卻被婉兒攔住了,輕聲說道:

    “你先回去等我,等處理完這邊的事,再去找你。”

    陳清文自然沒有異議,他對婉兒可謂是言聽計從,很快就步入了東邊的一個房間。

    易安忽然說道:“你們不會有什么結果的,”

    婉兒一怔,并沒有聽出易安話里的弦外之意,還以為對方只是說她身份的問題,她苦笑一聲:“結果就那么重要嗎,小女子倒是覺得過程更為難得。”

    “但你們繼續這樣廝混下去,他只能是精氣衰亡的下場。”易安冷聲說道。

    他發現,事情與自己先前想的并不一樣,這個名叫婉兒的女子,與方才那幾個身上都沒有血氣。

    而且再加上方才的真情流露,易安覺得自己不會看錯,對方并不是想謀害陳清文的性命。

    婉兒聞言,不禁臉色大變,眼睛里也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忌憚之色,這次她總算聽明白了,易安分明就是識破了她的身份,才說出的方才那番話。

    “是清文告訴你的嗎?”

    “但凡有幾分眼力,都能察覺到他那一副精氣衰竭的模樣。”易安說道。

    聽到易安的話,婉兒不禁臉色一僵,苦笑著說道:“可是我們已經很克制了。”

    “人妖殊途,如果你真的為了他好,還是盡快斬斷為妙,否則,到頭來,你終將自食惡果,獨自承受那份罪孽。”易安好意相勸,至于對方能否聽進去,那就不歸他管了。

    看在陳老爺的面子上,他做到這一步,已是仁至義盡。

    婉兒聞言,沉默不語,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其實,易安的那番話,他又何嘗不清楚,婆婆早就提醒過她了,只是她實在難以割舍那段感情,才一直拖到了現在。

    ……

    婉兒帶著易安,一直來到最西側,才終于停下。

    “公子,請。”

    進入房間,里面充斥著一股淡淡的檀木香,讓人不禁感到心曠神怡,頗有安神的效果,房間里的西墻上當中掛著一幅《煙雨圖》,左右掛著一副對聯,看樣子都是出自名家之手,整個房間,充滿著一股瀟灑風雅的書卷氣。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了這是哪里,易安都差點以為自己這是來到了哪個文人的家里。

    在房間的另一側,有個粉紅色的簾子,通往內屋。

    “婆婆,易公子到了。”

    婉兒心事重重,已經沒了剛見面時候的那股歡快,把易安帶過來后,跟那簾子后的‘婆婆’告了個別,悄聲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

    緊接著,只見一個婀娜多姿,一雙麗目勾魂懾魄的女子走了出來。

    正是醉花樓的主人,沈白玉。

    “易公子,請坐。”

    沈白玉的聲音嬌中帶著幾分妖,柔中夾著幾分媚,乍一聽似那黃鶯出谷。

    易安雖說有些驚詫,不過想到對方的身份后,也就釋然了,妖族本就精通幻術,變作一個年輕模樣,也沒有什么稀奇的。

    不等易安說話,沈白玉便率先開口道:“你是不是想問,我找你來,究竟有何事啊?”

    “不錯,我們素昧平生,而且道不同,不相為謀,你有什么話,不妨直說。”易安點頭說道。

    “想必公子,已經看破了我的身份。”沈白玉并沒有直接道出目的,而是說道。

    “如果在下沒有看錯的話,你們都是妖族。”易安回道。

    “難道公子不怕嗎?”沈白玉古怪的看了易安一眼,尋常人,提到妖族不是談之色變,就是恨不得殺之而后快,莫說是與她這般相對而坐了。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