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九章 利誘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對于他們的恭維,魏良仿佛熟視無睹一般,說道:“那你們可是誤會了,易安并非我的弟子,只是跟老夫的護衛相識,暫且住在這里罷了。”

    “這……”

    萬松齡等幾位考官,不禁面面相覷,實在沒有想到魏良給出的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答案。

    倒不是魏良不近人情,而是他實在對這些人沒有什么好感,這幾位考官,應該慶幸自己不是藩王一黨的人,否則的話,別管他們是不是鄉試的考官,他們今天都走不進這個門來。

    雖然他們不是藩王一黨的人,但中立派,也是尤為可惡,跟那墻頭草,又有什么兩樣,只是心里的良知尚未泯滅,仍舊有著那么一絲敬畏之心。

    幾位考官來了,易安只好親自作陪,如果把他們晾在外面,就未免有點不太合乎情理了。

    其實,易安是很厭煩這些繁文縟節的,但身在塵世,又不能不受塵世的影響。

    幾位考官這次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拜訪魏良,至于易安,只是捎帶的,在魏良那里吃了癟,他們頓時也就興趣缺缺了,只是跟易安客套了幾句,鼓勵了一番,就心生退意。

    雖然易安身懷解元的光環,但對于他們這等朝中官員來說,他也僅僅只是解元罷了,犯不著刻意去結識,解元這個名頭,在一城一偶或許光芒萬丈,但上升到更高的層次之后,就顯得有點微不足道了,似易安這樣的解元,天下之間數不勝數,但真正脫穎而出的,卻是寥寥無幾。

    如果借著魏良的光環,他們倒是有興趣結識一下,只是看魏良的模樣,不似作偽,而且魏良剛正不阿的性格,滿朝文武都了解,對方斷然不會拿此事來搪塞他們,魏良說了不是,那就斷然不可能是,如此一來,縱然易安與魏良有點關系,那也犯不著讓他們去結交了。

    其中,劉錫潛倒是有點不同,他先前就與易安交流過,看得出來,他倒是有幾分真心實意,不似其他幾個考官,僅僅只是出于目的性。

    剛送走這幾個“瘟神”,易安就看見玄陽子火急火燎的回來了,臉上竟透著幾分少見的忌憚之色。

    與此同時,玄陽子也第一眼看到了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瞬間便了一副喜笑顏開的表情,倒是讓易安有些目瞪口呆。

    玄陽子面帶笑意的說道:“不瞞小友,老道遇到了點麻煩,不知道可否麻煩小友,再幫老道個小忙?”

    易安忽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只覺得玄陽子不懷好意,對方口中的小忙,只怕并不簡單。

    方才,玄陽子臉上的那股忌憚之色,可是能證明很多東西的。

    于是,易安頓時就連打聽的興趣都沒有了,他可不想給自己引火上身,說道:“哎,會試迫在眉睫,留給我的時間,可是不多了,如果再不抓緊,可就要辜負先生的悉心教導了。”

    玄陽子一怔,他也是人老成精,立即就領悟了幾分易安的想法,他算是看明白了,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行事沉穩,頭腦聰明,如果不是有了一番了解,他還真的會被對方的這幅年輕皮囊給蒙騙過去。

    “那可真是可惜了,我的玉虛觀里還珍藏著一株五百年份的老山參,原本我還想著,總不能讓小友你白跑一趟,準備用這株老山參作為報酬的,只是沒有想到,小友原來這么忙,那就很遺憾了,那老道就費點事,自己去辦,也算省下了一株老山參。”玄陽子搖搖頭,表示深感遺憾。

    “不過嘛,既然是道長相邀,自然是不同于外人,道長請說,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在下也舍命陪君子了。”易安聞言,頓時眼前一亮,五百年份的山參,在這個資源匱乏的時代,可謂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寶。

    如果換做以前,在玄陽子拋出重利的時候,他還會斟酌一下,甚至抵住誘惑,畢竟,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如果對方所求之事,真有那么簡單的話,玄陽子又豈會甘愿付出那么大的代價?

    不過,眼下不同,那件青蓮寶色旗雖然暫時派不上用場,但萬龍甲卻是件實實在在的好東西,真仙境之下的修士,休想傷到他分毫,穿上這件萬龍甲,就仿佛開了掛一般,只要不是特別強力的攻擊,萬龍甲都能抵消掉最起碼九成傷害。

    當然了,萬事萬物都不可能十全十美,萬龍甲同樣也有著一個很致命的弊端,那就是對真元的消耗極大,別以為萬龍甲乃是后天靈寶,就可以自主恢復了,就連先天靈寶,都尚且做不到這一點,更別提萬龍甲只是一件后天靈寶了。

    憑著易安現在歸元境的真元,最多可以抵擋真仙境的三擊,就需要迅速補充真元了,否則的話,就算靈寶再好,沒有驅動的本領,那也是廢品一件。

    不過,眼下的這個世界,可不是曾經那個真仙多如狗,金仙滿地跑的那個仙道的巔峰時期了,別說一個真仙境了,就連像樣的修士,易安都沒有見過幾個,真正意義上來說,只有玄陽子,算得上是一個正統的修士。

    那沈白玉乃是妖族,雖然有著日游的境界,但畢竟不是人族,有句話說得好,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就算沈白玉沒有什么惡意,那也不得不防。

    “老道既不讓你上刀山,更不會讓你下火海,只是杭州城內,又出了一樁邪祟害人之事,我需要你祝我一臂之力。”玄陽子直奔主題,既然易安答應了,那就好辦了,說來也奇怪,以前杭州城可是很久沒有妖孽的出沒了,怎么這段時間接二連三的出現呢……

    他之所以拉上易安,倒不是真的需要協助,只是他方才不經意間想到了上次的沈白玉,竟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有著易安的存在,在那般絕境面前,都能險象環生,如果再遇到了類似的情況,借助著對方身上的大氣運,說不定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玄陽子心里這般想到。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