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十三章 推倒重來
    如果不是師父,那這個塵世間,或許就沒有了他燕赤霞這個人了吧。

    年幼的他,最終的結局,不是喪生于野獸之口,就是沾染病痛之苦,總之,生于亂世之中,他幾乎沒有存活下去的可能。

    雖然他們只是師徒,但燕赤霞卻在心底里,將玄陽子當成了自己的再生父母,養育授業之恩,縱然粉身碎骨,也難以報答。

    “蘭若寺!?”

    易安目光一閃,在看過古寺門楣之上的三個大字之后,瞳孔猛然一縮,心頭大震。

    如果說燕赤霞的存在是一個巧合的話,那蘭若寺的出現,就恰恰證明了他的心中所想。

    世間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尤其是在把這一切跟他的猜測聯系在一起之后,更是完美的契合。

    可是,這里仍舊有很多與眾不同之處。

    但總體上來講,確實是有著驚人的相似程度。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在這蘭若寺之中,應該還有一個千年槐樹精,以及幾個吸人精魄的女鬼。

    可是直到他們二人坐到古寺內的蒲團上,都沒有什么怪異的事情發生,古寺仍舊平平無奇。

    “有沒有樹精妖邪我不管,但你最好識相一些,不要將主意打到我的頭上,否則的話……”

    易安坐在蒲團上面,目光閃爍。

    這個世界,真是越來越復雜了,既平凡,也不平凡,有著許多詭異莫測的謎團,讓人無法安心。

    夜已深。

    寺外月明星稀,仍舊是平淡如水,古井無波。

    易安在一邊恢復真元的同時,又不忘時刻注意四周,以防不測。

    直到清晨,仍舊略顯昏暗的古寺之中,折射進來一縷光亮,易安猛然睜開了眼睛,一夜的休整,已然讓他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

    易安出了古寺,只見燕赤霞正坐在寺外的臺階上。

    燕赤霞略顯呆愣,神情渙散,不知在想些什么。

    易安在他旁邊找地坐下,笑問道:“想家人了?”

    在昨晚的時候,燕赤霞有將他的過往經歷,講給他聽。

    說起來,燕赤霞也是一個命運多舛之人。

    燕赤霞輕輕頷首,故地重游,十幾年前有父母相伴時的一幕幕,仍舊歷歷在目,那段時光,雖說艱苦,但卻溫馨。

    過了良久,燕赤霞忽然問道:“易兄,你家中可還有什么人?”

    易安搖搖頭,神情有些復雜,道:“自記事起,我就無父無母,乃是奶娘將我拉扯大的,只可惜,在去年,就連奶娘她也遭到了奸人的殺害。”

    雖說是記憶中的存在,但卻仿佛是自己的親身經歷,對于奶娘,他是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的。

    生而未養,斷指可還。

    生而養之,斷頭可還。

    未生而養,百世難還!

    對于原主那個素味蒙面的父親,他還沒有想好要怎么處理與對方的關系,不過,讓他開口喊爹,那他是喊不出口的。

    雖有生育之恩,但所生之人,乃是原主,而且易驚云昏昧,從原主娘親信中的寥寥數語,便可看出,對方是個沒有主見,容易受人擺布的人。

    但凡是易驚云的性子強硬一些,不給那賈夫人可乘之機,又豈會發生后來的那一系列悲劇?

    燕赤霞聞言,感受著易安真情實意的流露,他的心弦,似乎是受到了什么觸動。

    他感覺易安比自己還要更慘幾分,他好歹依稀記得父母的模樣,可是對方卻全無這方面的記憶。

    一時間,燕赤霞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規勸了。

    “這個亂世,奸人當道,民不聊生,無數百姓流離失所,淪為難民,而且妖邪肆虐,處處都流淌著黑暗,總有一日,我會施以自己的綿薄之力,將那些黑暗逐個剔除。”燕赤霞立誓,只有將罪惡消散,才能避免自己與易安這樣的悲劇發生,哪怕是前方的路艱難坎坷,他也會咬牙前行。

    易安搖搖頭,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神情頗感無奈。

    不得不承認,燕赤霞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

    不過,他卻沒有打消對方的積極性。

    這個世上,有惡就有正,黑暗的滋生,光明的興起,就如同白天與黑夜,相互制約,也算是一種天地至理。

    “腐朽的還在腐朽,新生的正在萌芽,要我說,對付黑暗,最直接有效的辦法,那就是推倒重來,重新建立一個新生的世界,總比挽救一個腐朽的世界要相對容易一些。”易安說道。

    燕赤霞沉默片刻,訝然道:“這話可不像是你一個讀書人的嘴里說出來的,我也是讀過幾本圣賢書的,俗話說,學好文武藝,賣與帝王家,如果你的這番言論,被一些別有用心之人聽了去,只怕就要有麻煩上身了。”

    毫不夸張的說,易安這番言論,稱之為反動都不為過。

    推倒重來,那不就是推翻雁北王朝,重新建立一個國家的意思嗎?

    只是燕赤霞不禁又想,易安這番話,并非不無道理,將腐朽的毀滅,以新生的來開創新的盛世,遇到的阻力,無疑是要輕松許多。

    ……

    接下來的先別看,等一會修改過后,再回來刷新看,抱歉了。

    可是,這里仍舊有很多與眾不同之處。

    但總體上來講,確實是有著驚人的相似程度。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在這蘭若寺之中,應該還有一個千年槐樹精,以及幾個吸人精魄的女鬼。

    可是直到他們二人坐到古寺內的蒲團上,都沒有什么怪異的事情發生,古寺仍舊平平無奇。

    “有沒有樹精妖邪我不管,但你最好識相一些,不要將主意打到我的頭上,否則的話……”

    易安坐在蒲團上面,目光閃爍。

    這個世界,真是越來越復雜了,既平凡,也不平凡,有著許多詭異莫測的謎團,讓人無法安心。

    但凡是易驚云的性子強硬一些,不給那賈夫人可乘之機,又豈會發生后來的那一系列悲劇?。。。。。。。。。。。。。。。。。。

    燕赤霞聞言,感受著易安真情實意的流露,他的心弦,似乎是受到了什么觸動。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