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十四章 無妄之災
    “燕兄,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先冷靜一下,雁北王朝雖腐敗,但卻根深蒂固,僅憑你的一己之力,只怕難以撼動這個龐然大物。”易安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他方才真的只是隨口一提,可是看燕赤霞這個樣子,分明就是下一刻就要去揭竿而起。

    易安不禁自動腦補到,一個行俠仗義的大俠,轉變為反賊的過程。

    那畫面簡直不忍直視。

    “額,易兄,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我又沒說我現在就去,我只不過是坐累了,然后起來活動一下筋骨。”

    燕赤霞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可沒有那么大的野心,稱王稱帝,無異于是一種束縛,而且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那距離我太遙遠了,我可沒有那么大的志向。”

    “其實,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隨心所欲,豈不快哉,又何必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

    “況且,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就算雁北王朝落在我的手里,我也不一定能做的更好。”

    “就如同我師父說的那般,青燈道祖相伴,滾滾紅塵煉心,天地間,我自逍遙!”

    易安聞言,臉色頓時一僵。

    敢情你自己心如明鏡,在這里拿我開涮呢。

    ……

    休整了一夜,就當他們正準備離開蘭若寺,繼續北行之時,突然聽到前方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不一會,就見十幾個官差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并且快速向他們聚攏。

    “恐怕來者不善,小心為上。”易安眉頭一皺,朝著燕赤霞叮囑了一句。

    燕赤霞鄭重的點點頭,他對這些官差,同樣沒有什么好感,往往剝削最嚴重的,就是這些酷吏。

    很快,那十幾個官差就圍了上來,將他們二人圍得密不透風,生怕一個不留神讓他們逃走。

    “哪里人?來這荒寺有什么事?”捕頭死死的盯著他們,冷厲的問道。

    “過路人,至于有什么事,與你何干?”

    燕赤霞諷刺道:“真是稀奇了,道爺行走江湖,什么時候還需要向官府報備了?”

    其實,他本來并沒有想與這些官差作對,只是這些官差一上來就用審視犯人的口吻,就讓燕赤霞無法容忍了。

    尤其是再配合上那副趾高氣昂的表情,簡直豈有此理。

    至于民不與官斗這句話,并不適用于他,別說只是一些小吏,哪怕是他們的知縣,城主,燕赤霞也渾然不懼。

    況且,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并不屬于民的范疇,在加入異人府的那一天起,他就是凌駕于一般官員之上的特殊存在了。

    哪怕是那些權貴,都沒有資格調動異人府的成員。

    可以說,異人府就是一把鋒利的刀,懸在無數人的心頭,稍有不慎,他們就會人頭落地。

    懲奸除惡,消滅妖邪,這些都是異人府成員的職責,甚至不用聽從上級的調度,在面臨奸邪之時,他們擁有先斬后奏的生殺大權。

    異人府乃是太祖皇帝時期創立的,為了防止后輩濫用職權,讓異人府昔日的權威淪為笑柄。

    太祖皇帝特地立下祖訓,任何人不得干涉異人府的內部決策,就連皇帝本人,都沒有直接調度異人府的權利,但異人府的府主,卻有著匡扶皇帝的職責,之所以有這個規定,就是太祖皇帝為了防止后輩昏庸,濫用異人府,那樣一來,雁北只怕就離滅亡不遠了。

    前朝的亡國之君,不就是因為自身昏庸,才葬送了自己手中那偌大的基業嗎?

    太祖皇帝雖不求雁北屹立萬載不倒,但卻希望雁北盡可能的延續下去。

    至于異人府的每一任府主,都是由上一任府主親自挑選,就是為了防止異人府落入奸邪之手,只有世代親傳,才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護異人府。

    事實證明,這個方法還是很有效的,最起碼,數百年來,異人府沒有出過什么動搖根本的危機。

    因此,如果燕赤霞認為眼前的官,乃是奸邪之輩的話,那么他就可以隨時名正言順的將之消滅。

    “哼!”

    “好啊,我說呢,原來是一個賊道士,荒郊古寺,豈是良人所到之地,我看你分明就是昨夜殺害了王紹才的真兇!”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那捕頭詫異的看向燕赤霞,尤其是看到對方那副有恃無恐的表情,不禁一愕,啥時候民都不怕官了。

    不過,這樣正好,看他們的模樣,分明不似平民百姓,十有八九非奸即惡。

    原本他還想著冤枉了好人,心里多少會有點難安,但現在看來嘛,他的擔心完全就是多余的了。

    原來,就在昨日,王知縣的兒子王紹才忽然失蹤,渺無音訊。

    王知縣就那么一個兒子,在得知這件事的時候,可謂是心急如焚,連忙召集了整個郭北縣衙在職的官差,開啟了一番鋪天蓋地的尋找。

    直到臨近夜晚之時,就在這座荒山的腳下,才有人發現了王紹才的蹤跡,官差趕到之時,王紹才已經徹底斷了氣,身上無傷無痕,除了面色慘白之外,沒有其他的特殊之處。

    就連縣里的仵作,都探查不出王紹才的真正死因。

    對于王知縣在得知這個消息時候的表情,捕頭可謂是記憶猶新,一念于此,不禁打了一個冷顫,王知縣已經給他們下了最后的通牒,三日之內,如果不能破案的話,那他這個捕頭,可就做到頭了。

    對此,他的心急程度,可是絲毫不亞于王知縣,他擔任捕頭的這些年里,作威作福慣了,可謂是樹敵無數,以前那些人是出于忌憚他手中的權柄,才不敢公然與他作對。

    如果他被革職的話,捕頭不敢再想下去。

    他當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在第一時間就封鎖了整個荒山,開啟地毯式的搜群,不敢放過任何一個角落,可是眼看就要搜尋完畢,卻仍舊不見兇手的蹤跡,這下可急壞了他。

    就在他心急如焚之跡,易安與燕赤霞會逢其適的出現了。
為您推薦
安徽快三今天出奖号码